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硬處理亂丟垃圾和張貼廣告傳單

亂丟垃圾、在電柱上張貼或在街道上派發廣告傳單等行為均被舊邑郡第十三坊人委會處罰,並要克服後果以起到警誡作用。

在牆壁、電線杆上張貼廣告傳單的場合被第十三坊人委會處罰並要求克服後果。

在牆壁、電線杆上張貼廣告傳單的場合被第十三坊人委會處罰並要求克服後果。

從去年起,該坊人委會已成立自管組,包括各街區保安員,各人守候和人贓並獲偷偷丟垃圾或張貼廣告傳單者。

亂丟垃圾還耍賴
為了人贓並獲民眾亂丟垃圾,該組成員們經常偽裝,以在丟垃圾處埋伏。一旦看見違反者準備拋垃圾袋,他們便跑到便大聲的說:“先生、小姐,這種行為是違法的。”

自管組組長黎明德告知,為了更有效人贓並獲,他與同事們穿著便服,隨身帶著街區保安員證,以能給民眾證明自己正在執行任務。

黎明德組長表示:“有時候我們也挺為難的。民眾看見我們穿便服就開始刁難,有些違規者大喊大叫,大喊街區保安員搶劫民眾財產等。有的人先懇求,請我們體諒他們,這是首次,他們不知道,希望我們見諒,然後打電話讓家人出來懇求,但有些人得不到我們的體諒就開始責罵。”

在長帶橋附近的民眾仍記得某名婦女在橋上亂丟垃圾時,被黎明德發現,就逃走,但自管組成員們已趕上,她就抱著街區保安員。她一直請求“請你放過我吧”、“你名字叫阿德,那你就放過我吧,這樣你才會積德”,然後一直纏著黎明德。最後黎明德要靠組裡其他成員們協助,她才停下。

有人哭泣地說,只是一個小垃圾袋,而被罰300萬元,等於他們繳10年的垃圾費,即是每月的垃圾費只花3萬元。

有關抓捕在電柱張貼傳單的蒙面青年,黎明德表示:“他們的張貼速度很快,只要跑近電柱,花約一兩秒鐘就把廣告傳單貼到電柱上,之後立即離開,所以很難抓捕到他們。當人贓並獲後,檢查時才發現,他們均是兼職的大學生。”

違規者要收拾垃圾、刮掉廣告傳單
舊邑郡第十三坊人委會副主席黎廷光告知,不按照規定丟垃圾行為的最好警誡方法是在罰款,同時要求克服後果。

據此,除了按規定進行處罰,亂丟垃圾者也要清潔周圍環境,張貼者要刮掉電柱上的廣告傳單;傳單派發者把傳單散落在街道上,也要借民眾的掃把以打掃乾淨。

黎廷光副主席表示:“我們將給違規者提供一桶水、兩把刀、三輪車和幫聯繫公益勞務單位,以便載違規者所打掃的垃圾。理所當然,違規者須向公益勞務單位付費。通過採取強硬的措施,我們迄今未發現再違反的場合。”

黎廷光副主席肯定,該坊成立自管組以及時發現違規行為。然而,此事不僅是街區保安員們的個人責任,而是該坊政治系統的責任。黎廷光副主席強調:“我們從坊領導、幹部、公務員、公安、居民等貫徹這責任,均一道參加人贓並獲、錄影和拍攝違規者行為的工作,然後發現者可撥打該坊的熱線電話以處理。甚至是坊主席、幹部數次在上班的路上發現,並親自處理。”

黎廷光副主席透露,在深夜和節日,違規場合被自管組發現和送回坊人委會處理。此時,負責幹部、公務員和坊領導仍要抵達辦公室以受理和作筆錄。有些人因被暫扣工具在坊人委會大聲吼叫,或有些人對罰款感到驚慌,因他們向來認為可以隨便亂丟垃圾。
從去年10月至今,第十三坊人委會已對37個場合處罰,罰款為1億零700萬元,已獲得繳入財政預算。與此同時,該坊還對33個張貼和派發廣告傳單的場合處罰,繳入財政預算逾3200萬元。

成立廣告張貼欄
舊邑郡第十三坊人委會副主席黎廷光表示,為了處理在該坊的廣告傳單張貼問題,我們屢次建議舊邑郡人委會在每個街區建立一個集中與免費的廣告張貼欄。最近,該郡人委會發送公文批准該主張,目前該坊正在促進進行。

此舉將限制在牆壁、電柱上張貼廣告傳單情況。自管組將負責監察廣告內容,不讓非法內容的傳單出現。與此同時,到了一定的期限就要摘下,張貼其他內容的新傳單◆

黎 釵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舊伍倫橋上衝出來領禮物的乞丐真不少。

本市的職業乞丐

利用他人惻隱之心,以無家可歸、貧困或家人患重病等偽造困難情況,向好心人士討吃、討錢。

求助地址

遇困境 老翁求助治病

現年72歲的陳蘇蝦,居住在第五郡第七坊陳俊凱街206/3號。這是祖屋已居住了6、70年,他有妻子和3個兒女。最近,他遇到沒錢治病的困難,向報社求助。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腦溢血致半身不遂

現年63歲的朱淑珍(證件姓名朱女)有3姐妹,皆單身,同住在第五郡第十四坊阮廌街813/2號(二樓)。3姐妹從事華文教育工作,她和另一位姐姐因患憂鬱症已停教多年,僅剩大姐朱淑玲一人還在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