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使民眾對車笛聲“無動於衷”

很明顯,按喇叭已成為許多人的駕駛習慣。  在越南各條街道,尤其是大城市,隨地聽到鳴笛聲。

車輛胡亂行駛,喇叭聲響不停……,導致本市的交通參與者非常疲憊。

車輛胡亂行駛,喇叭聲響不停……,導致本市的交通參與者非常疲憊。

新加坡讀者約翰‧林表示:在越南生活幾年來,我也開車,並一直盡量避免使用喇叭。但有時候我別無選擇,不得不按喇叭,因為許多人太魯莽駕駛了。

我剛來越南時,在路上一聽到車輛喇叭聲就想:“為什麼越南人開車那麼奇怪?”車笛聲使我煩躁,它分散了其他駕駛者的注意力,也給臨街的住戶帶來麻煩。這裡的車笛聲噪音遠遠超過了可接受的範圍,甚至摩托車駕駛者正在自己的車道上行駛,但許多汽車和卡車司機仍習慣向這些摩托車按喇叭。

過度按喇叭是噪音污染的一種形式。不必要的按喇叭是一種壞習慣,需要終止。在許多國家,沒有肆無忌憚地鳴喇叭的情況。除了他人安全的場合以外,鳴喇叭一概被視為不禮貌的舉動。

在新加坡沒有像越南胡亂按喇叭的情況。甚至我開車一年來,也只按了大約10次。每個人都遵守交規,使交通往返更加安全,因此我們不需過多使用喇叭。

我認為,過度按喇叭只是越南交通複雜情況引起的問題之一。因為許多摩托車駕駛者的駕車方式非常“難以預測”!例如,當汽車靠近摩托車時,汽車司機會按喇叭以讓摩托車駕駛者知道汽車在他附近,以免摩托車突然改變車道。在十字路口,司機按喇叭只是為了提醒其他人知道汽車會駛過。這是因為許多人習慣穿過十字路口時不注意其他方向的交通。

欲終止亂按喇叭發出的噪音污染,首先要解決民眾的駕駛習慣。每個人都必須遵守交規。做到這一點後,駕駛者會發現他們不需再過多使用喇叭了,因為每個人都在安全行駛。要是職能機關加強交通管制並改變行人的習慣,噪音污染、交通擁堵和致命事故等弊端將得以降低。

我希望喇叭聲能盡量少用,以免人們對之“無動於衷”。

英國讀者大衛‧詹姆斯認為:越南人過分使用車輛喇叭
逾兩年前首次來到越南時,我非常震驚,因為人們過份、經常地無緣無故使用喇叭。我對他們的行動感到莫名其妙。我的越南朋友解釋,人們經常按喇叭以向其他交通參與者發出信號,以讓他們可以更加謹慎地駕駛。

若交通參與者更耐心而不是總是保持“以自我為中心”的態度,那麼完全不必要過度使用喇叭。更糟糕的是,胡亂按喇叭會使交通參與者無視並輕視它。這是不好的,因為一旦遇到迫切情況需要不斷按喇叭(如卡車失控時),民眾不會察覺到。

在英國,無緣無故地鳴笛是犯法的。在晚上10時至翌日早上6時期間鳴笛也是違法。若越南的駕駛標準提高到比現在更高的水平,我相信駕駛者將會停止肆無忌憚地使用喇叭。

台灣讀者盧霖凱表示:學習交通文化
大家需要明白,即使沒有聽到喇叭聲和噪音,在街上行駛時也感到很大壓力的,因此許多越南人參與交通時變得暴躁是可以理解的。

在台灣,我們按喇叭通常有3個主要目的。第一,輕輕地按,以向給自己讓路的人致謝。第二,連續按兩次長喇叭以表示對前面車輛的行為感到不滿。最後是按喇叭警告其他駕駛者危險的情況,提醒其他車輛注意,或者擔心其他車輛看不見自己而按喇叭提醒他們。

我認為第二和第三個理由是導致越南人經常按喇叭的主要原因。由於摩托車胡亂行駛,其他車輛必須經常按喇叭,以讓前面的車輛更加小心並注意自己,以免發生事故。

想解決此問題,須對何時使用喇叭和不使用喇叭一事作出更嚴格的規定。另一個長久的措施也許是進行教育。許多越南司機沒有接受過交通文化的詳細教育,而只是學習《交通法》。而何時應該和何時不應按喇叭是屬於超出規定的文化範疇◆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位於阮氏明開街與黎貴惇街四岔路口、設有多功能亭的公廁系統。

本市將有500間達標公廁

每間公廁的面積約7至10平方米,視不同位置而定,往來方便又好找,達東盟(東協)標準,使用太陽能,感應水龍頭和自動門,備有殺菌系統等。

求助地址

古稀老人請求幫助

現年76歲的黃創興與太太陳月清(68歲)住在第八郡第十二坊豐富街100/23A號。他年輕時靠打散工、當苦力掙錢養家餬口。6年前年滿古稀的他,體力變差再也幹不了重活,於是每天騎著自行車到處去撿破爛,夫婦倆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那時候,陳月清身患多種疾病,包括有高血壓、心臟病、肺炎等,花了不少錢醫治,如今病情也相當穩定,每個月都要進醫院複診和領藥服用。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中風老翁求助醫藥費

家住新富郡富忠坊框越街236號的梁寶鴻(現年67歲)與妻子農四嬌(62歲)和2個兒女、1個外孫女住在一起。4年前他曾經中風,但病情並不嚴重,醫治後就很快恢復健康。沒想到去年他再度中風,導致左邊身力氣衰弱,左眼視力也開始模糊不清。除了患有高血壓、白內障之外,醫生還查出他患有血脂異常症,每個月都得進新富郡醫院複診,醫藥費每次需要數十萬元。自從病倒,他之前給人家出租桌椅的生意已經做不了了,如今僅靠妻子在門前擺賣飲料,每天掙約10萬元來維持生活。如果病發需要留醫的話,醫藥費也要數百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