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毒社會單位超負荷

國會還在討論《防打毒品法》(修訂)草案,對戒毒工作提及不少問題。在本市,值得關注的是各個社會單位面臨沒有固定住處的癮君子越來越多一事。目前,癮君子人數已超出各社會單位的管理規模。

二春社會單位改建和修葺物質設施以增加空間,為接納更多由各郡、縣轉送的無固定住處癮君子。

二春社會單位改建和修葺物質設施以增加空間,為接納更多由各郡、縣轉送的無固定住處癮君子。

人數多壓力大
本市青年突擊力量所屬二春社會單位可容納1500名學員,向來管理約1200人。然而,各郡、縣轉送無固定住處的癮君子至今達近1800人。據該單位負責人張文厚表示,無固定住處的癮君子近期劇增,預計未來期間還會越來越多。在防疫期間,獲送到社會單位的學員要先隔離14天,故單位要安排隔離區,導致安排和管理工作遇上困難。

目前,二春社會單位正在改建和加固物質設施,以接納更多由各郡、縣轉來的癮君子,甚至還通報停止接納自願戒毒者,只接受無固定住處的癮君子。此外,該單位還動員幹部和人員聚集精神、優先做好工作,與地方公安配合制定確保秩序安全的方案。

類似場合,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所屬青少年2社會單位容納1200名癮君子,現有學員達1412名。該單位負責人阮忠孝透露,該單位每天都接納由各郡、縣都轉來的癮君子。該單位須安排28個房間以進行14天隔離,同時實行防疫措施。“有時候學員人數爆滿,我們須安排另10個房間並改建和拓寬物質設施,但學員人數與日俱增,導致我們壓力大。”阮忠孝說。

癮君子年輕化
在癮君子劇增的背景下,為各個社會單位要減輕管理壓力並不簡單,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廳長黎明晉稱,過去10年,有管理卷宗的癮君子人數增146%,由1萬零500人增近2萬5900人。據職能部門統計結果顯示,癮君子人數連年遞增。然而,上述數字不是全部,也許還有很多癮君子未獲統計。預計,本市將有7萬至8萬名癮君子。

提及目前的吸毒情況,市委最近舉行有關落實黨中央政治局第36號《指示》(關於加強、提高毒品防打和控管工作效果)的會議。市公安廳副廳長丁清閒認為,吸毒者日益年輕化。他們同時吸食各種毒品,特別是在酒吧、舞廳、卡拉OK和小型酒店吸食綜合毒品。本市的毒品弊端仍複雜多變,由2011年至今年上半年,本市公安機關查獲近600公斤海洛因和近2.8噸綜合毒品。其中,去年已沒收的海洛因及綜合毒品分別是逾339公斤及逾1.4噸。由此看來,1年的毒品量佔過去10年沒收量的一半。

據上述統計數據,尤其是最近摧毀的各宗案件,本市仍是販毒者中轉和銷售地方,癮君子和吸毒者人數越來越多。因此,市公安力量確定當前的任務是繼續採取更多毒品防打措施,其中有提高處理癮君子、再次吸毒的責任,管理、輔助他們重返社會,減少再次吸毒的比例。

面臨癮君子劇增的壓力,上述社會單位領導張文厚與阮忠孝都希望各郡、縣及各坊、鄉快速辦理卷宗、推動卷宗辦理進度,旨在轉寄法院審判,同時決定將癮君子送到強制戒毒單位,有助於減輕社會單位的壓力◆
 
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廳長黎明晉表示:

提議強制癮君子戒毒

本市各社會單位的任務是接納由24郡、縣轉送的癮君子,被視為“中轉”站,接納癮君子1至3個月,輔助他們戒斷毒癮、解毒、作心理諮詢,同時建立檔案以轉送法院審議和決定採取將癮君子送到強制戒毒單位的措施。
戒毒社會單位超負荷 ảnh 1 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廳長黎明晉

目前,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與青年突擊力量配合檢查無固定住處、正在各社會單位居留兩個月以上的癮君子名冊。從而,將名冊轉送市公安廳和各郡、縣人委會,快速配合把卷宗轉寄法院。

對於長久措施,須防打及減少運入本市的毒品貨源,這樣才杜絕癮君子增加的情況。此外,本廳在戒毒工作中也不斷革新和提高戒毒效果。目前,在家與社群戒毒無效,再吸毒比例較高,原因是社會環境很複雜。本廳提議加強集中戒毒,像本市曾採取嚴厲措施。

