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頓醫院治安刻不容緩

最近,本市各家醫院發生不少偷竊事件,扒手擠入門診掛號區和收費處人群中,蓄意靠近病人和以精巧的手段扒竊。

醫院的超負荷正成為扒手行竊之地。

醫院的超負荷正成為扒手行竊之地。

光天化日進行偷竊
某日上午近8時,第一兒童醫院的門診掛號區擁擠不堪。家住新富郡新香街的武艷一手抱住手提袋一手拿著診病手冊、檢驗報告和收據,緊跟隨正在抱著近3個月齡兒子的丈夫,儘量穿插過人群及等待。

她嘆息地說:“眼見兒子疲憊等待真心疼,我們又要加以警惕,保護自己的財物以免被扒竊。上次送兒子來看病時,辦理住院手續後就發現手提袋裡的錢包被偷竊。扒手的動作極快,我也記不起什麼時間被偷,之後須撥電讓家人把錢送到醫院來。"

不久前,一名長者發生交通事故,須送到第十郡115號人民醫院急救,他腦震盪、頭骨裂開、鼓膜穿孔、肩膀骨折和肋骨骨折等。他住院幾天後,便獲送到術前科以等侍施手術。他家境十分貧困,其妻和兒女很辛苦才能為他籌足手術費1100萬元。但沒想到,手術前夕,扒手混入他病床和偷竊手提袋,裡面有全家的所有款項、兩部手機和許多隨身證件。此前,那名扒手也偷竊某病人照顧者的手提袋,旁邊病人看見但不敢反應。第十郡公安的調查警察已接受卷宗以調查。

6月4日,今年33歲、寓居廣南省大祿縣的扒手胡維慶在廣南全科醫院產科與熱帶醫學科偷竊病人的兩部手機時,已被當場捕獲。他供述,凌晨或中午是他行動的最佳時間,當時病人、家人都疲憊睡著和猝不及防。

每次偷竊後,他立即潛逃到其它省市以免被捕,之後繼續到各家醫院偷竊病人的財物。他曾有3個“偷竊財物”前科。目前有很多類似胡維慶的扒手正選擇本市各家醫院為行竊之地。

重新檢查保安規程
家住第五郡第一坊的春台說:“我常進阮廌醫院治病,屢次見證病人家屬或病人被偷竊財物。一次,某婦女照顧生病兒子而疲憊睡著了,睡醒後發現手機無翼而飛,哭得老淚縱橫。若干扒手混入醫院裝作賣電話卡和彩票,一看見病人的手機正在充電或放在病床上,就立即偷走。有的扒手假裝成病人家屬,經常進入若干病房討水喝及問候以結識,之後以急著繳院費為藉口,向他人借錢後就潛逃。"

此外,歹徒還講述自己的悲慘故事以博取他人的惻隱之心,或威脅索錢。市腫瘤醫院的一名護士透露:“病人和家屬雖高度警惕,但其財物仍被偷竊。每隔幾天,就聽到病人被偷竊錢財和手機的事情,甚至醫院人員和醫生的財物也不例外,但捉不到歹徒。他們的手段越來越精巧,但醫院保安力量不足,無法檢查得了。因此,病人和家屬須提高警惕,千萬別把個人財物和用品交給陌生人。"

目前,為了防範扒手偷竊財物,大多數醫院已安裝監控器,同時貼通告和播音通報以讓民眾提高警惕,小心保護自己的財物,在常發生偷竊事件的地方安排更多保安人員。若干醫院規定病人照顧者留下來就要作登記,建立24小時秩序安全的熱線電話,提供犯罪情況的資訊,與地方公安巡邏及檢查醫院夜晚治安問題。本市各家醫院的超負荷情況正成為扒手偷竊的好環境。

家住第九郡的何媚認為:“各家醫院須重新檢查保安規程和治病付款方式。我曾多次送家人進醫院去檢查,得知許多醫院不接受刷卡,而要求現金付款。與此同時,醫院收費處不安全,擁擠不堪,歹徒隨時混入人群 和進行偷竊。醫院須接受提款卡、信用卡和電子錢包等付款方式。這是民眾在醫院照顧病人時不須攜帶太多現金,以免被偷竊的措施。"◆

歌 謠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位於阮氏明開街與黎貴惇街四岔路口、設有多功能亭的公廁系統。

本市將有500間達標公廁

每間公廁的面積約7至10平方米,視不同位置而定,往來方便又好找,達東盟(東協)標準,使用太陽能,感應水龍頭和自動門,備有殺菌系統等。

求助地址

古稀老人請求幫助

現年76歲的黃創興與太太陳月清(68歲)住在第八郡第十二坊豐富街100/23A號。他年輕時靠打散工、當苦力掙錢養家餬口。6年前年滿古稀的他,體力變差再也幹不了重活,於是每天騎著自行車到處去撿破爛,夫婦倆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那時候,陳月清身患多種疾病,包括有高血壓、心臟病、肺炎等,花了不少錢醫治,如今病情也相當穩定,每個月都要進醫院複診和領藥服用。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中風老翁求助醫藥費

家住新富郡富忠坊框越街236號的梁寶鴻(現年67歲)與妻子農四嬌(62歲)和2個兒女、1個外孫女住在一起。4年前他曾經中風,但病情並不嚴重,醫治後就很快恢復健康。沒想到去年他再度中風,導致左邊身力氣衰弱,左眼視力也開始模糊不清。除了患有高血壓、白內障之外,醫生還查出他患有血脂異常症,每個月都得進新富郡醫院複診,醫藥費每次需要數十萬元。自從病倒,他之前給人家出租桌椅的生意已經做不了了,如今僅靠妻子在門前擺賣飲料,每天掙約10萬元來維持生活。如果病發需要留醫的話,醫藥費也要數百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