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防買賣零錢假鈔

越接近春節,小面額貨幣交易越變得活躍。很多人利用這個機會來賺取兌換的差額。在社交網上,若干對象甚至公然推出以真鈔換取假鈔服務,只需支付100萬元真鈔便獲得1000 萬元假鈔。

在社交網上,若干詐騙者公然招攬以真鈔換取假鈔。

在社交網上,若干詐騙者公然招攬以真鈔換取假鈔。

小面額貨幣應有盡有
由於人們在新年要封紅包,故5000元、1萬元、2萬元、5萬元面額的新鈔兌換需求最多。至於200元、500元、1000元、2000元的小面額新鈔也被用以新年參拜時的香油錢。實際上,在近年來,越南國家銀行不再印製小面額新鈔。因此,為了滿足小面額新鈔需求,網上正出現很多公開兌換小面額貨幣以牟利的網站。兌換費根據貨幣面額而定,面額越小則兌換費越高。

muabantien.com網站公開銷售各種面額越幣,並且保證全部是真鈔,全國各省、市上門送貨。我們與在社交網上兌換錢幣的某手機號碼聯繫,對方表示要兌換多少數量和面額都應有盡有。一疊(100張)1萬元、2萬元的兌換費是10萬元。要是在本市則30分鐘後會有人上門送貨,如果省份就等待兩三天,而且另外要支付運費。

實際上,要收集一套如網上介紹的齊備各種面額,或編號完美的新鈔是很難的,因為如今沒有再發行小面額貨幣了,所以新鈔的數量少之又少,根本不能如廣告的應有盡有。因此,消費者務必慎重,不應輕信零錢兌換廣告。兌換零錢以賺取差額的行為實質上是買賣貨幣活動。雖說是兌換零錢,但客戶必須以高於面值的價格來購買。換錢賺取差額或買賣貨幣是違法行為。根據關於貨幣與銀行領域的行政處分規定的第96號《議定》第三十條,不符合法律規定的貨幣兌換行為被處以2000萬至4000萬元罰款。儘管已出台處罰規定,但由於利潤高,許多人仍不顧違規以獲得不法 之財。

公開提供換假鈔勞務
不僅招攬買賣零錢,有人還公然以真鈔換取假鈔。在社交網上現有上百個個人網頁攬兌換假鈔,他們通常使用美女的大頭貼照及大疊錢的封面來吸引客戶。而且廣告詞也非常大膽:“從馬來西亞引進的假鈔,相似度100%,請從速預購,100萬元真鈔換取1000萬元假鈔”、“從泰國帶假鈔回來十分困難,所以會以100萬元真鈔換取700萬元假鈔”、“要有多錢過年,請來這裡換取假鈔吧”……

雖然知道買賣、使用假鈔是犯法,但也有不少人評論登記換取並獲店主私下回覆。有些人天真問:“假鈔如何能使用?不怕公安捉嗎?會被判刑嗎?”……店主肯定假鈔與真鈔的相似度達97%,所以難以被發現,並且保證會全國送貨,不須擔心地理距離。

根據《刑法》,私藏、運輸、使用300萬元以下假鈔被處以3至7年有期徒刑;300萬至5000萬元被處以5至12年有期徒刑;5000萬元以上則處以10至20年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其實,在網上招攬換取假鈔的人也知道這是被嚴懲的違法行為,所以不會天真地在社交網上暴露這種犯法之事。
 
實際上,招攬買賣假鈔是瞄準天真及無視法律者的貪念的一種詐騙招數。具體是,欲獲得假鈔,必須預付10%、20%訂金。詐騙者要求以發送Vcoin遊戲充值卡號或手機充值卡號的方式來預訂。收到充值卡號後,他們便逃之夭夭、斷絕聯繫並屏蔽受害人的社交網賬戶,所以受害人失去訂金但卻不能評論討回。這也是詐騙者不斷替換社交網以不被發現及逃避職能機關跟蹤的原因。

雖然詐騙招數不是精明,但仍使貪婪者上當。儘管詐騙者沒有買賣假鈔,但詐騙侵吞200萬元以上的行為已構成詐騙侵吞財產罪了。職能機關應 關注進行調查破案,不讓歹徒繼續為所欲為◆

裴英俊-阮黃維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三無”食油充斥市場

“三無”食油充斥市場

目前無商標、無生產來源、無保質期的“三無”食油充斥市場,令不少消費者對食油的質量深表擔憂。然而,回收廢棄食油加工後分瓶盛裝的活動仍未被監管。

求助地址

貧病家庭需要幫助

家住第五郡第十三坊潘文魁街33A號的潘文利(今年55歲)與妻女和姐妹一共10人住在一起。文利沒有固定的工作做,每天幫鄰近的店舖搬運貨,掙取約10萬元的酬勞。他的妻子阮氏嬌玲(40歲)在家門口賣飲料,每天賺有10萬元幫補家計。他們育有3個女兒,在即將來臨的新學年裏分別升讀小學五年級、初中三和高中一。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舉目無親老人沒錢投保

胡氏協今年64歲,戶口原在第十一郡第一坊,但這間屋子在很久以前已經賣掉了,許多年來她在平新郡平治東坊租個小房子與姐姐胡氏紅一起生活,姐妹倆靠賣彩票和幫人家洗碗掙錢過日子。前段日子,她的姐姐病逝了,加上新冠肺炎疫情演變複雜需要進行隔離,無法去謀生,所以沒有錢付房租(每個月要220萬元),必須露宿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