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老年人生活質素

前江省一位88歲母親遭受孩子虐待的事件正是老年人生活中不穩定的例證之一。這種事情無處不在,而我們不可能“拯救”每個情況,尤其是當未來三分之一的人口是老年人。

老年人在氏藝養老中心生活。

老年人在氏藝養老中心生活。

越南的老年人正在迅速增加。人口結構的黃金時期始於2006年,並可能於2035年結束。再過10多年,社會必須面臨許多與老年人相關的問題。 因此,國家需要考慮到更徹底的措施。

老年人生活貧困
由於各種原因,我們的社會民生體系未能保障一部分老年人經過一生勞動和貢獻後的生活最低水平。有退休金的老年人暫時能維持生活,但在城市區域的也遇到困難。以月均150萬至250萬元(折合為70至100美元)的退休金,他們被列為根據世界銀行標準的貧困邊緣人口。80歲以上的老年人每月獲得16萬元(不到8美元)的補貼。如今,有大部分老年人超過60歲,是自由勞動者,但沒有退休金。許多人從事低收入的工作(肩挑小販、賣彩票、撿破爛等)。

伴隨老年的是多種疾病和日常生活中的困難,例如行走、進食和衛生方面。儘管不願意,但他們仍成為了子孫的負擔。對於要為每餐奔波的家庭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被視為老年人一直以來的優勢資源是來自家庭的輔助。這是越南人的傳統價值觀之一。但現在的社會生活已改變。子女可以撫養父母,但不願在一起生活。老年人也不想打擾孩子,就連鄉村社區、家族也與以往不同。家庭和社區也不再是老年人最有力的依靠了。

此外,不能不提到老年人與年輕人之間的生活價值觀、文化價值觀和道德觀念的代溝越來越大。兩代人之間找不到共同語言、共同信念、共同價值觀、共同文化等,從而引致冷漠、不關心以及難以和解的矛盾之類的態度行為。

老人社區環境
在新加坡,撫養年邁父母的人將獲得如優先購買廉價房屋(如果未有房子)、獲審議減免營業稅等優惠政策。而中國對子女薄待和拒絕照顧年邁父母的行為處以嚴懲。諸如韓國或歐洲、北美等富裕國家有優撫的政策,例如補貼、免費治病、國家資助的養老院。在日本,老年人可以乘坐低速行駛的黃色車牌車子,有設計低速的電梯,台階高度較低的樓梯,老年人專用商店,其中的推車設有座位、貨架高度適中且價格牌的文字尺寸大,有為老人提供的食品加工廠和老人居家服務。

在任何國家,關照老年人都是得到關注和重視的一個社會問題。不僅是生活條件,還涉及老年人的保健和精神健康。許多老年人陷入窘境、憂鬱、流浪,即使在富裕國家也難免有這種情況。

再過不久後,越南人口將老齡化,但是研究和準備工作並沒有得到適當重視。關於老年人的研究不多,主要是病理學,有關心理、社會,文化的研究幾乎沒有。各所大學的社會學、心理學和社會工作系都沒有老人科的科目。如今,需要更多供老年人使用的醫院、養老院、居民區、住房、餐廳、超市,行政機關等。 

社會需要為老年人提供更多盛會、社交活動和社區空間。目前在越南,集中老年人(養老中心)的事情尚未普遍,而且費用對大眾來說還高。我們應逐漸接受這種類型,並將其擴展到全國各地,在子女太忙,而各個中心具有照料和治療老年人的專業,可為老年人創造一個環境,給子女經常看望和鼓勵老年人◆
 
在人口的黃金時期之後,國家將進入眾多老年人的“人口銀時期”。不管願意與否,我們都正在往此方向。與其他社會民生政策一樣,國家需要制定輔助部分沒有收入或收入低的老年人入住養老中心的政策。可以呼籲企業和善心人士攜手支持。如果按照經濟學來計算損益,國家會損失一筆額外費用,但是就社會利益而言是非常大的。

阮明和博士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求助地址

老病人需要幫助

現年78歲高齡的李梅妹大娘現與女兒張美蓉(50歲)和9歲的外孫男住在第八郡第十一坊阮權街54/2B。李大娘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已經10多年,一直有服藥以控制病情。大約2個月前,她在家時不慎滑倒,獲女兒送進安平醫院急救,醫生給老人家照了X光、磁力共振成像等檢查後表示病人頭部、四肢沒有任何損傷,留醫大約10天就出院回家,醫藥費花了近800萬元。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父親患病 女兒求援

楊達(今年79歲)與妻兒住在第五郡第十五坊新城街217號,他一向患有高血壓和哮喘症,每個月都到第五郡醫院診治病和領藥服用。上月初,他感到呼吸困難,便入院接受醫治,住了5天病情有些好轉就出院回家。本月8日他舊病復發,再次進醫院求診,醫生查出病人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建議轉到阮知方醫院急救,於是當天他就入院了,並一直在該院心臟科C1.24號病房19號病床接受醫治至今。醫生說,由於病人的狹心症(又稱心絞痛)和肺炎嚴重,建議進行心臟支架植入,醫藥費需要從數千萬到1億元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