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女性酗酒問題

自久以來,人人都認為飲酒(包括各類酒與啤酒)只是男士的嗜好,然而近幾年來,我國有不少女性,從農村到城市,均有聚集飲酒的習慣。此前,女性只是“被動”地飲酒,即是她們與其男友或丈夫在赴宴時禮貌上飲用一點點而已,但如今,主動以酒會友的女性越來越多。在現代生活中已是司空見慣的現象,在很多國家的年輕女性,酒量比其祖母、母親輩高很多,酗酒趨向也日漸增加。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為何現代女性喜歡酗酒呢?這可以理解為,首先,越南社會正趨現代化。因此,不少傳統社會準繩價值也隨之改變,人的行動不再受到控制和支配。這意味著在現代化過程中,社會逐漸接受與傳統不同的行動、行為,而女性飲酒就是一個例子。我國經濟也有積極改變,因此女性的經濟能力也隨之而改善。她們可以養活自己,不再是附屬者,因此她們在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有自主能力。
 
另一個原因就是目前女性生育率越來越低,生育年齡也晚了,故她們比以前有更多閒暇的時間。有閒暇時間,加上經濟自主,而目前社會背景缺乏健康的消遣,故女性選擇飲酒來娛樂也是一件不難理解之事。此外,越南社會自久以來都視飲酒為建立社會關係、商貿關係的方式。在如此的文化-社會背景下,女性參與經商活動時,若欲為建立好社會或經營關係創造順利條件,則她們難以推卻與別人共飲酒一事。

然而,濫用酒是社會一個重大的問題。據研究顯示,飲酒的女性所發生的不良後果比男士多。一旦多飲酒,在理智方面很容易失控,導致性命危險,尤其是酒後駕駛。經常酗酒,甚至爛醉如泥的人,家庭幸福會容易破碎。

為了改變民眾對沉迷飲酒的陋習,則須讓大眾明瞭酒對生活,尤其是對健康、生育能力等的影響。由2020年初,《酒和啤酒害處預防法》開始生效;因此,就從現在開始須關心到宣傳、動員民眾限制飲酒、酒後就不駕駛車輛等工作◆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二春社會單位改建和修葺物質設施以增加空間,為接納更多由各郡、縣轉送的無固定住處癮君子。

戒毒社會單位超負荷

國會還在討論《防打毒品法》(修訂)草案,對戒毒工作提及不少問題。在本市,值得關注的是各個社會單位面臨沒有固定住處的癮君子越來越多一事。目前,癮君子人數已超出各社會單位的管理規模。

求助地址

妻子臥床不起 丈夫焦慮求援

現正在第八郡第十二坊高春育街204/34 號租房子住的李振球(63歲)與妻子錢氏理(65歲)相依為命,夫婦倆沒有兒女。李振球幫人家修理機動車謀生,近年來年紀大,加上生意淡,收入時有時無;妻子則在第五郡某家醫院門口賣彩票,一天賣約100張,掙有10萬元,夫婦倆的微薄收入僅夠維持生活及付房租(每個月200萬元),故此生病的時候沒有條件入院好好接受醫治,導致疾病無法根除,反覆發作,甚至越來越嚴重。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花甲病人病情危急

潘趙世(今年60歲)的戶口原在第十一郡第三坊,但祖屋早已出售,許多年來一直在平新郡登記暫居,目前正在該郡平興和A坊黎文貴街10號路1B租個小房子住,房租加水電費每個月需要300萬元。潘趙世當保安有10多年,月薪約400萬元。他患有糖尿病已有一段長時間,每個月都在征女王醫院複診和領藥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