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夢想難以成真

本市房地產價格與日上升,而廉價和社會住房較少。因此,一般勞動者、剛創業和剛成家立室的年輕人購房之夢想越來越遙遠。

在各個公寓項目中,勞動者難以購買廉價的住房單位。

在各個公寓項目中,勞動者難以購買廉價的住房單位。

力不從心
籍貫平定省的裴庭勝夫妻結婚了近10年並有兩個子女,但至今仍在第十二郡盛祿坊租屋。他是舊邑郡一小學的教師,他妻子擺攤賣早餐。此外,他們還從事第二份職業,每月總收入達近2000萬元。過去幾年,他們省吃儉用,希望購買殘舊的住房單位以安居樂業。然而,他們只積蓄5億5000萬元,無法購買住房單位,甚至殘舊的住房單位也買不起。他嘆息地說:“本市住房價格昂貴,沒有10億元就別想購買住房的事情。若向銀行借貸大筆款項,就沒能力還債,因此我們要繼續‘勒緊褲帶’。”

本市現有47萬6000個民戶未有住房或與父母、親人共同生活,佔近25%。有約2萬1000個民戶住在各郡縣河涌沿岸,約3萬5000個民戶住在須改建、修葺或清拆的殘舊公寓裡。

本市是我國經濟體的“火車頭”,都市化速度極快,人口機率增長較快,外省人源源湧入本市,所以本市的住房需求更大。本市房地產與日上升,故中等收入和低收入的勞動者購房之夢想越來越遙遠。兩年前,一般新住房單位售價為10億元左右,現在是14億元以上,甚至是20億至30億元。本市各郡縣的房地產價格都上升,客戶想購買售價10億元以下的住房單位,須前往同奈、平陽和隆安等省。
 
輔助民戶購房
過去期間,房地產之所以飆升,是因為有關地皮審核與建築許可證簽發規程的政策日益嚴格,故本市的房地產供應量減少。此外,本市最近也加強監察、檢查市場上的各項目法理,導致各新項目推出時間比計劃延遲幾個季度。房地產供不應求,導致售價趁機上升。這不是對市場有利的反應,因為房地產價格上升的影響力較大,而低收入者首當其衝。與此同時,社會住房政策不符合實況。社會住房的供應量太少,無法滿足社會的大需求。

目前,許多家庭的收入只足以維持日常生活,但房地產價格卻飆升,因此積蓄款項有限的青年夫妻和勞動者難以購房。本市房地產開發商須重組房屋架構,引導市場為真正需求服務,避免隨著市場漲價。投建社會住房與廉價房結合的模式,將成為各衛星都市發展的優勢,可滿足勞動者對住房的需求。

國家方面,職能部門須設法投資,並輔助民戶購買住房,如:投建社會住房、成立輔助基金、落實購房利率優惠政策等。須實施勞動者租屋項目開發機制,因為民戶可以租賃清潔住房單位以長期居住也是安居的心願◆

德 中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拜託,請給予一根扶手!

在一些人的眼中,也許這只是一樁不疼不癢的小事,而在我心中,它卻不是這樣的。

求助地址

血液細菌感染

現年39歲的甯家富,暫居在第十一郡第十四坊翁益謙街32/126號他舅父的家。他的常住戶口在第十二郡泰安坊第三街區黎文康街672/5號,這裡是他前妻的娘家。他於2000年結婚,有了兩個女兒,2011年離婚,兩個女兒跟母親生活。他原先是在第五郡第十二坊傅基調街居住的,屋子是父親的祖屋,叔伯們分家把屋子賣出去了,他的母親無處居住就搬到舅父家,他也因為與妻子離婚了,無住處也搬來此處。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心肌梗塞沒錢醫治

現年72歲的陳國輝,妻子黃冬梅72歲,常住戶口在第十郡第四坊阮知方街230號,這間屋約在1980年賣了。他們育有3男1女,現在夫妻兒女各租屋住。陳國輝一向很少病痛,在一間廟做義工,食宿也在廟裡。數月前,陳國輝在廟裡跌倒不醒人事,廟裡的人通知他的家人,送他到大水鑊醫院急救。經過醫生診斷及一系列的檢驗,確定為心肌梗塞、高血壓、肺炎、胃炎等多病併發。原本醫生建議施心臟手術治療,因為沒買醫保,費用要8000萬元,他沒有這個能力,住院一週就由兒子接回在平新郡平治東坊戰略街193號的租住房養病,由失業的兒子照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