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母親與女兒的訴訟案

除了以倫常道理作為判決的依據之外,法官還觸動到感情深處讓雙方當事人認清問題所在。

親情何在?為了一間屋子而母女、姐妹對簿公堂。(圖源:DAD)

親情何在?為了一間屋子而母女、姐妹對簿公堂。(圖源:DAD)

80多歲的母親經過多次要求討回住房不成後具稟控告自己的大女兒。由於年老體弱,不能出庭,所以她唯有授權另一名 女兒作其代表人。她的子女們在市人民法院複審法庭上公說公理的爭論相當激烈,令法官都感到心痛。
 
失去親情
燕婆婆(化名,生於1933 年)控告並要求法庭宣判由她和丈夫與大女兒金女士(化名)之間位於第三郡武氏六街巷內的某住房贈送合同無效。燕婆婆認為自己在這起交易中被欺騙。

在控告書以及各份口供中,燕婆婆表示她夫婦倆有5名子女(3女、2男)。上述住房是她夫婦倆所有,於2007年獲簽發主權證。之後,他們進行裝修和拓寬使用面積,並於2015年5月再獲簽發新住房主權證。

當夫婦倆年老體弱,丈夫患老人痴呆症(之後法庭宣判失去民事行為能力),大女兒金女士要求把住房所有權過名給她以防政府接收。具體是要求燕婆婆簽署給自己贈予住房的合同,之後她會給其他弟妹均分。燕婆婆表示,合同證人是由大女兒安排,所有手續都是大女兒辦理的。在贈出住房之後,燕婆婆才知道金女士所提供的資訊都並非事實。因此,她夫婦倆要求金女士必須退還住房但沒有回應。

被控告後,金女士認為其弟妹都持有外國國籍並在美國居住,沒有條件經常回越南,所以只有她一人照顧父母。除了付出時間與精力之外,她還在父母身上花了不少金錢。

父母都知道她並非貪錢,不會斤斤計較,故才有意給她贈送正在居住的住房以彌補已為他們支出的各項費用,包括裝修住房的經費。此外,兩老辦理贈送手續是完全出於自願的,沒有受到威迫,而且頭腦還很清醒。因此,金女士不接受原告的要求。

“請為父母設想”
燕婆婆沒有出庭,而是另一名女兒英女士(化名)作為原告的代表人。庭上的氣氛相當緊張,雙方當事人都毫不保留指責對方。法官必須提醒當事人以及律師不使用刑事詞語,而且不互相誹謗,因為這是民事法庭。

金女士一直都表示要燕婆婆出庭以證實其意願,讓審訊委員會對自己的人格作出評價。金女士也重申,自己只代替父母保管財產,沒有爭奪、侵吞,只是管理使用而已。僅在法官問:“依您看,把父母帶到法庭上讓子女說這說那,很好嗎?”時,金女士才暫時靜下來。被告的律師要求複審法庭銷案以繼續進行家庭和解。

而原告代表英女士駁斥,認為金女士希望見父母的要求是不正確,因為在第三郡人民法院進行初審期間,父母已兩次出庭,但金女士卻蓄意缺席,只有律師以及授權者在場。英女士告知,父母年老體弱,從平陽長途跋涉出庭但金女士卻不來。第3次看 不到金女士出庭時,母親問:“要什麼時候才了結呢,父母很辛苦了”。

看見雙方無休止地爭論,法官打斷他們的話,說:“何以雙方當事人要這麼仇視呢,有的更複雜的承繼案件,法庭仍可以和解。請您們為了父母而將不愉快的事情抹掉,以讓兩老安心,不要再互相誹謗了。跟法官說,法官也解決不了…”。

然而,雙方又繼續爭論。法官又要打斷:“雙方不要再互相誹謗了,都是同一父母所生的……”。法官表示在看此案的卷宗時,他感到心痛,因為雙方當事人都是親姐妹。父母年老時,理應讓他們安享晚年卻發生這種糾紛。“如果沒有這個住房就怎麼樣?您們不缺錢,家境並不困難,而且都曾出國留學,事業有成,屬於父母的就歸還給他們吧…”。

法庭內突然變得鴉雀無聲,雙方當事人都低下頭來。這時只聽見法官的聲音:“為了住房而失去感情,值得嗎?血濃於水,並不是只有您們這一代,還有子孫後代呢。不要為了一點矛盾而固執己見。父母還能活多久,請為他們著想,將所有事情抹去吧”。

最後,複審法庭宣判金女士須給燕婆婆歸還上述房地產證件◆
 
初審法庭也通情達理
第三郡人民法院初審法庭宣判接受原告的要求。法庭表示,各方的意願都是暫時保管房子而並非自願贈送。由於不諳法律,相信了金女士的話,所以燕婆婆簽署了贈送合同。之後,燕婆婆要求取銷這份合同。另一方面,2015年5月5日,燕婆婆夫婦倆才獲簽發住房證明,但從2015年3月27日時,金女士就已授權丈夫接受燕婆婆贈送的住房,由此證明金女士已事先有所準備、計算著這份財產。

黃 燕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用個人賬戶募捐 法律如何規定?

用個人賬戶募捐 法律如何規定?

近期,社交網熱傳若干藝人使用個人賬戶募捐,但沒有做好對賬的事項。有的藝人籌到數千億元但只在一張A4紙上公佈,有的藝人拿了善款但過了幾個月仍未給災民交錢。

法律問答

對停繳社保費者的退休制度獲享條件

本市讀者陳文霖問:據我所知,政府現正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勞工、僱主採取暫停向退休與撫恤基金繳費的政策。我也快到退休年齡了。請問,我若在暫停向退休與撫恤基金繳費的期間退休,則對於暫停繳費的時間,可否獲享退休制度?

勞工遭勞動意外事故獲享多少補償金?

平新郡讀者潘清海問:我是一個鋼鐵生產單位的焊工。在工作過程中,我遭勞動事故要切除兩根手指。請問,我的受傷場合能否享有每月津貼制度?傷殘率多少才享有每月津貼制度,款項是多少?

社保政策疑問-解答

陳寶香讀者問:我85歲,此前在統一醫院登記醫保卡診病,現在轉到7A軍醫院。在此醫院,每次看病只能在一個專科就診。當我有看眼科和胸悶的需求時,要前往醫院兩次,很不便和花費較多金錢。請問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