貧病家庭向本報求助

日前,我們接到位於平政縣平政鄉第三村11A組C11/5號門牌的洪少蘭(現年56歲)之求助書。

洪少蘭

洪少蘭

據瞭解,洪少蘭自2000年開始患上急性糖尿病,至2006年中,病情突然惡化,靜脈堵塞,致右腳板底被壞死,非要前來阮知方醫院將三分之一右腳鋸掉不可。傷口癒合了之後,她再轉院到大水鑊醫院繼續跟進至今。每月初她都要定期複診一次,這天,她凌晨3時左右就前往該醫院排隊掛號,至上午6時半即可就診,買藥,醫藥費200多萬元(已扣除醫保)。不經不覺已挨過13年了。

據悉,洪少蘭還未生病的時候,她在家開了雜貨店,但自從患病後,就停止營業。現在雙腳不健全,失去勞動力,加上偶爾血壓突然升高,她便會像“不倒翁”般隨時隨地倒在地上,因此只好呆在家靠其丈夫黎黃明(47歲)供養。

值得一提的是,她丈夫沒有固定職業,有時當泥水匠,有時當“摩的”司機,收入甚低,但要負上家裡全部費用,如 :一日3餐、妻子的藥費、兒子黎鴻福(21歲)的學費等。他們的孩子曾因家境貧困而停學了兩年,但幸好他最終還是考上資訊技術大學,現已是第二年。孩子就讀大學第一年時候,功課不多,他可以半工讀,掙錢繳學費,但至今功課多了,他也沒有時間再半工讀,否則會影響學業。據悉,他孩子全年的學費需要約1600萬元。

上述種種費用對洪少蘭的丈夫來說真是個大難題,向來的開支往往比掙到的多,手頭拮据、境況窘迫,家庭又屬地方貧困戶。 因此,洪少蘭一家希望得到本報廣大讀者的幫助,讓他們解決生活面臨的困難◆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包德明已施過多次手術,體康日差。

腎病施了多次手術

包德明,1959年出生,單身。地址在第五郡第十一坊鄧泰申街E座公寓308號。這公寓單位是他母親以前租住下來的(他母親已去世),他與弟弟一家同住。他們以前在第十一郡羅笑街居住。1975年一家人到平陽省(之前是貝河省)新淵經濟區耕種,因為生活艱難,於1982年返回本市第五郡“難民村”暫住,後來當地清拆就租住在上述地址至今。他此前是幫媽媽做麻糍沿街賣掙錢過日子的。

讀者意見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