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不幸少兒掃除文盲

位於第十二郡協成坊第二街區HT23街30D號的一間小小住房裡有個特別的溫情班。這裡沒有上課的鈴聲,只有貧困學生們的朗朗讀書聲。溫情班是免費為家境貧困孩子掃除文盲的地點,投入活動至今已有11年了。

玉越溫情班逢週一至週五上課。

玉越溫情班逢週一至週五上課。

現年30歲、家住協成坊的黃光啟,他的主要工作是導遊,經過一段時間醞釀構思,他於2009年決定開辦這個獲命名為“玉越”溫情班。當時,他看見自己居住的街區有不少家境貧困、從鄉下前來本市謀生或流浪街頭的小朋友,他們都缺乏父母的關愛。有些孩子雖然已十幾歲但均是目不識丁。

這個學習班的上課時間是逢週一到週五晚上6時45分至9時,因為白天他們要謀生掙錢幫補家計。這個班的全部經費如書本、桌椅、學習用具都由黃光啟一家購買的。他的樂趣就是每日能夠看見全部學生都來上課,識字懂得寫字、學會簡單的算術題。

黃光啟談及自己所做的事透露:“通過這個溫情班,我希望小朋友們能識字、做算術與掌握若干基本知識,以便為自己在社會中謀生計時,懂得自我保護安全。在實現這個願望時,當部分小朋友因家境貧困要輟學,我感到很苦悶和無能為力。我覺得他們太可憐,故親自上門拜訪,動員家長繼續讓他們上學。”黃光啟告知,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前,該班的學生人數有40名,全部是第十二郡的小孩前來就讀。自從疫情爆發,學習班要暫停數十日,若干學生隨著父母返鄉故要輟學,不少家長不懂得學習的重要性,只讓孩子識字、懂得計算,就可以停學去找工作了。至今班裡只有28名,年齡由8至19歲的學生。儘管在物質方面還有缺乏,但學生們很有意識、認真學習,他們大部分白天都要辛苦謀生,但到了晚上還很認真地上課,且十分聽話。

在這個特殊的學習班裡,學生們獲得免費就讀兩科,就是由一年級至五年級的算術與語文。此外,他們還得到學習處世、生活的知識與技能等。這個學習班是由黃光啟夫妻倆與一名退休女老師志願任教。

今年19歲的黃志寶告知:“由於家裡沒有條件,故我從小就不像其他同學有機會上學。得知我的家境,溫情班的一名同學已介紹我來學習。白天我當縫紉工人,晚上就到黃老師的溫情班上課。能夠上學、懂得唸書、會算術,我很高興,家人也很支持,還勸我要爭取晚上的時間多多學習。”13歲的武明康透露:“我在這裡學習有1年了,黃老師很殷勤地教導我們,讓我們學會許多有裨益知識。我希望讀完五年級後,能有更高的班讓我繼續學習下去。”

黃光啟用盡心血來維持這個溫情班,但他的希望卻很簡單:“我希望日後沒有類似的溫情班,因為有溫情班存在等於仍有不少貧困、沒有條件上學的孩子。”◆

裴英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流經福門縣二平鄉的西貢右岸圍堤塌陷,已獲加固並豎立警示牌。

西貢河右岸圍堤塌陷半米

西貢河右岸圍堤於2015 年竣工,但投資商尚未把工程移交給開拓管理專業單位,至今已嚴重損壞,其中南迪查一段比設計高 度塌陷逾半米。

求助地址

貧病家庭求助醫藥費

阮氏金春今年39歲,現是2個女兒(一個11歲,一個6歲)的母親。多年前她的卵巢長有腫瘤,曾兩度進醫院動手術割除。兩年來患有心臟病,肝病、低血壓、貧血症等。她此前與駕駛巴士的前夫一起工作,每天在巴士上當售票員,夫婦倆育有女兒阮黃水竹,6年前丈夫病逝。後來她與現任丈夫兩人生下女兒黎玉草(今年6歲)。由於身體病痛多,不久前遭到丈夫拋棄,目前3母女寄宿其母親家,位於第十一郡第二坊鳴鳳街322/21/21號。阮氏金春的母親周昌玲告知,近期女兒經常感到疲倦、嘔吐,肚子脹大,由於沒有投保,所以一般只到一些廟宇領南藥回來熬煮服用,情況有些好轉,日前她感到呼吸困難,進第十一郡醫院急救,醫生開藥給回家服用,醫藥費花了數十萬元。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單身婦女沒錢繼續治病

家住第六郡第三坊平仙街4號的溫麗清(證件姓名跟母親姓何)今年56歲,與兄弟姐妹住在一起。姐姐在家門口賣飯,麗清就幫忙,每天掙有工資約10萬元。大約7年前,溫麗清的左腳踩到尖銳物,導致腳底浮腫,進醫院做檢查,醫生說她患有糖尿病,加上傷勢嚴重,必須動手術截肢,她哭著央求醫生千萬別把自己的肢體割除,最後唯有忍痛讓醫生將腳底的膿刮除並清理傷口,從此她的腳掌凹陷,走起路來都不穩。6年前,她經一次做體檢發現右乳長有腫瘤,腫瘤慢慢變大又痛,最終還是在腫瘤醫院動手術割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