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傳統街市衛生問題亮紅燈

近年來,隨著各超市、便利店的迅速發展,本市各市場、街市也自我“改建”以迎向一個文明、潔淨的經營環境,其中有若干大市場經常吸引眾多國內外消費者前往購物。

此種骯髒景象經常在各傳統街市出現,使週遭環境受到污染。

此種骯髒景象經常在各傳統街市出現,使週遭環境受到污染。

然而,至今有不少傳統仍未切實關注到衛生環境這問題。在第十郡日早街市,每逢節日、春節期間,不少商販將進入街市的小路霸佔來經營水果、烤魚,弄得“烏煙瘴氣”。同郡的胡氏紀鮮花街市,即使天氣乾燥,但仍經常散發著不少臭味,原因是花商為了保持花卉鮮艷而不斷噴水,一些花朵、綠葉落地和腐爛。在第五郡馮興街市,晚間時常有“巨鼠”在各個已“收檔”的攤位“竄來竄去”,甚至還爬上一些枱面“覓食”。
 
如果商販在翌日將食物放在桌上擺賣,後果堪虞?在第六郡平西街市,在重建後顯得潔淨,攤位獲重新部署,顯得井井有條,但在市場後段的飲食區卻靠近各有間隙的溝渠,相當難聞。第十二郡東北街(光中軟件園區後面)不少居民將住房變為售貨攤,更“善用”人行道擺賣食品、蔬菜、肉類、甚至活家禽、海鮮等等,十分骯髒。值得關注的是,有不少商販還“若無其事”地搧著扇子來“驅趕”正在食品上覓食的蒼蠅或拍蟑螂,面對此景,又怎能讓消費者不顧慮到食品衛生安全問題而安心選購食用呢?

上述衛生問題其實在各傳統街市存在已久,令人產生“司空見慣”的感覺。可是,在人們越來越關注食品衛生安全這大問題、特別是在全民堅決做好防疫工作的大前提下,各街市管委會有責任提示商販們在收檔後須將攤位或舖位清潔、打掃乾淨,尤其是要徹底清除各灘積水,對於違犯有關食品衛生安全各項規定的商販,需要加以嚴懲,才能產生積極效應。
 
此外,各職能機關也須輔助各傳統街市經常修繕各已損壞的買賣區域,特別是排水、供水系統,並且加設更多的垃圾桶,同時為流動商販制定輔助方案,讓其有條件良好執行各項有關食品衛生安全規定。但最重要的,便是各街市管委會務必經常提高商販對保持街市衛生環境,即是自我保健的意識,同時更向商販們解釋:若是消費者購買或食用了不潔淨的食品而發生什麼問題,賣者是須負上部分責任。總言而之,商販們的衛生意識若得到提高,那麼一切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簫卓楠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少年(坐在中間)在舊邑郡某商業中心女廁偷拍,被保安力量抓獲。

變態男潛入公廁偷拍視頻

不久前,位於舊邑郡第十坊的阮淦商業中心保安力量當場抓獲一名躲在女廁的少男。檢查他的手機時,保安力量發現不少“敏感”的視頻。

求助地址

中風病人求助後續醫藥費

劉碧姬(今年53歲)與丈夫馮金強(60歲)寄宿在自己的父母家 位於第十一郡第十六坊阮氏細街梅花公寓四樓。她每天在某兒童時裝店當售貨員,月薪有約500萬元,工餘時間就照顧丈夫與年邁的雙親。馮金強以前做電鍍工作,掙錢養家餬口以及供2個兒女讀書。7年前,他患上咽喉癌,在市腫瘤醫院接受醫治、放療一段長時間,最終把病治好。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單身婦女處境淒涼

家住第五郡第五坊武文傑街894/41號的馮玉英(紙張姓名為陳玉英)現年6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她沒有嫁人,更沒有兒女,以前靠賣彩票謀生,每天早出晚歸,一整天兜售約100張彩票,掙到的收入僅夠個人生活開支。前年,她開始感覺雙腳膝蓋酸痛,購買醫保卡後才敢進阮知方醫院接受治療,醫生指定做若干檢查後,說她患上關節退化症,瞭解處境並建議今後限制走動,以免病情日益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