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釘弊端“死灰復燃”

筆者最近前往守德郡看望朋友。當摩托車朝守德郡仙泉方向行駛,駛經第十二郡新泰協高架橋下坡路段時,就一直搖晃著和差一點兒摔倒。我連忙在路邊停車,卻發現前後車輪都洩氣。一定是車子在高架橋下坡時輾到釘子,我和親人只好下車推行,進入橋下旁邊的一間修車店以把輪胎補好。

撒釘弊端“死灰復燃”。圖為在守德郡1A號國道路段上扎到釘子的摩托車車輪。

撒釘弊端“死灰復燃”。圖為在守德郡1A號國道路段上扎到釘子的摩托車車輪。

由於車輪輾到用三角形鋼片捲成的釘子,所以輪胎嚴重損壞,無法修補,只得換新輪胎。但費用高於他處,更換一個輪胎的價格將近10萬元(而在其他店鋪,換一個輪胎只須花6萬5000至7萬元)。我在等待修理車子和換輪胎的時候,僅僅15分鐘內,這條高架橋橋下路段卻有3名路人的摩托車輪胎被釘子戳破,其中有一名載著小孩的婦女,他們也須進入修車店更換輪胎。

朋友聽到我談及車輪在高架橋下輾到三角釘子,導致輪胎嚴重損壞並高價換新輪胎的事情後,就十分不滿。他告知,他每天都要騎摩托車到工地工作,一定要駛經該段路,車輪連續輾到三角釘子,導致洩氣。不到一個月,摩托車須更換3個輪胎。他的親人也遇到類似情況,有不少人從這條高架橋下坡至仙泉附近路段駕駛車時,均輾到該類危險釘子,導致連車帶人摔倒。

一年多前,該條路段上有不少騎摩托車者被輾到釘子,須以被宰客的高價來換新輪胎。隨後,該路段的許多修車店被當地政府檢查、處罰,因此在路上撒釘子弊端停息一段時間,最近又“死灰復燃”,使在這段路通行的路人深感不安和不滿。希望當地政府加強查處,以確保這條路段的交通安全。政府須對貪婪、無良心經營者的行為嚴懲,甚至是追究刑事責任◆

阮 德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少年(坐在中間)在舊邑郡某商業中心女廁偷拍,被保安力量抓獲。

變態男潛入公廁偷拍視頻

不久前,位於舊邑郡第十坊的阮淦商業中心保安力量當場抓獲一名躲在女廁的少男。檢查他的手機時,保安力量發現不少“敏感”的視頻。

求助地址

中風病人求助後續醫藥費

劉碧姬(今年53歲)與丈夫馮金強(60歲)寄宿在自己的父母家 位於第十一郡第十六坊阮氏細街梅花公寓四樓。她每天在某兒童時裝店當售貨員,月薪有約500萬元,工餘時間就照顧丈夫與年邁的雙親。馮金強以前做電鍍工作,掙錢養家餬口以及供2個兒女讀書。7年前,他患上咽喉癌,在市腫瘤醫院接受醫治、放療一段長時間,最終把病治好。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單身婦女處境淒涼

家住第五郡第五坊武文傑街894/41號的馮玉英(紙張姓名為陳玉英)現年6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她沒有嫁人,更沒有兒女,以前靠賣彩票謀生,每天早出晚歸,一整天兜售約100張彩票,掙到的收入僅夠個人生活開支。前年,她開始感覺雙腳膝蓋酸痛,購買醫保卡後才敢進阮知方醫院接受治療,醫生指定做若干檢查後,說她患上關節退化症,瞭解處境並建議今後限制走動,以免病情日益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