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運五姨

現年65歲、家住第八郡第一坊第一街區的阮氏小五大娘參加地方工作時既精靈、敏銳又充滿創意。五姨樂於助人,所以贏得民眾的愛戴及敬佩。

五姨向清平學生頒發禮物。

五姨向清平學生頒發禮物。

助人為樂
一大早,五姨把從家裡到第八郡范世顯街第11號巷口打掃得乾乾淨淨。見到誰家門前有垃圾或巷內亂丟的垃圾,她也順便幫人收拾。就這樣,巷內居民也學習五姨,無論是自家還是鄰里的垃圾,他們都自行收拾。住在第一街區的居民都認識五姨,不是因為收拾垃圾的小事情而是五姨對大家的盡心。

得知阮氏H老大娘(80歲)疾病纏身,經常在迪翁橋底下過夜,五姨動了憐憫的心,募捐了300萬元,之後託人給H老大娘買藥、照料其飲食方面。此外,知道H老大娘患病逾兩年,行走不方便,五姨向坊慈善組及熱心人士募捐善款,於7月初給H老大娘贈送輪椅。接收輪椅的那天,陳氏T(H老大娘的女兒,撿拾破舊謀生)感動向五姨和街區居民表示感謝,她稱:“家境窮困所以無法好好照顧媽媽。有了輪椅,她十分高興。現在她體弱行走不便,有了輪椅輔助來往的確難能可貴。”

除了與街區居民一起捐款以幫助類似H老大娘處境的場合之外,五姨每月還幫助街區許多窮困家庭,贈送大米和日用品。提到自己的街區,五姨說:“第一街區有20個街坊組,約4000個居民。街區居民窮困,許多家庭連最低生活條件也沒有。有的屋基是混凝土,有的就沿著河岸。許多貧戶死了以後沒地方舉辦葬禮,要搬到橋底下。太可憐了!”因此,五姨表示,她一個人是無法幫助所有人,要與團體、熱心人士緊密配合,每年為貧戶照料醫藥費、診病費以及辦喪事。

街區貧戶屢次向五姨借錢,起碼2至300萬元,最多的是1000萬至1500萬元。他們分期付款,有的整年才能還款,也有的拖到幾年,甚至有的因太窮困而“暫時忘了”還款。然而,五姨從未向任何人討債,因為她知道欠款者已經走投無路了。五姨透露:“他們已經處於困境才找我幫助。催債、討債只讓人家更加困苦,能幫上忙就幫吧。”

行善者的橋樑
該街區居民親切地稱五姨為“民運五姨”。對困苦的處境五姨總會樂意伸出援手,因此贏得眾人的信任、愛戴。她是為照料老人、病人而募捐善款的先鋒者,給清平學生提供書本、文具,輔助居民找謀生工作。五姨與坊婦女會、各團體、組織配合,給清清姐(家住范世顯街68號巷子)贈送一輛賣飲料車,讓她靠此來賺錢撫養孩子,未來期間就給陳伯發(也住在范世顯街68號巷)贈送一輛摩托車,讓他當“摩的”幫補家計。

五姨熱心公益,她每次發起照料窮人的活動就獲裴氏春(在范世顯街76號巷賣大米、瓦斯)熱心參加,免費送大米或減半價。近5至6年來,裴氏春都給五姨送米上門,省得阿姨跑來跑去。每次送米,她說:“我給您送大米,覺得好吃才送過去,和您一起幫助若干窮困家庭。”她學習五姨,熱心給窮困家庭贈送大米,向辦喪事的家庭自願輔助20公斤大米◆

武 深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乾杯”已成為在生活中的一種“慣例”。

駕車時必須 “滴酒不沾唇”

由2020年1月1日起,有關 “酒後禁止駕車”的法律規定已生效。據此,人們在喝酒後就不能駕車(無論是卡車、汽車、旅遊車、電動車,甚至自行車)或者在駕車時必須“滴酒不沾唇”。對於上述法律規定出台一事,大部分人都拍手贊同表示歡迎。

求助地址

兩母女同患病求助

在第五郡阮氏細街米舖打工的羅鸞兒(1982年出生)與丈夫暫居在第十一郡第三坊雒龍君街1061/94M號。日前到報社請求給她家姑阮氏玉賢幫助醫藥費。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老年夫妻病痛纏身

居住在平新郡平興和坊2-10聯區路17/5號的潘河(即何建華)69歲與余愛華(65歲)夫婦,無兒無女,兩人相依為命。何建華以前走人力三輪車載貨維生,因年紀大沒力氣已停走了10年,轉而沿街賣彩票維持夫婦倆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