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伊朗纏鬥不休 伊拉克兩面承壓

綜合報導,伊朗外長扎里夫日前致信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投訴美國威脅攔截伊朗油輪的“霸淩舉動”和“炮艦外交”。分析人士指出,一段時期以來,伊朗與美國圍繞伊朗油輪駛往委內瑞拉、武器禁運、“換囚”等問題爭鬥不斷,雙方角力料將持續。夾在其間的伊拉克“苦不堪言”,如何處理好與這兩國的關係,是伊拉克新政府面臨的一個嚴峻挑戰。湯森路透公司(ThomsonReuters)追蹤海運信息的軟件顯示,一艘懸掛伊朗國旗的油輪今年3月在伊朗南部阿巴斯港裝船後,穿越紅海,本月13日通過蘇伊士運河,向委內瑞拉駛去。一名不具姓名的美國政府高官15日告訴媒體,美方正考慮對此採取措施。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伊朗最高首腦哈梅內伊。(圖源:互聯網)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伊朗最高首腦哈梅內伊。(圖源:互聯網)
伊朗方面連續做出強硬表態。扎里夫17日表示,面對美方“霸淩政策”和“非法行徑”,伊朗保留採取“恰當、必要和果斷行動”的權利,以維護自身合法利益。伊朗政府發言人拉比埃18日也說,伊朗將採取適當行動,保護航行自由,並會毫不猶豫地在全球市場上出售石油。此外,新冠疫情下,扎里夫等伊朗高官多次喊話,指責美國制裁削弱了伊朗抗擊新冠疫情的努力,並呼籲各國加入無視美國對伊朗制裁的全球性運動。而與此同時,在“換囚”這一雙方罕見的合作問題上,伊朗政府發言人拉比埃10日說,“我們已經準備好和美國交換囚犯,我們也準備好與美國就此展開討論。”

伊朗分析人士認為,今年1月,美國刺殺伊朗高級將領蘇萊曼尼,兩國關係陷入近年來最低點。本月以來,儘管伊朗在“換囚”問題上對美有積極表態,但在其他事情上依然保持強硬。綜合看,雙方關係短期內不會有所改善,存在衝突加劇風險,但雙方還是會把風險控制在可接受範圍內。

4月中旬,美國海軍稱多艘伊朗艦艇在海灣水域“危險地接近”美方艦艇。此後,美國總統特朗普4月22日表示,已下令美海軍擊毀所有“騷擾”美方艦隻的伊朗炮艇。除了武力警告,美國還在制裁問題上加大施壓力度。美國伊朗事務特別代表胡克日前確認,如果聯合國安理會不延長對伊朗武器禁運,美國考慮推動恢復所有聯合國對伊朗制裁。

依據聯合國2231號決議,安理會支持2015年多方達成的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聯合國對伊朗武器禁運截至2020年10月。伊朗方面認為,美國2018年退出伊核協議,因而對聯合國2231號決議不再有發言權。

對於美方有關對伊朗武器禁運的表態,曾任美國國務院負責核不擴散事務官員的馬克‧菲茨帕特里克告訴,美方很難使安理會延長針對伊朗的常規武器禁運,而推動恢復聯合國對伊朗制裁也難以成功。不過,對伊朗實施常規武器禁運在美國國內具有兩黨共識,特朗普政府在大選臨近前做出這一表態更多是從國內政治角度出發。菲茨帕特里克指出,兩國未來一段時間仍將處於“沸點以下”的緊張狀態,但雙方在波斯灣的“危險接近”以及美方可能對伊朗與委內瑞拉石油交易採取行動恐將緊張關係再度提升至“沸點”。

美國輿論普遍認為,美國和伊朗之間的對立情緒儘管不像今年年初那樣一觸即發,但雙方近一個月來在海上安全、武器禁運、伊朗與委內瑞拉原油運輸和“換囚”等問題上依然緊張對峙。同時,隨著美國大選臨近,特朗普政府出於國內政治考量,對伊朗的“極限施壓”政策定不會鬆懈。

伊拉克是美國、伊朗長期角力的博弈場,如何平衡與美國、伊朗間的微妙關係將考驗本月初剛剛組建的伊拉克新政府的智慧。伊拉克輿論普遍認為,新總理卡迪米曾長期負責伊拉克國家情報部門,多年來與美國和伊朗情報機構合作密切,可在調解美國-伊朗對峙、緩解地區緊張局勢、維護伊拉克安全穩定方面發揮作用。

有美國媒體分析,鑒於特朗普政府此前幾次給予的豁免期只有30天,此次延長120天釋放出美對伊拉克新政府的信任。但伊拉克分析人士指出,伊新政府繼續面臨夾在美國和伊朗對峙間的嚴峻挑戰,美軍不會輕易撤離伊拉克,也不會放棄對伊朗及其代理人的軍事震懾。由於伊拉克國內電力供應嚴重依賴伊朗出口,美國將持續通過進口豁免權這一“命門”對伊拉克政府施壓◆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