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管出售與屠宰野生鳥情況

目前,不少讀者正關注農業與農村發展部所屬獸醫局的消息,即在河內市章美縣富義鄉富榮村有一個甲型H5N6禽流感疫區。讀者反映,當前在若干地方和本市,公開出售、屠宰家禽和野生鳥。因此,須加強檢查、遏止以預防甲型H5N6禽流感疫情蔓延。

鵜鶘被獵捕後,在隆安省盛化街市出售。

鵜鶘被獵捕後,在隆安省盛化街市出售。

殘忍屠宰野生鳥
家住古芝縣陳文八表示,在隆安省盛化縣盛化街市出售多種類野生鳥。整個街市都掛著被綁成串的鸛鳥,鋪在地上的麻袋放滿著已拔毛的野生鳥,隨時為客人服務。某小商販說:“買鸛鳥飲酒吧,其肉質既好吃又爽口,價格也便宜。若你想買,我會把毛拔乾淨,回家只需烹煮就可以了。”說完後,為了證明自己所說的話,她從袋子裡拿出一隻鵜鶘,壓住牠的兩隻腳,用手把毛給拔下來。那隻鵜鶘疼痛掙扎,但她仍坦然一邊拔毛一邊與客人談話。接著,她用便攜式噴火槍燒鵜鶘身上還剩下的毛,然後把牠扔進盆裡。這隻鳥還掙扎的張開嘴,證明它仍未死。看見客人對該殘忍事情感到害怕,她便解釋:“這個拔毛方法會使鳥肉質更可口。”此舉實在太殘忍了!

禽流感仍潛伏危機,因此地方政府須關注宣傳、檢查工作,同時處理非法獵捕、運載、屠宰和經營野生鳥的場合,既保護自然環境,又主動預防疫情複雜多變。

市內也出售野生鳥
家住第五郡的阮德告知,在第十郡黎鴻峰街上仍有若干經營戶出售鴣鳥、戴勝鳥、鵲鴝、鵯鳥,以及來自泰國、中國和新加坡等國的若干種鳥。出售珍稀野生鳥是違法的,將導致生態系、種類失衡。此外,進口生鳥還潛伏傳染危險疫情蔓延的風險。

根據政府2006年第32號《議定》第五條規定,嚴禁載運、經營、使用、收藏瀕臨絕種、珍稀森林動物的行徑。政府2013年第157號《議定》第二十一條規定,非法出售各類面臨瀕臨絕種危機的野生動物違反者、經營者,將受行政罰款50萬至1000萬元。為了防範甲型H5N6禽流感疫情蔓延,希望當地政府加強檢查,並按規定對非法出售野生鳥的行徑懲處。這也是切實的措施,既保護各種野生鳥,又保護生態環境◆

陳文八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社交網各群組的F.投資管道吸引不少年輕人。

假投資 真詐財

在疫情影響經濟的背景下,社交網加好友請求和“擔保盈利”的商機短訊也引人注目。深入瞭解交易價值達上10億元、利潤以外幣支付的投資市場,但致富之夢也潛伏不少風險。

求助地址

病人身有缺陷謀生路艱難

呂志安的戶口在第五郡第十坊范敦街10/17號二樓,不過在大約20年前他發生交通事故,導致右腳受傷,還以為只是皮外傷,因為傷處沒有出現劇痛或骨折的跡象,所以看醫生服藥後就會恢復,誰料受了內傷5個月之後傷處開始浮腫和隱隱作痛,進醫院檢查才驚悉傷處的肌肉壞死,導致癌症,最終要走到截肢的地步才能保命。當時為了醫藥費,他只好將屋子賣了,之後每晚一直在巷內的石椅上睡覺。他隻身一人,沒有親人,從此身有缺陷的他唯有拄著拐杖去賣彩票謀生,每日賣有大約100張,掙來的錢夠養活自己。10年來,他開始感覺膝蓋疼痛,持醫保卡到醫院求醫,醫生說患上關節炎,勸他限制行動。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古稀婦女患病在身

現年72歲的曾妙卿(證件姓名楊妹)住在第八郡第十三坊阮制義街55/43號,這間屋子是她與朋友在數十年前一起湊錢買下來一直居住至今。數年前,她的那個姐妹去世了,曾妙卿與朋友兒子一家過日子。她是個單身,沒有家庭,更沒有兒女,所以朋友兒子也算是她的半個兒子,大家互相照顧。曾妙卿一向幫人家打雜維生,所掙的收入也夠維持一日3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