第八郡第十四坊人委會主席陳玉順認為:

證實工作花很多時間

由年初至今,本坊捕獲113名癮君子,其中有53人被送到強制戒毒單位。對於無固定住處的癮君子,卷宗證實工作花不少時間。因為他們沒有證件、不誠實申報,或若干人吸毒已久,其神經系統受損害。對於住在鄰近地方的場合,坊公安可以親自去證實。若住處太遠,尤其是北部和中部各省、市,直接證實工作並不簡單,故坊政府須以掛號信寄出證實表。要屢次向各省、市寄出證實表才收到結果,但有些證實回覆結果達不到要求,只好再次進行證實。
戒毒社會單位超負荷 ảnh 2 第八郡第十四坊人委會主席陳玉順
 
第八郡勞動與榮軍社會科專員告知:

須取消送到社會單位的《決定》

今年前10個月,第八郡將542名無固定住處的癮君子送到社會單位。其中,有355份卷宗已獲辦理,提議法院審議且採取送到強制戒毒單位的措施。無固定住處的癮君子遞增,單是9月上旬已查獲48個場合。卷宗數量多,處理過程煩瑣。然而,不少省、市不樂意配合證實癮君子的履歷。此外,摘錄犯罪記錄的時間緩慢,故很多場合因證實時間太長,須對不少場合取消送到社會單位的《決定》◆
戒毒社會單位超負荷 ảnh 3 第八郡勞動與榮軍社會科專員
 
為了減輕社會單位的壓力,市人委會要求各郡、縣人委會快速指導勞動與榮軍社會科、司法科、公安力量,以及各坊、鄉、鎮和職能部門檢查且辦理無固定住處,特別是在社會單位居住兩個月以上的癮君子卷宗,旨在提議法院審議和決定送到強制戒毒單位。責成市公安廳快速證實、摘錄犯罪記錄和指引處理證實工作遭遇羈絆的卷宗。法院及早對須送到強制戒毒單位的癮君子採取行政處罰措施

孟 和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流經福門縣二平鄉的西貢右岸圍堤塌陷,已獲加固並豎立警示牌。

西貢河右岸圍堤塌陷半米

西貢河右岸圍堤於2015 年竣工,但投資商尚未把工程移交給開拓管理專業單位,至今已嚴重損壞,其中南迪查一段比設計高 度塌陷逾半米。

求助地址

貧病家庭求助醫藥費

阮氏金春今年39歲,現是2個女兒(一個11歲,一個6歲)的母親。多年前她的卵巢長有腫瘤,曾兩度進醫院動手術割除。兩年來患有心臟病,肝病、低血壓、貧血症等。她此前與駕駛巴士的前夫一起工作,每天在巴士上當售票員,夫婦倆育有女兒阮黃水竹,6年前丈夫病逝。後來她與現任丈夫兩人生下女兒黎玉草(今年6歲)。由於身體病痛多,不久前遭到丈夫拋棄,目前3母女寄宿其母親家,位於第十一郡第二坊鳴鳳街322/21/21號。阮氏金春的母親周昌玲告知,近期女兒經常感到疲倦、嘔吐,肚子脹大,由於沒有投保,所以一般只到一些廟宇領南藥回來熬煮服用,情況有些好轉,日前她感到呼吸困難,進第十一郡醫院急救,醫生開藥給回家服用,醫藥費花了數十萬元。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單身婦女沒錢繼續治病

家住第六郡第三坊平仙街4號的溫麗清(證件姓名跟母親姓何)今年56歲,與兄弟姐妹住在一起。姐姐在家門口賣飯,麗清就幫忙,每天掙有工資約10萬元。大約7年前,溫麗清的左腳踩到尖銳物,導致腳底浮腫,進醫院做檢查,醫生說她患有糖尿病,加上傷勢嚴重,必須動手術截肢,她哭著央求醫生千萬別把自己的肢體割除,最後唯有忍痛讓醫生將腳底的膿刮除並清理傷口,從此她的腳掌凹陷,走起路來都不穩。6年前,她經一次做體檢發現右乳長有腫瘤,腫瘤慢慢變大又痛,最終還是在腫瘤醫院動手術割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