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啾啾”,兩隻畫眉鳥高聲鳴叫,我和外孫樂樂蹲在鳥籠旁。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樂樂歪著頭問我:“爺爺,你怎麼養鳥了?”

我呵呵笑:“爺爺喜歡鳥,愛鳥。”

退休,我戀上了養鳥。這兩隻鳥,是我花不菲的價格從鳥友那兒淘來的。

鳥兒棕褐色的羽毛閃著光澤,小腦袋轉來轉去,鳴叫聲嘹亮婉轉。

早上,我提籠到廣場,將籠子掛在樹枝上,和鳥友們坐在樹下,喝茶抽煙,欣賞百鳥歡唱。

兩隻畫眉引頸高歌,別的鳥兒噤了聲。

鳥友們眼中放光,豎起大拇指。

這天,雌鳥拍打翅膀,瘋了似的亂跳亂叫,雄鳥蔫蔫地趴在籠中。

我心驚,打開籠門,捧出雌鳥。在開籠門的瞬間,雄鳥如子彈般射出,沖上天空。

雌鳥安靜地臥在我手心,仰起小腦袋,黑豆似的眼睛望天空中遠去的雄鳥。

我懊喪不已,鳥友們出主意,有雌的,引來雄的,跑不了。

鳥友拿來一上下兩層的鳥籠,將雌鳥關在下層,打開上層門,有鳥飛進,門會自動關閉。

每天早上,將鳥籠高掛到樹枝上。

雄鳥飛來,繞著籠子盤旋,落在旁邊樹枝鳴叫,雌鳥在籠中應合,一問一答,如泣如訴。

一月多了,雄鳥準時來,可就是不進籠子。

週末,我帶樂樂去廣場。

樂樂仰頭看唱合的兩隻鳥:“爺爺,你不是愛鳥嗎?”

“嗯,爺爺愛鳥。”我笑眯眯地說。

“鳥兒不能團圓,多可憐呀!”樂樂亮晶晶的眼睛看我。

我臉紅了。我抱起樂樂,樂樂打開籠門。

雌鳥飛出籠,兩隻鳥兒呢喃,嬉戲。

“啾啾”,兩鳥在爺孫倆頭頂盤桓一會,飛向藍盈盈的天空◆

最多點擊

西贡河畔好风光。

爱上文明、现代、情义的胡志明市

在夜机即将降落,眺望漆黑大地镶嵌的那璀璨的金银带,耀眼的81层和68层地标摩天大楼,还有她们身边鳞次栉比的各座高层建筑物,环绕着绸缎般的西贡河星罗棋佈,浪漫的胡志明市-昔日的西贡夜景实在太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