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愛廚房

新平郡第六坊人委會後面有一間小廚房,那是“仁愛廚房”俱樂部經常活動的地方,它是由該坊各團體的義工們主理。每個月5日和20日,爐火定期紅起來。儘管每人各有不同的工作,但到烹煮飯菜的日子,將會有人去街市,有人煮飯做菜,然後分出一盒盒,飯盒裡兩菜一湯,還有水果。

一名女性到“仁愛廚房”俱樂部領取慈善盒飯。

一名女性到“仁愛廚房”俱樂部領取慈善盒飯。

高齡人協會會員范氏梅告知:“我們在家煮飯,只有幾個人吃都要花上整個小時,何況是烹煮數百份飯,所以要有數十人分工合作才能完成。雖然辛苦一點,但人人都很高興。”

150份飯盒已整齊地放在一個有車輪的貨架上,然後推到坊人委會後面的街道分發給勞動者。

雙足殘廢的四大娘坐著輪椅,她無法排隊領飯,但義工黃英已很快就把飯帶給四大娘。四大娘領著熱騰騰的飯盒,她連連道謝:“你們煮的飯很好吃,很多菜,所以我把飯菜分成兩餐,留一半到晚上才吃,這樣我可以節省點錢。”四大娘告知,她原本   是南部西區人,來到本市謀生,多年來她   都是以賣彩票為生,那輛輪椅就像“移動   房子”,上面遮了帳篷,周圍還掛著很多東西。

伯叔把他從清早就去撿拾的一大袋破爛放下,然後排隊領取飯盒,接著坐在路旁的大樹下吃飯。他表示:“每天在路上撿拾破爛,到中午我去乞討一條麵包填肚子。每月我都有兩份美味的午餐,都是全憑仁愛廚房的成員們。”

仁愛廚房成立的願望出自范黃英,當時她是該坊的共青團員,後來她轉到紅十字會工作,這個願望才能實現。范黃英回憶說:“起初我和大家借用坊隊的廚房烹煮幾十份飯送給孤單無依者和賣彩票人。後來得到該坊領導的協助建一個像樣的小廚房,讓大家有地方煮飯。起初,煮飯用具也是大家捐   獻的,有人送個鑊,有人送出一個火爐,有人拿出一個飯鍋,逐漸才有足夠的用具。”從2017年開始,每月烹煮一次,現在已經   增為兩次。從幾十份增加至100份,現在是150份。

去年為了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政府要求大眾落實社會隔離,在這一段日子裡,很多賣彩票人無法兜售彩票,生活遇到不少困難,目睹這樣的境況,仁愛廚房成員們烹煮的慈善飯盒已增多一倍。

范黃英敘述:“起初,我們總是怕缺乏經費,但仍儘力去做,用完了再繼續募捐,逐漸人人知道了也會幫忙。哪一天不夠開支我們每人多捐一點。”◆

金 英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平盛郡某個電器店向客戶推介既節能又安全的led燈泡。

電器設備存在消防隱患

據市公安廳消防與救援警察科(PC07)的統計顯示,去年有70%火警起因是與電線短路有關。多場火警的原因來自使用者選購產地不明的電器設備、不經常檢查、維修電網系統或使用電器的不良習慣。

求助地址

貧病家庭需要幫助

今年57歲的魏氏二與丈夫阮富成及雙胞胎兒子住在古芝縣富和東鄉436號路31號門牌。魏氏二向來幫人家捧粉麵、洗碗筷謀生,每日掙有10萬元左右來維持生活。她與丈夫阮富成育有8個兒女,其中5個兒女已有自己的小家庭,1個兒子患有精神病。最小的雙胞胎兒子今年17歲,正上高中二。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單身婦女罹患咽喉癌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莎街136/27號的吳玉鳳(證件跟母親姓蔡)今年56歲,是個單身婦女。許多年來她靠在歐姬街某個玻璃廠打工,週薪大約130萬元夠養活自己。她天生左腳虛弱,主要靠右腳支撐著,因工作經常久立,導致右腳的腳力也變弱、酸痛,要時常服藥減輕疼痛。去年9月她發現左邊頸子長有小肉塊,但不痛,誰料肉塊慢慢變大,後來流出黃水,她連忙進市腫瘤醫院做檢查,才驚悉患上惡性咽喉癌,癌細胞已擴散到頸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