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縱容網上捏造誹謗行徑

過去期間,社交網經常出現故意散播虛假和誣衊、歪曲事實的資訊,惡意損害職能機關和個人的威信,以便煽動輿論或陷害、侮辱他人。不少讀者已對嚴管在網上捏造、誹謗的行徑而提意見。

社交網上傳許多蓄意誣衊、誹謗他人的虛假資訊。

社交網上傳許多蓄意誣衊、誹謗他人的虛假資訊。

須按照道德和法律來處事
家住舊邑郡的阮文煌告知,社交網現是若干人懷有不良動機及蓄意陷害他人的工具。有關郵政電信領域中懲處的第174號《議定》第六十六條規定,對於提供、討論、發送或儲備、使用數碼資訊以恐嚇、搗亂、歪曲、誣衊、觸犯組織信譽和其他個人名譽、人品的行徑,將被罰款1000萬至2000萬元。嚴重場合將受刑事處分。

在社交網上誹謗、誣衊、辱罵他人,不僅是違反法律,而且還缺乏自重和道德的行為。不少場合的受害者患上抑鬱症,甚至有人還輕生,原因是無法控制在網上受到誹謗、詆毀的壓力。雖然任何人都有著自由言論、表達自己觀點的權力,但必須從多個方面聆聽,並且在對任何人、任何事情說出誣衊、誹謗的評論時,要平心想到有可能發生的後果。

有效處理犯法行徑
寓居崑嵩省的永靈法學家表示,社交網上正有許多資訊肆無忌憚地歪曲、曲解事實,甚至完全是捏造的,引起輿論紛紛,對個人、組織的合法權益造成嚴重的影響,有時還影響到政治安寧。不少法律規定和處理措施已得到落實;許多相關事情和個人也被處理。然而,該情況並不減少,而更複雜與危險。

為了有效地整頓、處理在社交網上誣衊、誹謗的情況,首先要增加制裁,包括行政和刑事制裁。據此,在懲處誣衊、誹謗、捏造等行徑的同時,須快速處理、要求誣衊者對受害人和組織作出損失賠償。另外,向民眾加強宣傳、教育工作,尤其是青年一代,讓他們瞭解、認識到在社交網上誣衊、詆毀他人的危害,若做出此行徑就要負起責任。

一起建立健康社交網
家住第九郡的瓊詩告知,向來,在臉書或若干社交網上載相關狀態、圖片的內容以誹謗、誣衊他人並非罕見之事。儘管不知曉、不瞭解情況,也不經證實,許多人在社交網上作出欠雅、效尤的評論,並且還把事情在社交網上傳播。

法律已禁止利用互聯網、網上資訊以歪曲、誣衊、觸犯組織信譽、個人名譽與人品。因此,受害者被誣衊、誹謗時,須訂立憑據和收集證據,以便對自己名譽與威信造成影響的行徑相關者作出控訴。遏制誣衊、詆毀的資訊以保護名譽是必做的事,因為不及時處理將釀成大後果,“網上的疤痕”是難以清除的。此前,社交網獲視為“虛擬”,但現今在網上若干誣衊、詆毀他人的資訊,可視為證據以審議和追究責任。管理網絡空間須有社群攜手合力,而不是只靠國家管理機關。每個人在虛擬世界使用時,要清醒以一起建立健康的社交網,對傳播虛假資訊和誣衊、詆毀他人等行徑說“不”◆

玉 香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HQC35號公寓居民進出電梯時都戴上口罩。

各公寓積極防疫

新冠肺炎疫情複雜多變,本市許多公寓採取謹慎及合理的防疫措施。

求助地址

患病不能工作 生活陷困境

1967年出生的張妹(單身),常住戶口在第八郡第十三坊高春育街60/23號,這間屋子在兩年前已經賣出,均分給兄弟們。賣屋後,她和母親租住在第八郡第十一坊平東街125/1B/1號。不久後,母親病故,現在只剩她一人居住。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兩老姐妹相依為命

現年81歲的謝章(隨母親姓氏)與74歲的妹妹胡蝦(隨父姓氏)同住在第五郡第十一坊陳興道街206/5 號。這是政府屋,每月向政府交租,從解放前住到現在,這屋子由5戶人合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