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越南国家主席苏林圆满结束对柬埔寨进行国事访问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订单源源不断企业满怀憧憬 准备高素质人事调度守德市工作 国家主席苏林抵达万象开始对老挝进行国事访问 金枪鱼远销意大利直线上升 军事国防任务须落实“三不” 力促本市经济蓬勃发展 削减增值税带来双重利益

網約車司機蓄意調升車費

正當乘客無法搭乘出租車之際,網約車司機便“趁火打劫”,關閉應用程式並以高出3至4倍的車費載客。這也是新山一機場近日來交通混亂的原因之一。
春節假期結束,新山一機場的乘客仍擁擠不堪。(圖源:tuoitre.vn)
春節假期結束,新山一機場的乘客仍擁擠不堪。(圖源:tuoitre.vn)
從新山一機場到長山街的乘車區混亂局面已成為乘客在春節期間的困擾。
在機場乘車太辛苦
大年初三至初六,機場爭相搶客的情景非常混亂。目前,出租車公司獲分道以及安排車輛的情況基本穩定了。然而,機場前的停車場和加油站區有很多網約車或自稱為網約車司機的“仲介”,不停兜攬乘客。

在機場乘車區有一群男人輪流招呼及兜攬客人乘坐網約車。若乘客同意,他們立即將客人帶到樓梯口,停車場第3、第4及第5層也有人下樓接乘客。這是未與機場簽署合作合同的Grab Car與Go Car等網約車運營區。

籍貫廣南省、家住守德市的美芝說:“下飛機後,我打開網約車應用程式,明明周圍有很多車,但等待了很久才找到司機,可是不一會兒司機來電要求我取消。取消後,司機又來電請我上四樓等候。我預約從機場到達范文同街的車子時,應用程式表明車費25萬元,但司機要40萬元。司機玩這把戲,乘客猶如啞子吃黃連,有苦自己知。”
務必重組網約車與巴士

一家網約車公司代表說,因春節後幾天的網約車需求突然劇增,導致公司和司機“措手不及”。面對上述情況,該公司鼓勵司機在機場接送乘客,並實行給司機增加獎金的政策。但被問及公司對關閉應用程式運行或逼迫乘客的司機檢查責任時,各家公司都迴避答覆或承諾再檢查。

BeGroup代表認為,通過應用程式預約車的乘客可以在國際航站樓B車道輕鬆地乘車,這裡會有車輛調度員。開始劃分車道時,Be網約車公司就與新山一機場簽署合作合同以安排一條接送乘用的專用車道。然而,Grab公司迄今仍未把握與機場合作以擁有專用車道的資訊,所以網約車乘客要到TCP智能停車場四、五、六樓等候。

交通專家們建議,新山一機場須制定車道主動安排方案,組織適合的機場交通,避免高峰時間的堵車情況。航空、旅遊和運輸領域正在努力挽回新冠兩年所帶來的損失,主動地組織和明確通道有助乘客往來方便,這是新山一機場要快速進行的事情。
有利於乘客的管理措施短缺

其實,機場前的交通亂七八糟,以及司機對乘客敲竹槓並不是新奇的事。若管理方面仍缺乏強有力以及協調各方利益的措施,上述情況將無法徹底處理。

實際上,春節期間的出租車供不應求。出租車短缺是原因之一,但更深層次的原因是彼此之間缺乏責任感。網約車公司不繳納機場的車位費,司機怎樣可以在機場正當接送乘客?網約車司機極多,但得不到優先,故司機便為長途乘客服務,或關閉應用程式運行,自行與乘客討價還價。

司機對乘客敲竹槓時,乘客總是會受損失。此舉表明不可能有“公平交易”。為何各家網約車公司不害怕乘客生氣?因為乘客無論如何都要乘車,即使被要挾也無可奈何。該情況比出租車壟斷還要糟糕,因為壟斷時仍有負擔責任的單位。

不能讓各方自行監管。在這件事情裡不會有自我協調的,特別是價格得不到控管時。出租車短缺,不能責怪網約車司機,他們可以在需要時休息,要設法增加自己的收入,視每人的機遇和善意而定。

在上述情況下,要反牟利行動且緩解乘客的不滿,國家須採取強大、集中的管理措施。很難等待各家網約車公司的善意。已到了管理部門要進行劃分車道至管制價格的時候。
任何措施都可能會與某方的利益發生衝突。因此要採取可為大多數乘客、為機場交通秩序著想,同時司機與乘客都方便的措施◆
感謝好心的司機
返鄉過年後,我在新山一機場下飛機時就遇到了麻煩。飛機於晚上9時40分降落,但我要在晚上11時左右才回到家(距離機場未到8公里),理由是無法乘車。

通過應用程式預約車子4次失敗後,眼見出租車接送區有眾多人和我一樣等車的情況,我明白在機場乘車不行了,便決定拉著行李箱出去再隨機應變。

機場出口和走到長山街的途中,有很多出租車和“摩的”司機過來兜攬。有人穿著制服,有的穿便服。我問回家的車費是多少,他們開高價令我很生氣,直接拉著行李箱往前走,不想再多問,覺得他們的價格實在太過分。

我日常乘車從機場回家的車費約11萬5000至18萬元,視具體時間而定。我到機場時乘坐GrabCar的車費是12萬2000元,但現在他們出價45萬至50萬元。春節期間的所有服務都會有附加費,但車費比日常高3倍是很以難接受的。

不再想搭乘出租車,我便詢問站在出口處、穿著Grab制服的兩名“摩的”司機,他們對我們母子倆敲竹槓,路程8公里卻要30萬元。於是,我們繼續拉著行李箱往前走。走到長山街時,我們停下來並打開Grab網約車應用程式,選擇GrabBike,看到車費僅4萬8000元。無法同時預約兩輛車,我不耐煩地預約1輛“摩的”,心想將託司機幫忙叫另一輛車以載我們母子倆和行李箱。

“摩的”司機來了,但無法另叫一輛車。在回家的路上,我埋怨叫車太難了,他說若干網約車司機蓄意關閉應用程式,利用春節期間開高價,這就是網約車非常難約的理由。

到家後,我說除了按應用程式的車費付款外,還想給他小費,因為他已努力載送我們回家。但他說:“你只要支付5萬元就行。”我額外給他5萬元,說這是春節利是,同時謝謝和祝他新一年事事都順心。我感到很幸福和溫暖,在應用程式給好心的司機留下5星好評,希望善良和有責任感的他會有更多乘客。

對於我來說,本以為新年遇到乘車困難真倒楣,但卻是吉利、幸運的經歷,也感謝“有緣”遇到的好心司機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