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滿幸福 的人生光景

說起來,我和王澤泉文友結交已有25年時日。四分  之一世紀日子的光景,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美滿幸福 的人生光景。(示意圖源:互聯網)
美滿幸福 的人生光景。(示意圖源:互聯網)
華文《西貢解放日報》文友俱樂部,是我們當初友誼的橋樑。由於彼此對文學有濃厚的興趣,對寫作樂此不疲。大家對人生世事,常有共通感。日常交往,時時密切關懷。有困難時,伸出援手相助。因而友誼情感進展日漸深透。

從王文友口中知悉:他在20世紀70年代尾,曾於柬埔寨境內飽受戰火煙硝的傷害,及紅高棉滅種集團的蹂躪!幸他大難不死,輾轉流徙到越南安祥境地避難,並安定居住下來,立業經營維持生計。

王文友曾是一名寫招牌廣告的畫家。可惜這種行業在時代轉變下,日漸式微,不受重視。他惟有捨棄此手藝,另謀高就。

於2008年6月中旬某天,王文友騎摩托車在堤岸一條街道上馳行,不幸被一名魯莽青年也是騎摩托車載貨,橫撞向王文友腿部,弄至車翻人跌。王文友的膝蓋骨較處被撞至折斷!延醫敷藥,駁接骨較,療治一年半多漸告痊癒。在這段痛苦的日子裡,有賴他本身堅強的生存意志,勇敢面對不幸,終於戰勝不幸!

回顧已往的20多年和王澤泉文友認識的日子中,深切瞭解到他的為人忠厚誠懇。他的過去許多辛酸、艱苦和不幸折磨都嘗透了。面對未來,他仍然充滿一片樂觀的希望和憧憬!

今年2018戊戌年春節某天,我們在咖啡店聚談時,王文友突然對我說:“錦寧,我就快要請你飲喜酒……”

我問清楚厥因,他才正   式說:

“我的幼兒大衛將在最近期間結婚,到時少不了你一份。但不論如何,你要抽身前來飲喜酒呀!”

因為他知道我的腿部和膝蓋骨節頑疾,一直折磨著我,舉步行動艱難。多年來,親友們的喜事相請,我都無奈婉拒參與。

因此,他怕我到他幼兒結婚那天也一樣不能前去。

要來的日子,終於來了,那是4月3日是王澤泉文友的幼兒王大衛大喜的日子!

當天傍晚5時40分,侄兒阿強用機車載我前往第六郡阮文倫街的恭喜大酒樓赴喜宴。抵達目的地點,乘升降機進入婚宴大堂,我竟然是第一個前  來的賓客。不久,綠茵伉儷亦到來。

婚宴大堂,筵開40席。富麗莊重,滿堂吉慶。8時許,賓客陸續赴席,一片歡欣祝賀氣氛,洋溢現場!

和我同席的文友有綠茵   伉儷、曾廣健、雪萍、江汀  等人。

婚宴酒席進行至9時30分圓滿結束,賓客抱興而歸。

翌日中午,王澤泉文友打電話來向我致意道謝。他用很輕鬆的語氣,欣然說:

“終於,幼兒大衛也跟隨4位兄姊成家立室了。我和太太總算放下肩上養育兒女的重擔,完成人生最艱辛,也最有意義的責任。欣幸兒女們個個都有孝心,不辜負父母養育深恩!我和老伴今後分享內孫  外孫繞膝嬉戲的天倫之樂。  優哉悠哉,共用晚年之福!  活在美滿的人生光景,多姿風采環繞,還須奢望什麼非份冀  求呢!”

不錯!王澤泉文友現正活在人生美滿幸福的晚境,有閒暇時,執筆創作更成熟、更動人、更有質量的文章,為越華文壇添上光彩,興感熱鬧!

在此,謹以最真摯的友誼誠意,恭賀他、祝福他,願他的那份可貴心志和努力不懈,永恆不渝而絢燦!◆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