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四季

花是季節的信使,輕輕地來,輕輕地走,留下美麗芬芳的倩影。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不知道,季節究竟用什麼魔力?到了某個時刻,就慢慢吹響綻放的旋律,把醉人的音符變成燦爛的花兒。姹紫嫣紅,馨香無限,給大地呈現姿態萬千的景觀,彷彿是用盛開花蕾描繪的時代讚歌。花朵越開越盛,姿態越來越美,芬芳越來越濃,讓人覺得這樣的時刻才是季節的盛宴,有著唯美和嚮往的眷戀。

花開四季,串著時序精美的畫卷,開拓創新的激情。四季的花,不像春雨那樣淅淅瀝瀝,不像夏雨那樣乒乒乓乓,也不像秋雨那樣纏纏綿綿,更不像冬雨那樣叮叮咚咚,而是馨香美麗的。它一茬接一茬,一季接一季,開開落落,質樸芬芳,卻無處不在。它們在山坡平原,在灘塗河邊,在花圃公園,在庭院花壇,時而昂首怒放,似笑靨燦爛;時而嬌羞含苞,像囁嚅靦腆;時而繁茂,如百花爭艷;時而孤伶,若獨自高歌……花,情態豐富,情感含蓄,意味蘊藉,把一生的美麗奉獻給四季的光環,又為時光的絢爛做好美妙的鋪墊,它承前啟後,讓每一年的起承轉合都那麼美麗,完美地把大地和時光串成美麗的畫卷。

花開四季,帶著欣欣向榮的景象,蓬蓬勃勃的春意。人們總說,花開富貴,金玉滿堂。可在我看來,花團錦簇,繁茂芬芳,就是美滿幸福、富有高貴的格調。評劇裡唱詞:花開四季皆應景,春天有綠,夏天有紅,秋天有黃,冬天有白。這樣的唱法我完全贊同,四季有四季的顏色,也有四季的花蕾,如同人生的春夏秋冬。我知道,有些花是朝開暮落的,早上花開,晚上花落。但我很敬佩它們的境界。一生一世一花開,一朝一暮一浮生,短短的花期,綻放的絢麗,花瓣緩緩凋謝,幽香慢慢飄散。這個世界上,多的是前赴後繼?前者以最美的身影凋零,後者以最盛大的姿態開放,蓄足力量,凝聚情感,綻放人生,不負韶華,這就足夠了。

日月如梭,季節花海有緩緩踱步的老人。花,輕輕綻放,浸染他們的白髮,浸染他們的衣衫。他們的神色安詳,和藹可親,但他們的人生故事,如同四季的花兒。我想,一個人即使再平凡卑微,也有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花季。他在這個世界上真真切切地綻放過,演繹過屬於自己的花開花落,這是完整的人生。

花開四季,含著時光的輪迴,蘊著歲月的起承,銜接起此生與來生心願,此季與它季展現。把怒放的經歷歸納總結,把季節的召喚收藏整合,給自己一次四季花開的超越和昇華。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萬物渺小或宏大,都把時光綻放,都讓美麗流芳。一曲長歌一聲吼,四季花開各不同,讓我們攜起生命的花朵,越過峭石,越過小橋,越過山川,裝扮一個美麗的四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