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徑

今天一早出門騎車跑了一段頗長的路,來回約50公里,回家後感覺好累,頭、頸開始酸痛,覺得身體不再健壯了,或是太久沒騎車跑這麼長的路?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晨早6 點,自第八郡41號出發,拐進武文傑大道駛往阮文倫街,上范文志橋,轉往羅庵街直向富林橋底,再拐向壘半壁街直到歐姬街,再從歐姬街駛到新山二街。這裡的早晨車輛比較少,直到早上8 點以上車輛才多,可多到擁擠。

回來時,從新山二街轉進長征街,一進長征街即有點後悔,才7點多,新山二街、長征街和歐姬街的三條交岔口起就滿是車輛,真的是擁擠不堪,無奈,只好慢慢跟隨車山車海挻進。各類車輛排出的廢氣,在初露的烈陽下蒸發,眼開始朦朧,頭開始昏沉,車子卻慣性地尾隨前面的車子走,他們轉彎也跟著轉彎,轉彎走了約20米,發覺不對,即刻靠右停下車,定晴一看,自問這是什麼地方?點燃一條煙,深深吸了一口後,東張西望一回,這時才知道轉錯方向,應該向左轉而不是向右轉,此時已看清楚這地方是四岔七賢圓環,是往第五、十一郡方向的李常傑街,沒辦法,只好再走多一段才能回頭駛到四岔七賢圓環,然後向黃文樹、潘登流街直駛,這裡是新平郡和富潤郡地區。

駛入黃文樹街必經共和街,而這一帶可說是全胡志明市車輛最多,最容易堵塞的道路,因此我費了近一個多小時才脫困,才駛到潘登流街。 算來都有15年沒到這條街了,現在來到此街已是面目全非,都是高樓大廈林立,面街的 可找不出一塊空地,幾乎認 不出來,不過進入“華嚴寺”的巷子還可辨認,過了“華 嚴寺”的巷子就駛往巴沼街市去。

在巴沼街市兜了幾圈後就駛向饒祿涌,在此停車欣賞一下饒祿涌的風貌。憶起20年前,這條涌水是極端骯髒,而這區域也極不安寧,經改造,疏通河川後,現已是煥然一新,河水清碧,街道清潔整齊,確實是理想的居住地方,然而,想到周圍街道上車輛繁多至經常堵塞的現象,卻心有餘悸,望而卻步。

喝畢咖啡開始上裴友義橋,轉向武氏六街,遁二月三日街道駛往富林方向回家。進入房間後,渾身精疲力竭,午飯也沒吃就跳上床睡一覺。憶起幾十年前,我一架67型摩托車經常在胡志明市和頭頓雙方來回行駛都沒關係,尤其解放初期和馮錦雄同學兩人一輛自行車自胡志明市向頭頓直奔都沒事,而現在只行駛了約50公里路而上氣不接下地喘。也許現在車輛太多了,導致空氣污染,令在路上行駛的人都繃緊精神容易疲憊不堪。不過我還是想找一天騎摩托車到頭頓,欲試一試寶刀是否已老◆

最多點擊

西贡河畔好风光。

爱上文明、现代、情义的胡志明市

在夜机即将降落,眺望漆黑大地镶嵌的那璀璨的金银带,耀眼的81层和68层地标摩天大楼,还有她们身边鳞次栉比的各座高层建筑物,环绕着绸缎般的西贡河星罗棋佈,浪漫的胡志明市-昔日的西贡夜景实在太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