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病家庭需要幫助

現年88歲高齡的何妹老大娘現與4個單身女兒在第十一郡第二坊52號路門牌52/6B租屋子住已經有2年的時間。她老人家的戶口原在第六坊新富街492/39號,但早在8年前因丈夫患上肺病,花了大筆醫藥費,結果負債累累,必須變賣祖屋還債,但她的丈夫最終還是不治身亡。從此,她與兒女必須到處租房子生活。她的2個兒子因有自己的小家庭,獨自在外生活,打工掙錢養家餬口。

劉美正照顧患病的母親何妹。

劉美正照顧患病的母親何妹。

大約7年來,何妹老大娘患有糖尿病、高血壓和心臟病,隨後不久雙腳也發軟無力,至今一直躺在床上,無法行走,生活飲食需要女兒劉美(今年58歲)照顧。幼女劉美玲(53歲)現在某生產塑膠玩具的單位打工,日薪僅12萬元,2個大女兒則年老氣衰,一個幫人家賣粉麵,一個在家織籐椅,每天只能掙取5萬元,但工作又不穩定,收入也受到影響。這筆微薄的收入,除了一日兩餐的開支外,姐妹們還得湊錢繳屋租(每個月為500萬元),故此對母親的醫藥費真的心有餘而力不足。
 
儘管何老大娘每個月都獲得地方派發長者補貼金(38萬元),又有醫保卡,但每次身體不適需入院接受醫治,加上車馬費都得花上數百萬元;而半個月去領取藥品也需要花20至30萬元購買特效藥。老人家痛苦地說:“近期不知何故,雙腳疼痛厲害,經常徹夜難眠。雙手的皮膚又容易脫皮、流血。如果有錢醫治的話,我相信自己能夠站起來行走,只可惜現在的生活都成問題……。”◆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任合波時常氣喘,只能坐著。

老翁腦溢血後又心肌梗塞

現年73歲的任合波,居住在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32E號,有妻子徐蝦女(64歲)和一兒子26歲。所住的房子是祖屋,是父親遺留給他和兄弟姊妹的共有財產。兄弟姐妹搬出外面住,房子就只剩他們一家3口人居住了。

讀者意見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