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時才能辦理房屋證件?

“何時才能辦理房屋證件?”,這是第八郡第十六坊42個民戶多年來的問題。

第八郡第十六坊黃銀街154號巷內不少民戶等候辦理房屋證件。

第八郡第十六坊黃銀街154號巷內不少民戶等候辦理房屋證件。

2005年7月1日,阮氏盈夫婦(家住第十郡)向陳文孝(家住第六郡)私下轉讓2805平方米的地皮使用權,這塊地皮屬於第八郡第十六坊第四號藍圖的521、522、523、524和525號地皮。然後,陳文孝擅自劃分並出售,購地者自各建房。

家住第八郡第十六坊黃銀街154/38/16號的阮煌幸告知:“我2006年購買房屋。我知道阮氏盈與陳文孝都在此處建房,才大膽購買地皮。然而,任何人迄今都無法辦理房屋證件、不能加入戶口,因為陳文孝與阮氏盈的地皮買賣合同糾紛。”

2012年1月4日,第八郡人民法院頒行第2號《決定》,公認阮氏盈和陳文孝之間的協議。據此,阮氏盈夫婦同意向陳文孝轉讓2805平方米的地皮,後者要給前者支付59億5100萬元,就持有土地使用權。然而,從法院《決定》生效至今,陳文孝仍未支付購買地皮的足夠款項。

2016年7月11日,第八郡民事案件執行分局傳喚購地者與阮氏盈到該機關問話。在此,阮氏盈希望已購地的民戶替陳文孝付款,每平方米300萬元,她就簽署地皮轉讓證件,讓他們辦理土地使用權證。

阮煌幸表示:“這是無理的要求。她已把地皮轉讓給陳文孝,後者再次出售給各民戶,並收夠錢就走人。如今他不履行合約,而阮氏盈卻要求我們以高價格替陳文孝付款,因此我們不同意。”

民眾正在質疑,目前陳文孝也在該坊有房屋,為何第八郡民事案件執行分局不扣押其房屋,以要求他履行還債的義務?

隨後,民眾已向第八郡職能機關呈遞不少起訴書,但未獲得處理,民眾仍面對得不到簽發房屋所有權證書的情況◆
 
本市律師團鴻隆有限法律公司黃文度法律學家告知,陳文孝未執行案件判決義務,根據2008年《民事案件執行法》(2014年修訂、補充)第四十四、四十五、四十六和七十一條規定,案件執行機關有義務主動證實陳文孝的案件執行條件,按照證實結果以進行扣押、處理財產,具體是陳文孝目前的房地產,以按照規定強迫執行案件判決。

根據2008年《民事案件執行法》(2014年修訂、補充)第三條規定,在阮氏盈夫婦與陳文孝之間案件執行判決事宜中,各民戶是有權利、義務者。因此,若此案件執行影響到42個民戶的權利,而各方達不到處理協議(各民戶不同意替陳文孝付款),則第八郡民事案件執行分局有義務解釋、指引、要求,各民戶可以向權力法院遞交起訴書。法院生效決定和判決書作為各民戶向職能機關遞交卷宗以建議簽土地使用權證的法理依據。

清 東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排隊是文明、溫文爾雅風格的體現。

公共場所的排隊意識

在機場、客運站、櫃員機、超市結賬台、商場中心電梯等公眾場所排隊本來是件小事,但看起來並非小事。在許多地方,仍出現人們擁擠、爭先恐後的情況,令很多人感到不滿。

求助地址

腎病施了多次手術

包德明,1959年出生,單身。地址在第五郡第十一坊鄧泰申街E座公寓308號。這公寓單位是他母親以前租住下來的(他母親已去世),他與弟弟一家同住。他們以前在第十一郡羅笑街居住。1975年一家人到平陽省(之前是貝河省)新淵經濟區耕種,因為生活艱難,於1982年返回本市第五郡“難民村”暫住,後來當地清拆就租住在上述地址至今。他此前是幫媽媽做麻糍沿街賣掙錢過日子的。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妻子癱瘓 老翁灑淚求助

家在平新郡平興和坊第十三街區14B街 28/1號的陳氏茴(陳有財),現年73歲,嫁夫莫正功,兩夫婦有收養兩男一女。之前居住在第十一郡第五坊貉龍君街506/49/72號,夫婦倆每天清晨在此區域賣夾肉麵包已幾十年,養大了3個兒女。5年前賣了這間屋搬到平新郡的上述地址居住至今,但每個清晨仍回到舊址賣夾肉麵包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