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請給予一根扶手!

在一些人的眼中,也許這只是一樁不疼不癢的小事,而在我心中,它卻不是這樣的。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事緣幾個月前,那是一個雨後天晴的上午,我親眼目睹一位40開外的胖婦人在用完早點之後,興致勃勃的從一間名酒樓的門前梯級上走下,誰知一打滑,她從20級的門梯上滾落,許多人上前將她扶起,幸而沒有大傷。之後,到了今年的8月8日上午,也是在用早點後,從阮知方街一間酒樓下來,雖然身旁有女兒扶攜,但我卻一時眼花繚亂,身不由己在下門梯時摔到了,幸而也只是擦了輕傷。

縱觀以上兩次摔倒,雖然酒樓的門梯光鮮亮麗,卻沒有設扶手,且是雨過梯滑,因而對那些體弱老殘的食客,甚為危險!

以上觀之,當前在本市人口老齡化越來越高,而病殘體弱的人也不少,那麼,我們城市的各項設施是否有想到為他們服務?在國外的一些城市,我看到一些專為老殘人士服務的項目,如有專人扶攜老殘人士登上飛機,轉機,幫推車上超市購物,在醫院照料病人;特別有不少人士志願當義工,在生活和出行時幫助老殘和窮苦的病人。誠然,在本市的許多場所,人們已有意識的在門梯上安裝了扶手,或者在建築時就讓門梯上的側壁可以權當扶手的作用;在一些大酒樓,一些大醫院,不僅有意識的在門梯的左側安裝了上去的扶手,還在右側安裝了下來的扶手。

在本市,由於地窄屋多,有不少或是酒樓或是銀行、醫院、學校等,都把經營地點設在二樓以上,因而就有了許許多多的門梯,這一點,在充分利用面積方面無可非議,只是我們在這裡,有話提醒一些老闆和經營者,希望你們在服務廣大人群的同時,也應想到一些老弱的人士,為他們在門梯上裝根扶手。
 
別看在亮麗的門梯上加根扶手,有人認為這會影響了場所的美觀,但我卻認為,這決不是畫蛇添足,而在這跟扶手上,讓人們看到了一種關懷,一顆愛心◆

(老陳)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求助地址

母親病倒無法照顧智障兒子

家住第五郡第十一坊老子街14/17A號的林氏淑今年滿80歲, 10多年來患上高血壓、糖尿病、關節炎、心臟供血不足、膽結石等,每當身體不適都會持著醫保卡進阮廌醫院診治病,每個月定期複診和領藥服用以控制病情。由於年紀大體力差,導致各種疾病越來越嚴重,加上長期營養不良,淑姨變得日益消瘦,近期更是無法自己行動,在家或出門都需要妹妹扶著慢慢走。她的丈夫病逝至今已有5年時間,唯一兒子楊錦順今年33歲,5歲那年因一場高燒而沒有得到及時醫治,從此成為智障者,他不會說話,生活更不會自理,一切需要有人照顧。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一家四口3人齊齊患病

現年66歲的王興與妻子柯瓊瓊(65歲)和2個兒子在平新郡平治東坊戰略街231/5B租個小房子居住。每個月房租和水電費大約200萬元。王興本身年紀大,近期沒有能力幹活。今年初他感覺身體不適,口腔經常疼痛,舌頭出現小塊白斑,飲食變差,吞咽困難,還以為是體內過熱導致,服藥和喝涼茶就會好起來,於是進第十一郡看醫生和取藥服用,經過一段時間仍不見有效,後來聽人家說轉到腫瘤醫院做檢查,結果查出患上口腔癌第二期,不久前已經動手術割除舌頭的三分之一,目前正做其它檢驗,不日必須進行化療,防止癌細胞繼續擴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