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讓賭博弊端胡作非為

今年前3季,前江省公安廳已查獲並處理121起賭博案,拘捕2008人。然而,該省的賭博弊端仍複雜多變。

前江省公安廳在州城縣破獲鬥雞賭博案。

前江省公安廳在州城縣破獲鬥雞賭博案。

摧毀許多賭博窩點
過去兩個月,前江省公安廳已連續發現、破獲許多賭博窩點。鵝貢市公安科與平東鄉公安配合抓獲24人在平東鄉和申村某民房賭博,其中有18名是來自本市、隆安和前江省的婦女。前江省公安廳所屬刑事警察科與州城縣公安科配合,在州城縣隆安鄉隆泰村一片空曠地抓獲19名鬥雞賭徒,沒收逾1億元、18輛摩托車、5隻雞和其他有關的證據。米市縣公安科在該縣隆平田鄉盛利村一片空曠地,當場抓捕一起鬥雞賭博案,沒收5隻雄雞和19輛摩托車。該省公安廳與丐禮市公安科在該市清和鄉清興村,摧毀以賭大小形式的賭博窩點,拘押29名賭徒、沒收30部移動電話、15輛摩托車、1億2000萬元與有關組織賭博的器具。

前江省公安廳所屬刑事員警科副科長阮晉歌上校告知,組織賭博的手段日漸精巧,他們使用多種現代聯繫方式,有人把守賭場出入口,經常在僻靜區或有門扇與柵欄堅固、難以被發現與破獲的地方活動。最近,賭博組織形式還從普通賭博、鬥雞及賭球轉為在網上賭博。

須採取強硬措施
實際上,破獲賭博案的工作遇到困難,因為對賭博行徑的行政、刑事處罰制裁不嚴,未起到警誡作用。2015年《刑事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款規定:“任何人以不同形式進行非法賭博,使用現金或實物作為賭注輸贏的價值500萬至5000萬以下,或500萬以下,但已因此行為或在《刑事法》第三百二十二條規定的行徑受到行政處分,或因此罪名或在《刑事法》第三百二十二條規定罪名而被判案,未獲銷案而又再犯,則非監禁改造3 年,或判6個月至3年徒刑。”

為了宣傳提高民眾的意識,並賭徒起警誡的作用,當地公安已舉辦民眾會,傳達賭博行徑的處罰規定。這是有效的做法。前江省公安廳副廳長阮文早告知:“為了繼續防範打擊賭博弊端,省公安廳領導已指導各地方、公安單位加強向民眾深入宣傳有關賭博後果與牽累,讓人民提高意識、積極檢舉罪犯,同時動員親人不參加賭博,維持當地秩序治安。與此同時,職能力量須監察、確定賭徒名單,跟進有複雜活動的團夥、窩點,之後成立摧毀專案,不讓賭博窩點‘問世’,引起議論紛紛和對社會秩序治安造成影響。”◆

馮 龍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第八郡范世顯街某地下工程豎立圍蔽。

嚴格處理並整頓工程圍蔽

本市工程圍蔽霸佔各條街道路面,導致路人往來困難,潛伏交通意外的危機和有損市容等情況還沒有結局。許多工程遷移後,路面就出現不少路坑,很多街道降雨後就受淹,並成為隨時造成交通事故的陷阱。

求助地址

花甲病人無錢治病

單身長者張氏紅江(63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四坊阮志清街904/30A。她與兄弟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每天靠賣大約70張彩票,掙有7萬元養活自己。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供血不足等。今年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多次待在家裡,無法外出謀生。大約1個月前,她的右腳不慎踩到尖銳物,腳底被刮傷,血流不止。進阮廌醫院包紮傷口,醫生吩咐說病人患有糖尿病,應注意清潔傷口,否則傷口越來越嚴重,甚至會潰爛。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末期腎衰竭病人求助

家住第六郡第五坊羅庵街907/53E的黎福鴻(證件姓名羅文鴻)今年68歲,患有多種疾病,包括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病,而最嚴重的是末期腎衰竭。他沒有兒女,其妻於2014年因癌症醫治無效與世長辭,在醫院接受治療3年後,花盡所有積蓄,結果還是沒能挽救妻子的命。如今,輪到他自己多病纏身,每個星期必須進阮知方醫院洗腎2次,1個月的醫藥費由200至400萬元不定。他說,之前還得到侄兒資助醫藥費,近2個月來,也許因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導致生意冷淡,不見他繼續資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