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壇新秀 聲名鵲起

--記華人畫家陳文海醉心筆墨寫丹青

在胡志明市的水墨畫壇上,陳文海算是一位後起之秀。他從漆畫和油畫的成功轉型,就注定他要致力鑽研老祖宗留下的藝術瑰寶,也為他成為越華藝壇接班人而打好基礎。
陳文海伉儷(右)向“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捐贈作品。
陳文海伉儷(右)向“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捐贈作品。
陳文海生於1970年,初出道時,由於不會華語,而且專注於漆畫和油畫創作,所以甚少人知道他是華人,甚至有人認定他不是華人,因而對他後期涉足水墨畫領域時說三道四。可是,一切的閒言閒語並沒有影響到他尋根的決心,反而成了一股強大的動力,協助他攀登了一個又一個的藝術高峰,擷取了今日輝煌的成績。

祖籍廣東潮汕的陳文海是堤岸的第二代華人,他們一家早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從柬埔寨逃難來到越南。因為很早就住進集中營,並全心接受越文教育,所以對民族文化可以說一概不曉。然而,他知道自己體內流淌的是華人血脈,等到有機會的時候必定會回到原處。那是2002年的夏天,他來到了位於第五郡文化中心內的奇龍美術館,見到了館長李克柔畫家和李松年畫家。那時候的水墨畫活動十分旺盛,人才濟濟,在奇龍美術館內,原為漆畫和油畫藝人的陳文海被兩位姓李的畫家所畫的水墨畫作品深深地吸引住。那段時間,李松年畫家也鼓勵他學習水墨畫,並給他的作品提供意見,甚至是代為修補不足之處。至於李克柔畫家可以說對他影響深遠,不但創造條件讓他在奇龍美術館內學習,而且還致力於栽培他,老人家從其藝術造詣上看得出他是可造之才,所以不惜心血幫助他提高水墨畫創作水平。

陳文海的好學、認真,還有對水墨畫的追求並沒有辜負二位恩師的期望,他在短短的時間內進步一日千里,一幅幅具有一定水平的作品得以面世。如果長期關注陳文海的水墨畫者,不難發現他的作品以勞動者為題的居多,尤其是他後來的作品幾乎離不開“海”。對他來說,越南漫長的海岸線是一個豐富的題材,平時有空,他喜歡到海邊的漁村去寫生,漁民補網、出海打魚、海邊魚市、海上垂釣等都進入了他的畫作中,其中一幅描繪漁民同心協力越過狂風暴雨的水墨畫《協力》於2019年獲得市人委會頒發2012-2017年階段胡志明市第二屆文化藝術獎的突出獎。陳文海說:“海洋擁有世間的絕對優勢,它包容一切,它接納一切,它有母親般的廣大的胸懷,亦有父親般的細密,它廣中帶細,柔中夾鋼。生命的海洋擁有無與倫比的寬闊,擁有廣闊的自由的天空,能任你飛翔。越南是個海洋國家,有著許多世界聞名的海灘,所以我對海的主題有著特別的興趣。”
畫壇新秀 聲名鵲起 ảnh 1 陳文海畫家為自己尋找到藝術的根源而深感安慰。
在20年的不懈努力中,陳文海致力於水墨畫的研究與創作,他幾乎把漆畫與油畫都擱在一邊。初期在藝術海洋裏浸沉了一段時間,他知道自己應該回到了原位,那是民族的感情,是一種抹不掉的文化根源,是華人傳統藝術的靈魂--水墨畫。在水墨畫創作風格上,除了傳統題材受到嶺南畫派的影響外,其他作品都是他運用不同的風格與情調來演繹出一種屬於他個人的畫風,這種畫風既傳統又新穎,令人咋看便知道是“陳文海的作品”。正如他早前以新街市(平西街市)為主題所畫的一幅作品,跟許多畫家之前或近期所創作的同題作品不一樣的是,這是以油畫與水墨畫風格相結合的畫作,而主題是以新街市為背景畫了一個流動飲料售賣攤的買賣繁忙景象,這也是堤岸特有情景。這幅作品曾在華人美術展中展出過,也曾獲得愛好者高價認購,但他最終沒有割愛,因為這是他以堤岸為主題所畫的唯一作品,他捨不得出讓。然而,一直關注“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所有活動的他,日前卻割愛相贈,捐給了陳列室。他也說,陳列室得到許多華人畫家的大力支持,作為越華畫壇的一份子,他亦應該聊表心意,而《新街市》是最適合不過的了。這幅作品能掛在陳列室內更具意義,也能彰顯其貴氣。

隨著水墨畫壇的老將年紀日漸老邁,陳文海開始進入了接班的梯次,他目前是第五郡美術俱樂部的代主任,也是市各民族文學藝術協會美術分會代會長。他也知道自己的資歷與經驗難以跟其他老前輩相比,但面對水墨畫壇青黃不接的現象,他希望通過自身的努力能夠為保存和發揚民族傳統藝術出份力,待時機成熟時會連同其他畫家開班授藝,到時歡迎所有對此門藝術感興趣者登記學習,以積極行動培養年輕一代的水墨畫家,這也是他最大的期望。

作為水墨畫壇的接班人,陳文海用20年奠定了自己的藝術地位,當中獲得的國家級、市級和其他專業組織的獎項是他艱苦奮鬥和虛心學習的成果。由此,我們在越華畫壇的夜空中彷彿看到了一顆星星正在閃爍發亮……◆

最多點擊

胡伯伯出国寻求救国之路111週年纪念音乐会的节目之一。

文化内生力量:民族之声 国家之声

深度与多维度的国际接轨,每个国家已通过民族价值体系的基础来着力打造内生力量,从而成为经济发展的前提和动力,让每个民族自信地在国际舞台上提升自己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