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症患者日趨年輕化

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抑鬱症成為人類2020年的第二大重症,僅次於心臟病。全球每40秒就有一人因抑鬱症自殺身亡。

市醫藥大學醫院黃廷友幸碩士、醫生正在為病人診療及諮詢睡眠問題。

市醫藥大學醫院黃廷友幸碩士、醫生正在為病人診療及諮詢睡眠問題。

僅僅一週內,本市先後有兩名年輕人自殺身亡,而他們正是抑鬱症患者。

第一個場合是英詩(33歲,與妹妹住在第七郡某公寓),她罹患抑鬱症多年了,已獲送到醫院就醫。最近,她的精神狀態欠佳和情緒不穩定。11月8日,親人到家照顧她以防發生意外,但也無法阻止她從第卅一層跳樓自盡。事前,她還沒找到工作做。

一週後,守德郡某公寓也發生類似情況,自殺身亡者是阮氏明秀(50歲,從事律師工作,一人住在該公寓的住戶單位)。事後,職能部門發現她的辦公桌上有睡眠障礙病歷。

專家們認為,現代社會是引起抑鬱症的病因之一。在各個醫療單位或各大醫院神經內科,關於抑鬱症患者的悲傷故事較多。許多人因被騙感情、經營失敗、工作和情感不順利等問題而輕生。

第二郡醫院臨床心理科長黎明順博士、醫生表示,該醫院每日平均收治數十名抑鬱症患者。黎明順醫生說,少兒患抑鬱症的情況較普遍。據此,6歲以下兒童曾患有抑鬱症佔1%,青少年佔5%,殘疾兒童佔10%。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情況的後患之一是他們威脅自殺。

專家們認為,我國的抑鬱症患者與日俱增,到醫院就醫的抑鬱症患者人數年均遞增二至三成。此前,一般抑鬱症患者是60至65歲,如今日趨年輕化,僅15至27歲。女性罹患抑鬱症的機率高於男性,每兩名女病人才有1名男性患病。專家們表示,生活節奏太快和社會壓力導致抑鬱症越來越嚴重。抑鬱症是患者在生活中遇到體質及精神等困難,導致他們的行為、思維和表現異常。

任何人都會罹患抑鬱症。除了工作、生活衝突、壓力之外,罹患重症等內在因素也會引發抑鬱症。若不能適應變化和緩解壓力,將容易引起抑鬱症和患上其它各種病理。長久以後,患者的情感低落、抑鬱悲觀、悶悶不樂,重者可會自尋短見。

市醫藥大學醫院臨床心理單位負責人阮明敏碩士、醫生表示,生活壓力令不少人失眠。在高度緊張和壓力的狀態下進入睡眠,日久聚集在腦部中並養成不好的習慣。失眠的最初後果是注意力不集中、迷糊頭痛,之後性情大變和渾身疲憊。嚴重者容易陷入抑鬱、精神障礙,甚至不可控制自己的行為。有人過度慌張,缺乏自信心可萌發絕望的念頭,最後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以解脫。阮明敏碩士、醫生說:“每人要意識到睡眠的重要性,同時須注意‘睡眠衛生’,避免發生嚴重失眠的狀況。主動放鬆和緩解生活壓力,盡力每晚自然入睡,將可以預防罹患抑鬱症的危機。”◆

阮 盛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阮文碑在由他募捐經費和出力興建的一座橋。

10年為鄉民建橋鋪路

10年來,寓居芹苴市烏門郡泰安坊泰和區62歲的阮文碑(昵稱為八碑)不僅熱情幫助農民種空心菜脫貧,而且還為民眾來往建橋鋪路。

求助地址

肺炎病患者期盼早日痊癒

今年48歲的余偉幸(證件跟母親姓武)的戶口原在第五郡,但許多年來他與妻子龐夢珍(47歲)同7個兒女住在第八郡第十四坊吳士蓮街6A/H號。他一向當泥水匠,日薪有20至30萬元,加上妻子幫人家賣粉麵,才能維持一家9口的生活。由於家境困苦,兒女多,故此他們沒有條件好好讀書,如今幾個較大的兒女已經出社會謀生掙錢幫補家計,最大的24歲,打工已有7年時間,最小的剛12歲,還在讀書。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古稀病人多病纏身

今年73歲的王桂英(證件姓名為賴華美)患上高血壓、糖尿病、心供血不足、血脂紊亂症及關節炎已經多年,由於經濟窘困,加上年紀大體力差,導致去年底中風後的她體力不支,站立困難,行動需要幼子扶。大年初二,她舊病復發,從此不良於行,說話極其困難,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整天坐在靠椅上,一切由兒子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