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省都要有一個機場?

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是經濟發展的重要前提。但是,機場的建設需要有一定的條件。

全國現有二十二個機場(九個國際機場與十三個國內機場)

全國現有二十二個機場(九個國際機場與十三個國內機場)

最近,平福省已要求政府交予當地管理漢管縣的軍用機場,以擴大規模為400至500公頃,這是與民用一體化的機場,以吸引大量投資商。

競相提議興建機場
前年4月,薄寮省提議將金甌機場移至薄寮市,以為金甌、薄寮、滀臻、後江等省以及一部分堅江省的約500萬人服務,因為這個機場目前只為該省的100萬人提供服務。

至去年初,高平省也建議交通運輸部將該省補充至2030年,定向至2050年的全國航空港網絡規劃中。接下來,河靖、寧順、寧平、廣治等省也有類似的提議。

根據越南航空局的數據,目前全國有22個機場(9個國際機場和13個國內機場)。每機場的密度約1萬6000平方公里,與地區的若干國家相比達中等水平。其中,有盈利的機場屈指可數,如內牌、新山一、峴港、金蘭、聯姜、富牌等機場。餘下一半機場都是處於盈虧平衡狀態,或由於乘客人數過少,僅達到設計功率的10%至30%,必須彌補虧損。

與此同時,在從清化省到平順省的14個中部省份地區,已有9個機場,從而看出太密集,這些機場的運營能力非常低,經營效率也很有限。一些機場正在虧損,例如堅江省的迪石機場,雖然地理位置方便,但每年只有約5萬至6萬乘客;奠邊機場每年也僅有數萬名乘客。但是,這種情況並不能阻止許多區域期望擁有自己的機場,即使在貧窮的省份也是如此。同時,如果區域之間只有數十公里到100多公里的距離就有一個機場,那麼各機場之間的客流會將被分散,從而難以確保財政收入的效益。

就連在計劃中獲批准的機場,機場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僅相距100公里至200公里,也造成了彼此競爭的巨大風險。將來,僅在西北區域,將有4個鄰近省份設立的4個機場,分別是山羅省的那產、老街省的萊洲、沙巴和奠邊。通過社會化投資的形式,這些機場項目將很難達到收支平衡點,更不用說有盈利。

應考慮到一定的條件
專家認為,對機場建設的投資是一項公共投資項目,連接交通基礎設施都需要巨額預算。在運輸方面的公共投資,到目前為止,越南的高速公路剛剛完成了總計劃的20%。在我國尚有困難的情況下,但需求並非迫切,再花費數十億美元來建造機場,財政預算是否能滿足得到?

實際上,在若干特殊的重要領域,機場建設一事將對整體社濟發展與國防安全產生良好的影響。然而,項目經濟與總體發展問題之間的平衡是密切相關的,避免重蹈以前各地競相建造海港的覆轍,然後最終大量建造但使用不多,有太多的小港口而沒有大港口。近年來,從各地進行了大規模投資的教訓,例如高爾夫球場、海港、工業園區、造船廠等,並沒有帶來經濟效益,但仍然是熱門話題。

根據計算,如果依照在236號規劃中,將28個機場劃入半徑100公里的範圍內,則使用在半徑100公里以內機場的越南人口比例約為95.94%,高於世界平均水平的75%。客觀地說,由於運輸基礎設施結構落後,各省都希望建立一個機場,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有一點很重要,除了需要高達數億美元的巨資外,還需佔用200至500公頃的土地面積,以建設一個每年有200萬至300萬乘客人次的機場,如果該項目在20年至30年後才進行投資,則當地數萬個家庭的生活將面臨困難,土地使用權的轉讓或永久性結構的建設將受到影響。

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是經濟發展的重要前提。但是,機場的建設需要一定的條件。其中,如何使收到的利潤高於建造和運營成本。這是政策制定者需要提出的問題◆

鍾清輝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多個行業勞工在此波疫情中獲得政府的輔助。

第68號《決議》實施工作困難多

政府於今年7月1日頒佈關於在疫情期間為勞工和僱主輔助政策的第68號《決議》,在一些地方實施工作時遇上很多羈絆。原因很多,其中有地方政府緩慢普及、宣傳、開展的情況和政策存在的不足之處。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