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丟口罩小心感染病毒

許多人擔心,最近出現民眾佩戴口罩後就亂丟的情況,此舉潛伏病毒擴散的危機。

第十郡若干街道有很多亂丟的口罩,導致 垃圾收集者遇上困難。

第十郡若干街道有很多亂丟的口罩,導致 垃圾收集者遇上困難。

目前,本市多條街道有很多使用後亂丟的口罩。在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複雜多變的情況下,該現象令人憂心忡忡,同時使防控疫情的口罩收集和處理工作遇上困難。

擔心口罩亂丟行徑
新平郡清潔工人的娥姐說:“疫情複雜多變,我最近上班要佩戴手套和口罩。目前,佩戴口罩的人數遞增,亂丟口罩也越來越多。我下班後要好好洗澡,只怕觸摸含有病毒的口罩就糟糕。”

家住新富郡的阮范原透露:“周邊許多街道馬路及人行道、橋下、公園有很多佩戴後亂丟的口罩。只要一陣強風吹過,口罩就狂亂飛舞。上述情況使市容惡化,又讓人擔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因那種病毒的傳染性強,只要一名垃圾收集人感染,很可能對多人的健康造成危害。”

家住守德郡的杜玉表示:若感染者亂丟口罩,病毒擴散的危機真令人憂心。

按照規定地方丟棄口罩
除了佩戴口罩後亂丟的場合之外,很多人也有保護環境和積極遏止疫情的意識。家住新平郡的杜德邊說:“從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至今,我們的公寓地下層和客廳層設置一個垃圾桶,讓大家按照規定地方丟棄口罩。清潔工人每天兩次 收集垃圾,地方政府上門 加強宣傳並指引民眾在疫情期保護健康,其中是按規定佩戴、脫下和丟棄已使用 的口罩,公寓居民都嚴肅地執行。”

家住第六郡的范維說:“現在是疫情期,所以我與家人都提高疫情防控意識。除了實行醫生們在新聞媒體上所指引的事項之外,按照規定地方丟棄口罩是嚴肅地執行的工作。我的外甥今年僅7歲,但我已指引他按照規定地方丟棄使用後的口罩,之後洗手乾淨。我想,那些小行動也對疫情遏止工作有幫助。”◆
 
亂丟口罩將被處罰
不久前,衛生部向資源與環境部、公安部、各省和中央直轄市人委會發送有關沒有按照規定地方亂丟口罩的行為的公文。

據此,衛生部提議各權力機關加強檢查並按照政府2016年第155號《議定》第二十條第一款c項和d項的規定處罰沒有按照規定地方亂丟口罩的行為。

具體是:在公寓、商業中心或公共場所,沒有按照規定地方亂丟生活垃垃的行為,將被罰款300萬至500萬元,違反d項規定的場合除外。

在人行道、街道或都市排水系統或沙井亂丟生活垃圾的行為,將被罰款500萬700萬元。

對於沒有按照規定地方亂丟口罩的行為,處罰權力屬於鄉人委會主席(罰款500萬元),或縣人委會主席(罰款5000萬元)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從事網約客運活動的多人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陷入困境。

26萬億元輔助計劃的對象、輔助額、手續

在政府總理最近頒佈關於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企業、勞工輔助政策,經費總額為26萬億元的第68號《決議》之後,勞動與榮軍社會部已要求各地方立刻開展,以最快、最簡單地將輔助金送到民眾手中。那麼輔助對象是誰,輔助額和手續如何?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