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早日建橋取代渡輪

市人委會已有架設第八郡富定橋(旨在連接本市南面和西面都市區)的計劃,以取代富定渡輪。市人委會也已批准架設跨過環術河的橋樑(連接第十二郡與舊邑郡)方案,以取代環術渡輪。在上述兩個地方的上萬民眾正期待有一座方便行駛和確保交通安全的橋樑。

不少乘客乘搭富定渡輪時,身上沒有穿著救生衣。

不少乘客乘搭富定渡輪時,身上沒有穿著救生衣。

阻隔與不安全
在炎陽高照的日子裡,上富定渡輪的兩條引道仍是處於潮濕、滑溜的狀況。用鐵板做的渡輪頭端部分已經有幾個焊頭被損壞了,導致摩托車行駛十分困難。小小的渡輪只能運送摩托車和步行者,在渡輪頭只有一個埠上落,因此,摩托車上渡輪後就要行駛到渡輪尾,然後掉轉車頭,以便一會兒到達彼岸時順利上岸。這輛渡輪載滿乘客和摩托車,搖搖晃晃地過河。在將近靠岸時,渡輪的機頭發出更大的聲音,排出滾滾的黑煙。渡輪靠岸之後,大家急忙地上岸。上落道路狹窄,加上人多爭先恐後地離開渡輪,一點都不安全。

在富定渡輪某處有一個很大的“渡口規定”警示牌,可是這只是掛著應付而已,雖然有著“每位乘客、船務員、掌船者,在從離岸到安全地點的全程須穿著救生衣或攜帶(佩戴)個人漂浮工具”的規定,但救生衣的裝備不足。有些救生衣馬虎地掛在渡輪欄杆上,有些就堆放在渡輪中間的機頭上。有50多名乘客上該渡輪,但沒有誰關心到自己的安全。
 
一名乘客阮文生對自己不穿救生衣事情解釋:“很少人乘坐渡輪穿救生衣,原因是救生衣很殘舊、骯髒和有臭味,有多件的卡扣已經壞了。我是在第五郡某家企業當保安員,而家住在鄭光議街,須繞一段很遠的路程,而第八郡的交通經常堵塞,故我決定乘渡輪。但每次乘渡輪就會感到提心吊膽,我只希望早日架設橋樑。兩岸的距離不遠,希望市人委會早日建橋,讓民眾能安心地往來。”

類似富定渡口的情況,安富東渡口也使用只有一艘小渡輪來運送乘客過環術河。渡輪已陳舊,上落渡輪的引道滑溜,引道上有些水泥混凝土破爛。家住在渡口附近的黎氏七說:“已有若干乘客在上渡輪時滑倒,尤其是下雨天。”當渡輪靠岸時,步行者和摩托車駕駛者擁擠地上岸、上渡輪。這座渡輪有標明可容納98名乘客、49輛摩托車,但是擠滿了人車。
 
沿著渡輪欄杆有掛著上10件救生衣。每當渡輪準備離岸時,有一名婦女拿著救生衣發給乘客。乘客不拿,她就把救生衣馬虎地掛在摩托車把手上。然而,這只是給在前幾行乘客發救生衣而已。餘下的上10名乘客欲拿救生衣也不容易,原因是數十件陳舊、沾滿灰塵、機器油的救生衣被堆放在渡輪尾。

天天期待橋樑
乘客黎成心(家住第十二郡安富東坊廷二街)說:“我在平盛郡上班,若從1號國道到上班地點的路程就很遠。因此,我仍選擇乘坐環術渡輪。我與在這裡生活的民眾有著共同的希望,就是能有一座跨過環術河的橋樑,讓民眾能夠方便的往來,民眾的生活也獲得改善。聽到有架設橋的計劃,人人都很高興,但不知為何至今仍未見動工。”

據市人委會的規劃,富定橋是環市二路線的一個重要項目,長逾5.3公里、寬60米,這座橋有助解決全條線路的交通問題。該項目的投資總額為6萬零600億元,其中,4萬2000億元是場地清拆費用。據目前的實況顯示,富定橋架設項目必須獲得優先投資,旨在早日完善交通基礎設施,連接目前正被阻隔的本市南面和西面都市區,也將減少第八郡的二天堂橋、政興橋和“Y”字橋的交通運輸壓力。市人委會也制定跨過環術河架設一條鋼鐵的暫時橋方案,連接舊邑郡第五坊與安富東坊。交通運輸廳有責任呼籲投資商加緊按照規定完善各項手續和展開項目。

然而,儘管加緊完善各項手續和展開項目,並獲得撥給資金,有利於清拆場地,還需要很多時間來施工。因此,民眾每天仍要走過富定和環術渡輪,希望市交通運輸廳組織合理的交通分流,維修渡輪,以確保民眾在往來時方便和安全。安富東坊民眾也希望有一座堅固的橋樑,代替只是鋼鐵結構的臨時橋,以給安富東的社經發展營造有利條件◆

段 協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三無”食油充斥市場

“三無”食油充斥市場

目前無商標、無生產來源、無保質期的“三無”食油充斥市場,令不少消費者對食油的質量深表擔憂。然而,回收廢棄食油加工後分瓶盛裝的活動仍未被監管。

求助地址

貧病家庭需要幫助

家住第五郡第十三坊潘文魁街33A號的潘文利(今年55歲)與妻女和姐妹一共10人住在一起。文利沒有固定的工作做,每天幫鄰近的店舖搬運貨,掙取約10萬元的酬勞。他的妻子阮氏嬌玲(40歲)在家門口賣飲料,每天賺有10萬元幫補家計。他們育有3個女兒,在即將來臨的新學年裏分別升讀小學五年級、初中三和高中一。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舉目無親老人沒錢投保

胡氏協今年64歲,戶口原在第十一郡第一坊,但這間屋子在很久以前已經賣掉了,許多年來她在平新郡平治東坊租個小房子與姐姐胡氏紅一起生活,姐妹倆靠賣彩票和幫人家洗碗掙錢過日子。前段日子,她的姐姐病逝了,加上新冠肺炎疫情演變複雜需要進行隔離,無法去謀生,所以沒有錢付房租(每個月要220萬元),必須露宿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