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 “紋身”問題

公司最近組織員工前往頭頓海灘度假,當同事們目睹公司業務員阿輝手臂上 “祼露”一個圖案紋身時都大感驚訝,因為平日看見其樣貌甚為斯文,誰也料想不到他竟也是 “紋身一族”!第二天上班,阿輝獲公司營銷部經理“約見”,我因是業務部主管,所以也要“陪同”。
 淺談 “紋身”問題 ảnh 1
當日,營銷部經理對阿輝說:“首先,我要說明我絕非對紋身的人有任何偏見,因為這是個人自由,我無權干涉。可是,你現是公司員工,在外交易時,就是代表著公司,若客戶看到你的紋身,他們會對公司有何想法?這點我們就不得而知,但對公司的信譽我認為多少都會有點影響。”最後,營銷部經理要求阿輝在上班時間須穿長袖衫以能把手臂上的紋身遮蓋,若再“祼露”就須“另謀高就”。對於阿輝的上述場合,雖然並不是社會的大問題,但我個人覺得,也應值此提出討論一下。

無可否認,近年來紋身已成為一種被不少年輕人普遍“認可”的時尚潮流。在街上,我們不難發現紋身男女,從脖子到足部可說是“無一不紋”,而上述紋身者確是覺得紋身是一種時尚行為,否則就會給人有 “落伍”的“看待”。更有部分青年認為,紋身後會產生一種自我保護的感覺,可向他人發出“不可對我侵犯”的資訊。因此,有不少酒肆、商店會招聘紋身者當保安或存車員,我想就是這理由。
 
然而,一般來說,不少企業、公司對紋身都不予以錄用,因為會考慮到多方面的問題。人們有這顧慮也是無可厚非,原因是目前在社會涉及販毒、毆打、討債等各種罪案的歹徒都是紋身的人,令到人們認為紋身便是沾染惡習的不良者,以致多持貶義的看法與態度。兩年前我曾在某酒樓當部長,當時須招聘服務員,有兩個年輕小夥子來面試,因為兩人的脖子與手臂有紋身,經理未看其履歷就直接說不要了,這事讓我很深刻,就是覺得紋身的話,欲找到合適的工作實在不容易。

所以,在萌生紋身意念前,年輕人應慎而思之:此舉是否為追上時尚、潮流重要,還是比未來的前程、事業更重要?◆

陸永源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求助地址

老病人需要幫助

現年78歲高齡的李梅妹大娘現與女兒張美蓉(50歲)和9歲的外孫男住在第八郡第十一坊阮權街54/2B。李大娘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已經10多年,一直有服藥以控制病情。大約2個月前,她在家時不慎滑倒,獲女兒送進安平醫院急救,醫生給老人家照了X光、磁力共振成像等檢查後表示病人頭部、四肢沒有任何損傷,留醫大約10天就出院回家,醫藥費花了近800萬元。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父親患病 女兒求援

楊達(今年79歲)與妻兒住在第五郡第十五坊新城街217號,他一向患有高血壓和哮喘症,每個月都到第五郡醫院診治病和領藥服用。上月初,他感到呼吸困難,便入院接受醫治,住了5天病情有些好轉就出院回家。本月8日他舊病復發,再次進醫院求診,醫生查出病人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建議轉到阮知方醫院急救,於是當天他就入院了,並一直在該院心臟科C1.24號病房19號病床接受醫治至今。醫生說,由於病人的狹心症(又稱心絞痛)和肺炎嚴重,建議進行心臟支架植入,醫藥費需要從數千萬到1億元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