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不幸少兒掃除文盲

位於第十二郡協成坊第二街區HT23街30D號的一間小小住房裡有個特別的溫情班。這裡沒有上課的鈴聲,只有貧困學生們的朗朗讀書聲。溫情班是免費為家境貧困孩子掃除文盲的地點,投入活動至今已有11年了。

玉越溫情班逢週一至週五上課。

玉越溫情班逢週一至週五上課。

現年30歲、家住協成坊的黃光啟,他的主要工作是導遊,經過一段時間醞釀構思,他於2009年決定開辦這個獲命名為“玉越”溫情班。當時,他看見自己居住的街區有不少家境貧困、從鄉下前來本市謀生或流浪街頭的小朋友,他們都缺乏父母的關愛。有些孩子雖然已十幾歲但均是目不識丁。

這個學習班的上課時間是逢週一到週五晚上6時45分至9時,因為白天他們要謀生掙錢幫補家計。這個班的全部經費如書本、桌椅、學習用具都由黃光啟一家購買的。他的樂趣就是每日能夠看見全部學生都來上課,識字懂得寫字、學會簡單的算術題。

黃光啟談及自己所做的事透露:“通過這個溫情班,我希望小朋友們能識字、做算術與掌握若干基本知識,以便為自己在社會中謀生計時,懂得自我保護安全。在實現這個願望時,當部分小朋友因家境貧困要輟學,我感到很苦悶和無能為力。我覺得他們太可憐,故親自上門拜訪,動員家長繼續讓他們上學。”黃光啟告知,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前,該班的學生人數有40名,全部是第十二郡的小孩前來就讀。自從疫情爆發,學習班要暫停數十日,若干學生隨著父母返鄉故要輟學,不少家長不懂得學習的重要性,只讓孩子識字、懂得計算,就可以停學去找工作了。至今班裡只有28名,年齡由8至19歲的學生。儘管在物質方面還有缺乏,但學生們很有意識、認真學習,他們大部分白天都要辛苦謀生,但到了晚上還很認真地上課,且十分聽話。

在這個特殊的學習班裡,學生們獲得免費就讀兩科,就是由一年級至五年級的算術與語文。此外,他們還得到學習處世、生活的知識與技能等。這個學習班是由黃光啟夫妻倆與一名退休女老師志願任教。

今年19歲的黃志寶告知:“由於家裡沒有條件,故我從小就不像其他同學有機會上學。得知我的家境,溫情班的一名同學已介紹我來學習。白天我當縫紉工人,晚上就到黃老師的溫情班上課。能夠上學、懂得唸書、會算術,我很高興,家人也很支持,還勸我要爭取晚上的時間多多學習。”13歲的武明康透露:“我在這裡學習有1年了,黃老師很殷勤地教導我們,讓我們學會許多有裨益知識。我希望讀完五年級後,能有更高的班讓我繼續學習下去。”

黃光啟用盡心血來維持這個溫情班,但他的希望卻很簡單:“我希望日後沒有類似的溫情班,因為有溫情班存在等於仍有不少貧困、沒有條件上學的孩子。”◆

裴英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求助地址

貧病家庭需要幫助

現年58歲的李燦明與妻子易鳳好(46歲)和兒女住在第五郡第十坊森指街29號二樓。這個住房單位是李燦明的父母遺留下來給他們三兄弟一起居住的。李燦明一向當摩的司機載客謀生,妻子替人家打理家務,夫婦倆的微博收入可以維持一家五口的生活及供女兒李美儀(15歲,高中一學生)及兒子李志仁(4歲,上幼兒園)讀書。他本身患有高血壓、前庭功能紊亂症,故此經常感到頭暈眼花。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古稀老夫婦臥床不起

梁文能大叔今年76歲高齡,4年前再度中風,從此臥床不起。他的太太阮氏玉(74歲)是家庭主婦,一直無微不至地照顧。他們夫婦以前住在第八郡第十一坊從善王街,屋子於多年前被解散,問題是所得賠償金不夠在他地安居,所以一直在第十四坊懷清街26號屋對面的房子租屋與2個兒子生活,租金每個月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