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性侵女童的安全之家(上)

“幸福橋樑”溫情之家正為遭受性侵的22名女童免費照料、養育和提供心理治療。

受害女童放學後一起做運動。

受害女童放學後一起做運動。

“阿姨,法院對害我的人判處17年徒刑。我不同意,為什麼他只受到如此輕的刑罰?”13歲的阿芳(化名)的提問使教育心理科學分會會長阮安草無言以對。

“幸福橋樑”溫情之家(也稱為OBV 溫情屋)是撫養曾遭受性侵、性剝削或極有可能成為性侵受害者的兒童之處。

3個女童的故事
阮安草敘述,阿芳是在西區出生的女童。家境貧困,所以其父母須去打工,她每天放學後,就一個人呆在家裡。趁無人在家照顧阿芳,鄰居的青年強暴了她4次。直至看到女兒呈異常的跡象時,阿芳的父母才帶她去檢查,方發現女兒懷孕了。

當時,阿芳的父母只好讓她服用墮胎藥。服藥一天後,在痛苦中的阿芳見證醫生把胎兒從她的體內取出。從那時起,她的心理受到嚴重的創傷。

通過媒體,“幸福橋樑”溫情之家和阮安草知曉此事,主動接近阿芳和其父母。阮安草敘述:“起初,在我到來探望時,阿芳的態度很冷淡,不想與任何人接觸。但在說服她參觀OBV 溫情屋之後,她主動要留下來。”。在這裡,阿芳可以上學,與許多朋友一起玩耍,從而其臉上再次露出微笑。

然後,法院開庭對侵害阿芳的青年判處17年有期徒刑。從那時起,阿芳的家庭就開始承受住在隔鄰的被告家人的責難。

在一次返鄉與家人過年時,阿芳得知此事,所以她決定不再返回OBV溫情屋,留在家與父母分擔困難。她說將去打工掙錢以搬到別的地方居住。

見狀,阮安草鼓勵阿芳復課,在完成課程後,OBV將繼續創造條件讓她參加職技培訓。阿芳被說服了,因此該女童將在日後接受職技培訓,然後求職以賺錢幫助父母。

阿梅(化名)的故事更令人心酸,令阮安草總是想方設法幫助她渡過難關。當阿梅13歲時,遭到親生父親性侵。

據悉,阿梅的父親欠下足球纍纍賭債無法償還。當時,有人跟他說,若與處女發生性關係,就可以轉運,他便把自己的女兒變成受害者。被告的母親(即阿梅的祖母)把她的兒子訴諸於法。結果,父親入獄,至於阿梅則到OBV 溫情屋寄身。

阮安草還敘述3年前發生的令人心碎的故事。一個女童在搬到OBV溫情屋前兩天就自盡。那是寓居金甌省的14歲女孩。據悉,其父母在發現她被鄰居強暴後,已報警。但在事情還沒有解決中,該女童因遭受太多的精神傷害,而選擇自盡◆ (待續)
 
關於OBV溫情屋的簡略介紹
OBV(One Body Village)是美國非政府組織,於2009年成立。這“幸福橋樑”溫情之家設在第九郡,在越南心理教育科學協會中央所屬幸福橋樑教育心理科學分會的管理下運作。

瞿 賢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法律問答

丟失公民身份證可在其他省份再申辦?

古芝縣讀者黃氏絨問:我以前在芹苴市獲發給公民身份證。我幾個月前結婚,跟隨丈夫到本市居住。我的丈夫有本市戶口。我只辦理登記暫住的手續,還沒有加入丈夫家的戶口。最近,我被扒竊失去了公民身份證。請問,我是否可在本市申請再發公民身份證?

勞工遭勞動意外事故獲享多少補償金?

平新郡讀者潘清海問:我是一個鋼鐵生產單位的焊工。在工作過程中,我遭勞動事故要切除兩根手指。請問,我的受傷場合能否享有每月津貼制度?傷殘率多少才享有每月津貼制度,款項是多少?

社保政策疑問-解答

陳寶香讀者問:我85歲,此前在統一醫院登記醫保卡診病,現在轉到7A軍醫院。在此醫院,每次看病只能在一個專科就診。當我有看眼科和胸悶的需求時,要前往醫院兩次,很不便和花費較多金錢。請問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