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品價格仍雜亂無章

儘管政府出台了第54號《議定》以對《藥品法》實施措施及若干條文作出詳細規定,其中要求藥品經營單位不得以高於公佈的申報價格或重新申報價格來批發、零售藥物。然而,自7月1日生效至今已3個月,本市藥品市場依然存在價格不一的情況。
市民在第十二郡某藥房買藥。
市民在第十二郡某藥房買藥。
各自抬價
根據衛生部的規定,自7月1日起,藥品零售利潤不超過2%-15%。在各個診治病單位零售的藥品價格也要按照具體方法計算和出售。然而,儘管第54號《議定》已生效3個月,但市場上的藥品價格仍是雜亂無章,許多病人還要以高價買藥。值得一提的是,同一種藥物、一個生產商,而且同一個區域,但每家藥房的價格卻不相同。

在第十二郡的登原私人藥房,由慶和藥品股份公司生產的Kaciflox藥物每顆零售價為2萬6800元,而新富郡的某藥房以2萬6000元出售。實際上,根據在藥品管理局的進口藥品申報價格,此類藥物的售價僅為2萬5000元。另一種藥物Vasartim Plus 160:25每顆零售價為1萬零500元,而申報價格只有7500元。乂安醫療物資藥品股份公司的125毫升咳嗽藥水每瓶為3萬元,而在藥品管理局申報的價格是1萬7500元。
在第三郡二徵女王街的另一家藥房,500毫克Doroxim藥物每顆7500元,與衛生部公佈的價格相差1020元(衛生部的價格是6580元)。Dofoscar止痛、退燒、抗炎藥物的零售價為3萬8000元,而衛生部的價格是3萬5000元。

不僅只有居民區的藥房才出現價格不一的情況,就連醫院附近的藥房也一樣。具體是,在嘉定醫院以及腫瘤醫院附近的某藥房,每顆Ravonol藥物價格是6000元,比舊邑郡阮鶯街上的藥房高3倍,而在衛生部申報的價格不到1000元。藥房人員解釋由於這是進口藥,所以價格較高,但其實,此類藥是由河內長壽藥品股份公司生產的。
病人吃虧
世衛組織指出,越南人的治病開支在世界上佔較高比例,約達43%,而且醫藥費佔診治病總費額的60%。藥品價格太高和混亂的問題正受到輿論關注,職能機關已難以監控,致使病人的權益受損。
儘管強制在藥房掛牌公佈藥價的規定出台已久,但市衛生廳醫藥業務科長杜文勇碩士、藥劑師表示,職能機關只根據衛生部第15號《通知》來管理醫院藥房銷售的藥品價格,即依中標價格購入並在藥品管理局網站上公佈,而售出的藥品利潤最多是2% - 15%。至於在一般藥房的零售價則按照市場的競爭規律,以致每家藥房的售價不一樣。

為了限制肆無忌憚的“申報”以致價格不一的情況,杜文勇藥劑師認為,在未來期間,市衛生部門應該經常進行檢查,要求藥品經營單位遵守、落實有關藥品價格申報、重新申報的規定,不得以高於公佈的申報價格、重新申報價格來批發、零售藥物。與此同時,藥房、西藥零售單位也要在本身的經營單位內掛牌公佈每種藥物的零售價。政府與衛生部門堅決透過各項管理措施來“淨化”藥品市場。同時需要民眾的配合,抵制抬高藥品價格的行為,既確保本身利益,又有助於第54號《議定》得以徹底落實◆
實際上,幾乎沒有消費者在買藥時會對藥品價格提出質疑。某消費者說,只有不幸患病才會到藥房買藥,並不掌握正確的藥價,也無從比較。再者,買藥來治病沒有人會討價還價的。

最多點擊

市人委会领导与知识份子、民族与宗教代表团合影。

发挥全民族大团结力量携手共建繁荣

〔本报消息〕值越南共产党成立93週年(1930.2.3-2023.2.3)纪念,党中央委员、市委常务副书记、市人委会主席潘文迈昨(2)日上午主持接见前来拜访和祝贺市委的知识份子、民族与宗教代表团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