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症患者日趨年輕化

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抑鬱症成為人類2020年的第二大重症,僅次於心臟病。全球每40秒就有一人因抑鬱症自殺身亡。

市醫藥大學醫院黃廷友幸碩士、醫生正在為病人診療及諮詢睡眠問題。

市醫藥大學醫院黃廷友幸碩士、醫生正在為病人診療及諮詢睡眠問題。

僅僅一週內,本市先後有兩名年輕人自殺身亡,而他們正是抑鬱症患者。

第一個場合是英詩(33歲,與妹妹住在第七郡某公寓),她罹患抑鬱症多年了,已獲送到醫院就醫。最近,她的精神狀態欠佳和情緒不穩定。11月8日,親人到家照顧她以防發生意外,但也無法阻止她從第卅一層跳樓自盡。事前,她還沒找到工作做。

一週後,守德郡某公寓也發生類似情況,自殺身亡者是阮氏明秀(50歲,從事律師工作,一人住在該公寓的住戶單位)。事後,職能部門發現她的辦公桌上有睡眠障礙病歷。

專家們認為,現代社會是引起抑鬱症的病因之一。在各個醫療單位或各大醫院神經內科,關於抑鬱症患者的悲傷故事較多。許多人因被騙感情、經營失敗、工作和情感不順利等問題而輕生。

第二郡醫院臨床心理科長黎明順博士、醫生表示,該醫院每日平均收治數十名抑鬱症患者。黎明順醫生說,少兒患抑鬱症的情況較普遍。據此,6歲以下兒童曾患有抑鬱症佔1%,青少年佔5%,殘疾兒童佔10%。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情況的後患之一是他們威脅自殺。

專家們認為,我國的抑鬱症患者與日俱增,到醫院就醫的抑鬱症患者人數年均遞增二至三成。此前,一般抑鬱症患者是60至65歲,如今日趨年輕化,僅15至27歲。女性罹患抑鬱症的機率高於男性,每兩名女病人才有1名男性患病。專家們表示,生活節奏太快和社會壓力導致抑鬱症越來越嚴重。抑鬱症是患者在生活中遇到體質及精神等困難,導致他們的行為、思維和表現異常。

任何人都會罹患抑鬱症。除了工作、生活衝突、壓力之外,罹患重症等內在因素也會引發抑鬱症。若不能適應變化和緩解壓力,將容易引起抑鬱症和患上其它各種病理。長久以後,患者的情感低落、抑鬱悲觀、悶悶不樂,重者可會自尋短見。

市醫藥大學醫院臨床心理單位負責人阮明敏碩士、醫生表示,生活壓力令不少人失眠。在高度緊張和壓力的狀態下進入睡眠,日久聚集在腦部中並養成不好的習慣。失眠的最初後果是注意力不集中、迷糊頭痛,之後性情大變和渾身疲憊。嚴重者容易陷入抑鬱、精神障礙,甚至不可控制自己的行為。有人過度慌張,缺乏自信心可萌發絕望的念頭,最後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以解脫。阮明敏碩士、醫生說:“每人要意識到睡眠的重要性,同時須注意‘睡眠衛生’,避免發生嚴重失眠的狀況。主動放鬆和緩解生活壓力,盡力每晚自然入睡,將可以預防罹患抑鬱症的危機。”◆

阮 盛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平盛郡清多公寓區居民使用鐵網圍住,導致消防工作遇到困難。

公寓存在消防安全隱患

第八郡Carina Plaza公寓於2018年發生火警後,各座公寓爭相檢查消防工作質量。然而,本市多座新舊公寓迄今仍忽視消防工作。旱季的炎熱高峰期來臨,若消防意識得不到提高,也不經常和連續採取防範措施,火警危機會更高。

求助地址

貧病者需要幫助

家住第六郡第十一坊阮文倫街240/13/32/3號的陳光(證件姓名跟母親姓文)今年70歲,以前做啤膠工作,退休至今已有8年,這段時間他曾多次去求職,但因為年紀大身體瘦弱而一一被拒絕。其妻陳氏雪(69歲)患有白內障、胃炎、腰酸背痛、肝脂肪等,此前靠賣炒粉麵,後來幫人家打理家務,近年來幹不了活,只在家做家務而已。陳光夫婦育有3個兒女,2個兒子幫人家載貨、送貨,女兒在某個螺絲釘生產單位打工,他們月薪每個約有600萬元,其中一部份用來幫補家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窮困家庭伸出援手

李金蓉(今年30歲)與外婆、父母及小女兒現正在平政縣永祿B鄉武文雲街B8/20A租個小房子居住至今逾1年,租金每個月約200萬元,比之前在附近的租屋區的租金低約100萬元。她原是家庭的經濟支柱,然而在3年前突然暴瘦又嘔吐,還以為像父親那樣患上糖尿病或胃臟不好,進醫院做檢查都查不出結果來,第三次做總體體檢,才驚悉患上末期腎衰竭,從此喪失勞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