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錦還鄉

幹了多年的副職終於扶正,正是春風得意之時,我決定回老家看看。雖說爹娘早不在了,但那些“欺負”過我的人還在。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把車停在村外,向村裏走去。

在村口的魚塘邊碰到了虎子。小時候,他欺負我個頭小,搶過我的螞蚱,一下子放進了自己嘴裏。

“有志回來了,待會兒捉兩條鯉魚燉燉,咱哥倆好好喝兩盅。”虎子老遠就跟我打招呼。

伸手不打笑臉人,我不能拒絕。

我用目光撫摸著一條條熟悉又陌生的村道,在一幢小洋樓前停住了腳步。

“這房子和我城裏的比,哪個更值錢?”我正盤算著,青蓮從院子裏走出,看見我滿臉驚喜:“有志,啥時候回來的?今晚走不走?”

青蓮和我坐同桌時,仗著他爹  是村支書,常欺負我,讓我幫她背書包。

“剛到。今晚不走。”我不鹹不淡地答。

“那好。我去蔬菜大棚摘幾樣菜,叫上虎子他們幾個來好好聊聊。”青蓮熱情地說。

我繼續蹓躂。碰到老鄰居王嬸,讓我晚上住她家。這個王嬸,當年我家蘆花大母雞下的蛋,她硬說是她家的雞下的。

哼,都是些勢利眼,還不是聽說我在外面混得不錯?

晚上,我和虎子、青蓮幾個人聚在王嬸家。

“有志,這麼多年了在外混得咋樣?”王嬸關切地問。

“前幾年還不錯,現在工廠倒閉了,在城裏打零工。”我有意隱瞞實情。

虎子夾了一大塊魚肉放到我碗裏說:“城裏不好混,家裏隨時歡迎你回來。”

“就是,隨時歡迎你回家。”青蓮連聲附和。

那晚,我喝得爛醉如泥,恍惚中聽王嬸說:“有志爹娘都不在了,他要是回家來幹些啥,我們可要好好幫他呀。”◆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