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花

綠蘿,這名字真美,彷彿從宋詞裡走出來的婉約女子,著一襲絲綢的綠衣,娉娉婷婷,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對綠蘿青睞已久,去年初冬,我去花店尋找,見到綠蘿,便一見傾心。那綠,如溫潤之玉。那枝蔓,如情意繾綣,令人心醉。我興致勃勃地抱了一盆回家。

仔細觀察綠蘿,心形的葉子,綠意盈盈,散發著光澤。枝葉向上伸展著,透出生命的旺盛。曾經“紅薯秧子”的概念漸漸地在腦子裡消失了,幻化在眼前的是超凡脫俗的綠衣仙子。

新買來的綠蘿,我每天為她澆水,看她千遍也不厭。可是沒多久,綠蘿慢慢地枯黃了,葉子上長了一些黑褐色的斑點。看到綠蘿如此萎靡不振,我傷心極了。綠蘿不是生命力頑強嗎?怎麼到我手裡就這樣了?是不是我與花無緣啊?我暗然神傷,把綠蘿的黃葉剪掉,只留下幾片稀疏的枝葉。不忍心再去看到她,我把她放在窗台下的牆角,以免來竄門的人看到她憔悴的面容。從此,我也漸漸淡忘了她。

過了些日子,不經意間發現,被我冷落的綠蘿重新煥發了青春,新抽出的枝葉柔嫩鮮綠,晶瑩透亮,蓬蓬勃勃又綠滿了花盆。我欣喜若狂,把她移到我的書桌上,從此綠蘿綠意盎然地生長著,生機勃勃,蒼翠欲滴。每日靜對綠蘿,總是被綠蘿迷醉,那綠是生命的綠,是希望的綠。有綠蘿陪伴,所有的煩惱和憂愁,都被悄悄融化,只剩下明媚的陽光和蓬勃的朝氣。

綠蘿走過春夏秋冬,一直綠著,陪伴我也有一年多了。現在已經從書桌上移到了花架上。她枝繁葉茂,層層疊疊,卻錯落有致。長長的蔓莖,恣意飛舞,像綠色的瀑布流瀉在我心的山澗上。窗外,萬物凋零,淒淒慘慘。屋內,我的綠蘿卻鬱鬱蔥蔥,仿若春天來臨。

喜歡綠蘿的幽綠,綠得深邃,綠得沉靜。綠蘿不張揚,不喧嘩,不妖媚,安然靜默,恬淡靜美,卻有一種風骨。綠蘿有雅致的風韻,獨特的氣質。有堅強的毅力,有執著的精神。

綠蘿既有觀賞價值,又能淨化空氣。人們都喜歡她。綠蘿的花語是堅韌善良,守望幸福。綠蘿被稱為“生命之花”,它有頑強的生命力,遇水既活。綠蘿不開花,但綠蘿最大的夢想就是開出美麗的花。為了這個夢想而不斷努力,就好像人無論遇到了什麼挫折,也不會放棄自己的理想。

當然,綠蘿不開花,也不會消散她在我心裡的芬芳。生氣盎然的生命,自帶芬芳,與激勵人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