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壇不老松 藝苑常青樹

--記李松年大師畫藝人生

好一段長時間沒有看到民間藝人李松年畫家了,一方面是疫情問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老人家近兩年來體康也不好,致使他近期甚少出席華人美術界的活動。去年臘月的“壬寅年慈善揮春”活動,與會者非常高興見到他的出席,也在我的再三請求下,李大師勉為其難地給我寫了一個“康”字。在疫情脅逼著我們的健康與生命之時,同時也在自己剛戰勝病魔之後,他認為沒有什麼比健康更重要。
李松年大師(左)向“西堤華人文化 陳列室”捐贈作品。
李松年大師(左)向“西堤華人文化 陳列室”捐贈作品。
李松年大師的事蹟也許對關心越南水墨畫發展者並不陌生,他也是目前胡志明市為數不多的“唐山人”(第一代華人),因為很小便隨父母飄洋過海來到堤岸,所以對鶴山家鄉的印象已經很模糊了。可是聊起老西堤的前塵往事,老人家卻能如數家珍般娓娓道來。

如果說已故梁少航大師是嶺南畫派在越南的祖師,那麼李松年便是這一畫派的得力傳承者之一,一生幾經波折,從攝影店的工作人員再到機械師傅的一路走來,他始終對書畫藝術不離不棄,直到1983年,克服了生活上的種種困難,也放棄了本來不屬於自己專長的機械行業,他重拾畫筆,找回了自己的愛好,從此當上一位專業的書畫家與水墨畫傳播者。

李松年的繪畫啟蒙老師雖然是黃偉東,學的是水彩畫,但後來卻是以嶺南畫派藝術名聞遐邇,這主要受益於梁少航大師的真傳。在恩師的循循善誘下,李松年學到了嶺南畫派的真正核心,尤其是其在山水花鳥裏面,傳承得更加純粹。欣賞他的作品,讓人看到了嶺南畫派的大氣,他的每一幅作品既講究色彩又散發著厚重之氣,這也是嶺南畫派的一大特色。雖然在藝術道路上奮鬥了大半生,可李松年的作品並不多,這主要是他要對自己的作品負責任,“貴精不貴多”正是他的創作原則。然而,對於培育下一代,多少學生來求學他也在所不辭,從南秀藝苑到市各少數民族文學藝術協會開的書畫培訓班,再到晚年時候在家開班,李松年培育了大量的後起之秀,可謂桃李滿天下,而黃獻平、林漢城等是他其中的幾名得意門生。
畫壇不老松 藝苑常青樹 ảnh 1 李松年大師在壬寅年“慈善揮春'動上揮毫。

認識李松年者,無不認為他是位虛懷若谷、平易近人的好畫家,西堤老一輩的文人雅士都與他有過交往,而當年堤岸的一些集體書畫展亦少不了他的參與。李老如今已是耄耋之年,但對當年崇正醫院舉辦“台港越名家書畫義展會”記憶猶新。那時候西堤的老中青三代華人畫家幾乎全部參與,其中有戴頑君、文幻塵、梁少航、黃維齊、張炯初、周伯壽、陳章卿、劉曲樵、張達文、關浩星、李松年等。李松年說,那是一次美術盛宴,能成為當中的參與者自當深感榮幸,也是畢生難忘的回憶。說到他熱心支持華人文化事業之義舉,不能不提及他總是義務為本市華文刊物、單位、寺廟題詞的精神,只要大家有所需求皆得滿足。也因為他的這份熱心,如今在久負盛名的豪仕坊巷閘上的3個大字是出自李老之手,這將與這條百年古巷陪伴堤岸民眾繼續走向第二個100年。他的熱心也體現在其對“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的支持,我們最初發動時,老人家捐出了追隨他數十年的竹製老筆筒和毛筆,而日前還捐出了他於2005年所畫的一幅《大地都春回,山河添壽色》圖。此圖描繪雌雄雞一對,公雞站在松枝上,長長的尾羽往下垂,十分漂亮,而母雞則在地上含情脈脈的盯著那把被譽為“綬帶”的尾羽,兩者造型生動和充滿愛慕之意。整幅作品無論是構圖、色澤都十分大氣,讓人感覺到在春天的懷抱裏,萬物滿懷著希望,確實是難得之作。


在捐贈名畫當日,李大師告知,罹病以來已經兩年多沒有創作了,身體目前也沒有恢復過來,所以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會提筆創作的。他上一次的創作是2020年3月參加“彩墨情緣”畫展期間,鑒於中國武漢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和造成嚴重的人員傷亡,他與張漢明、李克柔、張路和黃獻平等畫家出於同舟共濟的精神,5人聯手畫了兩幅巨作義賣,把所得的1億元善款通過中國駐胡志明市總領事館轉贈武漢疫區。李大師也對我們徵集華人懷舊物品和成立“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一事予以好評和鼓勵,他希望這一計劃能夠延續和得到更多街坊的支持,而他的點點心意祈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大家共襄盛舉。
九十歲的畫藝人生,始終對華人民族文化不離不棄,今天儘管年紀老邁、行動不便,但仍心系堤城,關愛後輩。李松年大師不愧是越華水墨畫壇的一顆不老松,是人人心目中的一位德高望重好畫家。

最多點擊

庆诗与潘显

盘点2022年越南娱乐圈新娘子

43岁的“打女”吴青云正式成为人妻,“体育舞蹈女王”庆诗与潘显的13年爱情长跑终于等来了一个童话式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