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釘弊端何時了?

近期,撒釘弊端又“死灰復燃”,引起許多讀者不滿,要求當地政府須堅決徹底地處理此情況。

四姑在新東區車站門前拾到大量自製釘子。

四姑在新東區車站門前拾到大量自製釘子。

過去期間在本市與平陽交界區域1號國道出現撒自製釘子的情況,導致路人的摩托車輪胎被刺破,須以高價修補、更換內胎,甚至摔倒路上,潛伏安全隱患。儘管民眾已多次向地方公安反映,但此情況仍一直存在。

處理“撒釘賊”很難嗎?
許多讀者不滿地疑問:“處理‘撒釘賊’很難嗎?”家住本市的薇清讀者認為,對“撒釘賊”處理並不難,想做就能做得到。寓居廣平省的黎黃讀者認定,這種情況不知為何不能徹底處理,而持續數年,太差了。寓居太平省的武維安讀者不滿地說:只要全天候偵察,非查獲不可?對此觀點深表贊同的本市讀者黎寶靜表示,說公安已跟進,但抓不到是太薄弱的,因為只要連續3天全天候監察修車店,將會取得結果。

與此同時,寓居平福省的清秋讀者坦率地說:我認為,對於“撒釘賊”來說,只要公安想查就能查出來,完全不難。如果還說難,做不到,請讓別人去做。

須堅決嚴格處理
為了徹底地解決“撒釘賊”弊端,許多讀者認為,對於造成他人受傷的場合,須予以嚴格處理,甚至追究刑事責任。家住本市的黃玉源讀者建議,如果對此行為予以嚴懲,例如:受10年有期徒刑和罰款1億元,並廣泛地公佈,“撒釘賊”一定不敢再胡作非為。罰款幾百萬元是太輕的,不足以起到警誡的作用。

至於地方政府,寓居西寧省的玉草讀者認為,讓“撒釘賊”弊端存在的鄉、縣黨委書記、人委會主席、公安長等(按規定是機關、單位首長)須負責任,同時對“撒釘賊”予以嚴懲,例如:徒刑、沒收違犯工具、罰款2億元等,因為其行為可能致人喪命,對多人,甚至許多家庭造成生命損失。寓居峴港市的楊清讀者也認為,“撒釘賊”之所以這樣胡作非為,因為對其處罰尚未嚴格,同時建議:“應嚴格處理,因為這種行為不僅對路人的生命造成危險,還影響到國家的形象。因為這種行為只在越南存在,而在世界上完全沒有”。

民眾為何要冒險去拾釘子?
鄭氏美麗(常稱四姑,現年60歲)每天4次在1號國道平陽省苡安市平勝坊新東區車站路段拾釘子的義舉令人感動。年紀大、視力差的四姑儘管知道在路上拾釘子是很危險,但仍戴眼鏡撿拾每塊釘子,以免騎摩托車者因輾過而遇上危險事故。值得一提的是,她每一次撿拾後,路面上又出現更多釘子。太不滿的四姑帶著剛撿起的釘子到平盛坊公安反映。然而,“撒釘賊”情況仍依舊不變。平勝坊人委會主席陳文濤承認,撒釘子的嫌犯是沿著1號國道的修車店、從事流動修車者,並告知,平勝坊人委會已多次指導公安入局調查,但至今仍未有足夠的證據,所以未能作出處理。

平陽省土龍木市公安最近對一名“撒釘賊”進行起訴扣押;同奈省邊和市公安近期也對另一名撒釘者作出起訴。這兩名嫌犯都因涉及“毀壞財產”行為而被起訴。從而可以肯定,在路上撒釘子的行為可以被扣押和追究刑事責任。然而,“撒釘賊”弊端仍持續了許多年,像挑戰法律和地方政府似的。因此,各地公安應該緊密地監察沿著國道的修車店,做好管理從事流動修車者,以及在經常出現“撒釘賊”情況的路段安裝攝像頭,堅決對撒釘者予以刑事處理。這是地方職能機關的責任,若能夠徹底地處理撒釘子情況,像四姑的好心人不必冒險在車輛擁擠的路上拾釘子了◆
 
嚴格查處在1號國道撒釘子的行為
國家交通安全委員會最近向市人委會和平陽省人委會發文,要求指導查明媒體反映的在1號國道撒釘子的行為。據公文內容顯示,媒體最近反映,在從本市與平陽省交界區域1號國道,具體是從新東區車站到平陽省民族歷史文化公園區的路段正有不良份子為了非法牟利,已撒銳器、釘子而嚴重威脅路人和車輛的安全,引起社會輿論不滿。國家安全委員會提議上述兩個地方領導指導調查並對肇事者予以嚴懲,同時對當地交通安全秩序管理單位、個人追究連帶責任。

綜合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少年(坐在中間)在舊邑郡某商業中心女廁偷拍,被保安力量抓獲。

變態男潛入公廁偷拍視頻

不久前,位於舊邑郡第十坊的阮淦商業中心保安力量當場抓獲一名躲在女廁的少男。檢查他的手機時,保安力量發現不少“敏感”的視頻。

求助地址

中風病人求助後續醫藥費

劉碧姬(今年53歲)與丈夫馮金強(60歲)寄宿在自己的父母家 位於第十一郡第十六坊阮氏細街梅花公寓四樓。她每天在某兒童時裝店當售貨員,月薪有約500萬元,工餘時間就照顧丈夫與年邁的雙親。馮金強以前做電鍍工作,掙錢養家餬口以及供2個兒女讀書。7年前,他患上咽喉癌,在市腫瘤醫院接受醫治、放療一段長時間,最終把病治好。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單身婦女處境淒涼

家住第五郡第五坊武文傑街894/41號的馮玉英(紙張姓名為陳玉英)現年6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她沒有嫁人,更沒有兒女,以前靠賣彩票謀生,每天早出晚歸,一整天兜售約100張彩票,掙到的收入僅夠個人生活開支。前年,她開始感覺雙腳膝蓋酸痛,購買醫保卡後才敢進阮知方醫院接受治療,醫生指定做若干檢查後,說她患上關節退化症,瞭解處境並建議今後限制走動,以免病情日益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