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防兒童玩耍時出事故

自從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後,全國學生須休學多週。然而,休學太長也令孩子遇到不少事故。衛生專家勸喻,在教育孩子防疫保持衛生方法的同時,警惕會發生事故是當務之急。

第一兒童醫院人員正在照顧手術後的N.H.L. 病童。

第一兒童醫院人員正在照顧手術後的N.H.L. 病童。

因不謹慎而急救
市兒童醫院最近成功搶救一名家住平政縣、13個月齡的男孩P.D.K.,從他的右肺支氣管一角取出魚刺。他呼吸時的胸部輕度凹陷並發出喘鳴聲,獲家長送到醫院急救。呼吸科醫生已仔細檢查X光照片,卻不發現異物,但他們懷疑吸氣管道中會有異物,故決定詢問家屬並給病童進行內窺鏡檢查。內窺鏡檢查結果顯示有周邊尖銳疑似魚刺的異物卡在病童的右肺中間氣管孔,醫生迅速輕輕把異物從病童的氣管內取出。取出異物後,小孩呼吸順暢,吃奶方面也沒有阻礙。
 
此前,市兒童醫院也收治一名寓居滀臻省、9歲的女孩,在休學時到平政縣玩,她持著鑰匙玩然後把鑰匙吞入體內。另一名家住平政縣、兩歲多的男孩,也獲送入市兒童醫院急救,因吞下螺絲釘。醫院也收治兩名病童,因誤喝消毒噴劑和洗衣液,導致食管潰瘍。幸好,他們獲及時送至醫院急救和積極醫治,故體康已穩定。

第一兒童醫院副院長陶忠孝醫生告知,最近,醫院為一名寓居前江省、今年6歲的男孩N.H.L.進行急救手術,他吞了網上出售的一種遊戲磁鐵珠子,導致胃穿孔。在此,醫生已取出3粒開始生鏽的珠子。此前,病童躺著玩珠子時,不小心已把珠子吞入體內,6日後,他出現腹痛症狀,家長才送至醫院急救。

第二兒童醫院最近也收治一名寓居林同省、今年6歲的男孩,他入院時的兩下肢癱瘓和背上被子彈射中受傷。當天上午,病童與胞兄在玩耍時,他的背子被胞兄用鉛彈氣槍射中。在此,醫生對病童胸部進行斷層掃描(CT Scan),同時做手術前的化驗。據斷層片圖像顯示,鉛子彈穿入胸段脊髓,故神經外科醫生們決定緊急施手術以取出鉛子彈。經過一個多小時手術後,醫生們已把子彈取出。然而,由於子彈橫穿和弄傷脊髓,故留下後遺症的可能是很高。施手術後,病童體康情況已穩定。

家長須特別注意
衛生專家們表示,為避免孩子發生令人遺憾的事故,家長須注意以下若干事項:不要讓孩子邊玩邊含玩具的習慣,他們不小心被嚇一跳,或遺忘就把玩具吞入體內。醫生經常搶救孩子喉嚨被卡著玩具的場合,因為他們把大片玩具拆成小片、玩具被弄壞後的碎片,或孩子的年齡不符合玩的玩具。不僅是異物,孩子被嗆液體如粥、粉、奶等,導致難以呼吸、臉色紫白的時候,家長須倒抱、拍打孩子的背子,以把這些液體推出呼吸道。然後從速把孩子送到醫療單位以接受正確與及時的醫治,避免發生令人遺憾的場合。

為了避免因新冠肺炎疫情延長休學期中發生事故,醫生勸告,家長須確保孩子要有人看管,尤其是好動、未認識危險的孩子。若讓孩子自行關照,要確保最大的孩子有夠能力和關心來照顧弟妹們。家長須仔細吩咐應該或不應該做的事情,教導孩子在緊急場合要聯繫家長。別在兒童可接觸到的範圍內擺放尖銳、易燃的東西。
 
沒有人看管時,不讓孩子坐在有電、游泳池、存水箱附近。不讓兒童自行在街上行走,因為有些場合兒童自行去親戚家、去買零食,沒有觀察地過馬路,走入無允許行走的路段將會釀成傷心的事故。不能讓孩子單獨在公共場所而沒有親人照料,預防被綁架。若給兒童吃零食,要選擇安全的食品。須注意孩子十分喜愛的食品,如堅果,尤其是尖銳的堅果、果凍、大菜糕、奶茶等,可能被嗆到和異物卡住。若不及時急救,被異物卡住的兒童將有呼吸困難、腦部與神經損傷的症狀,甚至是不治死亡◆

成 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三無”食油充斥市場

“三無”食油充斥市場

目前無商標、無生產來源、無保質期的“三無”食油充斥市場,令不少消費者對食油的質量深表擔憂。然而,回收廢棄食油加工後分瓶盛裝的活動仍未被監管。

求助地址

貧病家庭需要幫助

家住第五郡第十三坊潘文魁街33A號的潘文利(今年55歲)與妻女和姐妹一共10人住在一起。文利沒有固定的工作做,每天幫鄰近的店舖搬運貨,掙取約10萬元的酬勞。他的妻子阮氏嬌玲(40歲)在家門口賣飲料,每天賺有10萬元幫補家計。他們育有3個女兒,在即將來臨的新學年裏分別升讀小學五年級、初中三和高中一。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舉目無親老人沒錢投保

胡氏協今年64歲,戶口原在第十一郡第一坊,但這間屋子在很久以前已經賣掉了,許多年來她在平新郡平治東坊租個小房子與姐姐胡氏紅一起生活,姐妹倆靠賣彩票和幫人家洗碗掙錢過日子。前段日子,她的姐姐病逝了,加上新冠肺炎疫情演變複雜需要進行隔離,無法去謀生,所以沒有錢付房租(每個月要220萬元),必須露宿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