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謊言

■李愫生                  

余北父親60多歲了,身體也不好。常年的勞作,讓他早早佝僂了老腰。余北恨恨地想,這麼大的年紀,不好好在家待著,還出去和別人幹架?余北憤恨、憤怒、心疼,有心不管,卻又不能。

示意圖。(圖片來源:互聯網)
示意圖。(圖片來源:互聯網)
余北並不喜歡他的父親,父親也不喜歡他。從小到大,父親板著一張嚴肅臉,沒有說過他一句好。每次考試,余北考了90多分,父親總是嫌棄地看著他,怎麼做題的,怎麼不是滿分?有時,余北也會考100分,拿到父親面前暗暗地挑釁和炫耀,父親總是打擊他,考一次滿分,你就驕傲了,下次還是滿分才算你真中!偶爾,余北也會故意考試不及格,父親抓其他就沒輕沒重的打。余北一邊哭著,一邊笑,看父親的怒氣衝天。
余北喜歡看課外書,父親就把他的課外書全部燒掉;余北喜歡畫畫,父親就把他的畫作都燒掉!余北看著那些殘破的碎片,眼裏積滿了淚,仇人一樣地瞪著父親。父親吧嗒吧嗒地蹲在地上,吸著旱煙,說教著余北。在余北父親的眼裏,那些課外書、畫作不能換飯吃,不如好好學習考試,考個好大學,進個國家單位來得實際。在磕磕碰碰中,一直到余北去外地讀了大學。臨上學時,母親含淚對余北相送依依不捨,父親坐在屋內對屋外的余北喊著:“到了外面就好好學,別再整那些沒用的!畢業找不到工作,你也不用回來了!”余北憤恨地回瞪屋子,眼裏的火焰恨不得把房子點著。
余北上大學後,再沒回去過。假期也是在外面勤工儉學。直到畢業後,余北通過努力考上了一個不錯的公務員職位,才偶爾回去看看。有時,余北給母親打電話,會刻意避過父親,從來不提。母親歎氣,說,你爹身體不好呢,有時還夜裏哭!余北想,哭啥哭,不缺吃不缺喝的,我又沒在跟前給你添堵!
余北一直覺得父親不喜歡自己,一直覺得父親看不上自己,他老是找自己的麻煩。
余北風風火火往老家趕,回到老家的舊屋外時,聽到屋裏父親和鄰居的說話聲:“這是小北小時候得的獎狀嘞,他從小就愛學習,從來沒讓俺們操過心,工作也是靠他自己考來的!”父親語氣裏的滿足與自得,讓余北頓在了那裏。鄰居說:“看把你美的,是誰小時候天天吵小北,橫看豎看不順眼,整得跟個鬥牛似的!現在隔壁張麻子說一句小北不好,你就和人家敢幹架,也不看看你那骷髏散架的德行?”父親呵呵傻笑起來:“俺說小北不好可以,別人說俺兒子俺就不願意!再說,以前不是窮嘛,俺那時心事也不好,不心狠點刺激刺激他,也不會有他今天!”余北眼裏一熱,他似乎還聽到了父親對那些獎狀的摩挲聲。
余北輕輕推開門,看到了床上歪著的父親的傷腿,第一次很認真地喊了一聲:“爹……”◆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