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教育經驗談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向來,我也知道英毅夫婦很溺愛女兒,加上家庭經濟好,對女兒“千依百順”,所以造成她任性無理,持寵生嬌的陋習,一有不如意的事就大發脾氣,連父母也不理睬。英毅也經常向我訴苦說,只以為疼愛女兒就給她最好的東西,讀外國學校,而平時也給她很多自由的空間,對其行為亦不敢加以管束,怎料這樣竟造成女兒與父母們漸漸形成了一道無形的隔膜,難以溝通。
 
有不少時候英毅夫婦多問女兒的學習與生活情況,她竟回答:“你們又怎會瞭解我們年輕人的生活呢?你們只須顧著做生意好了!”上述說話都是友人給我所述說,而我聽後也未覺得問題的嚴重性。直至在醫院當日我親眼目睹友人女兒對父親那種“冷漠”關係,令我覺得“事態”也頗為嚴重。在女兒離去後,友人苦笑對我說:“你看,從進病房至離開,她對我的病況完全不聞不問,只懂得要錢,即使我病死了她也不會關心,我真的不知道做錯了些什麼而生了這個女兒!”

身為父母,無論家境是貧或富,往往總是想給子女們最好的東西,尤其是家庭經濟充裕的,經常會很容易滿足子女的要求,並認為此舉是疼愛他們的最佳表現。然而,這僅是在金錢與物質上的滿足,實際上,除此之外,孩子們還需要經常得到家人的關心和須與其多加溝通,以能瞭解他們的內心世界。
 
當然,無可否認,家境較佳的家庭也是一種可給子女們提供良好教育基礎的順利條件,但是能否將子女們教育得好卻附屬於不少因素,例如:父母的責任、親情與教育技能。不少環境困難的父母,他們終日為一家的3餐而奔波勞碌,雖未能給子女有較好的物質基礎,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去鞭策、管束孩子,可是,上述父母通常會以親情、責任來教育孩子,讓他們可感受得到父母的辛勞與苦心。
 
因此,不少窮家孩子除了奮鬥學習,他們還在家中分擔家務,甚至幹一些輕活兒以能賺錢幫補家計,盡力為家庭的經濟減輕一點重擔。即使他們與父母的相聚、溝通時間不多,但子女都能予以諒解,因為他們明白,這是環境所造成,從而形成了更促使其力爭上游的精神,以及凝聚著須為美麗明天而創造的不屈毅力、決心與推動力。
 
至於家境富裕的孩子,上學之外,他們很多時間都活在自己或同學、朋友之間的世界與圈子裡,從而令其與父母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代溝日深,而最令人擔憂的,就是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關係漸淡,同時更偏重於金錢與物質方面,正如我上述的友人場合。這又是誰之過呢?

因此,父母對子女一句充滿親情的問候,吃晚飯時圍聚一起那溫馨氛圍,空閒時一家享受天倫之樂…等情景,都會是所有孩子們最渴望能夠擁有的甜蜜時光,會令他們加深對父母、家人與家庭的深厚情感,從而讓其不再覺得有點被父母離棄的錯覺而無形中會消除與家人之間的代溝◆ 

江德發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位於阮氏明開街與黎貴惇街四岔路口、設有多功能亭的公廁系統。

本市將有500間達標公廁

每間公廁的面積約7至10平方米,視不同位置而定,往來方便又好找,達東盟(東協)標準,使用太陽能,感應水龍頭和自動門,備有殺菌系統等。

求助地址

古稀老人請求幫助

現年76歲的黃創興與太太陳月清(68歲)住在第八郡第十二坊豐富街100/23A號。他年輕時靠打散工、當苦力掙錢養家餬口。6年前年滿古稀的他,體力變差再也幹不了重活,於是每天騎著自行車到處去撿破爛,夫婦倆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那時候,陳月清身患多種疾病,包括有高血壓、心臟病、肺炎等,花了不少錢醫治,如今病情也相當穩定,每個月都要進醫院複診和領藥服用。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中風老翁求助醫藥費

家住新富郡富忠坊框越街236號的梁寶鴻(現年67歲)與妻子農四嬌(62歲)和2個兒女、1個外孫女住在一起。4年前他曾經中風,但病情並不嚴重,醫治後就很快恢復健康。沒想到去年他再度中風,導致左邊身力氣衰弱,左眼視力也開始模糊不清。除了患有高血壓、白內障之外,醫生還查出他患有血脂異常症,每個月都得進新富郡醫院複診,醫藥費每次需要數十萬元。自從病倒,他之前給人家出租桌椅的生意已經做不了了,如今僅靠妻子在門前擺賣飲料,每天掙約10萬元來維持生活。如果病發需要留醫的話,醫藥費也要數百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