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騎摩托車者喜歡走上人行道?

前來本市觀光或在本市生活及工作的外國人表示:越南屬一屬二的胡志明市的人行道不安全和不方便,因為一部分騎摩托車者每次遭遇街上車輛堵塞,就直接衝上人行道。

本市某人行道因騎摩托車者走上而造成損壞。

本市某人行道因騎摩托車者走上而造成損壞。

筆者就此問題採訪了在本市生活及工作的若干外國人的意見。

英國人韋恩.喬丹表示:
司空見慣
我在胡志明市生活了逾3年,不喜愛在人行道上徒步,因為不少騎摩托車者喜歡走上人行道。此舉使徒步者可能遇到危險和麻煩,我經常目睹,故不足為奇。是否設置警告標誌,對首次前來越南的遊客作出警報,讓他們一到機場就提高警惕以避免遇到意外事故?

英國絕不會有摩托車走上人行道的情況發生,因為交警將懲處,同時會吊銷駕駛人的駕照。要限制越南各大城市及胡志明市摩托車走上人行道的情況,我認為最佳措施是在媒體和社交網上加強宣傳以提高民眾的意識。

新加坡人約翰.林認為:
父母是子女的交通安全榜樣
我不喜歡在越南若干大城市的人行道上徒步,尤其是與兩個子女一起觀光的時候,這樣是很危險的。除了要注意人行道上的凹凸不平,我還要小心避開一些商店、攤位在人行道上擺放的“障礙物”。此外,本市還有摩托車、汽車,甚至是巴士走上人行道的情況。我對司機有欠思考、自私行為感到憤憤不平和失望,他們完全輕視他人的安全。

我認為,違反交規的騎摩托車者須負擔一切責任。但問題較為複雜,因為不嚴肅落實交通規則和人行道擺設方便摩托車走上已促使該行為變本加厲。因此,我認為越南政府須採取若干措施,加強提高民眾的意識且改善情況。例如:嚴肅落實交通規則,確保馬路和人行道的秩序;改建人行道基礎設施,預防摩托車易於走上;在各個重要位置建設停車場且象徵性收費,讓路人不再在人行道上停車。

此外,新聞媒體、學校、家庭對鼓勵及養成好習慣中扮演重要角色。新聞媒體連續提及路人安全使用街道的問題。教育下一代時,父母的角色更大和重要。若父母正載著子女,卻違反《交通法》、走上人行道、不戴安全帽等,子女將會有樣學樣。

在新加坡,我小時候已獲學校教導交通安全,學習路人的好壞習慣。政府掛上海報,同時在廣播電台與電視台上宣傳交通安全、路人應該和不應該做的事項。最佳措施是一貫和持續遵守法律規則。只要政府嚴肅實施交通通牒,民眾將遵從。

印尼人吉朗.拉馬丹告知:
為不鋪設多目的的人行道
我住在首都雅加達,並很喜歡徒步。然而,徒步時就是要與摩托車同行。除了騎摩托車者的意識問題之外,街上車輛堵塞和街道窄小都是騎摩托車者走上人行道的主要理由。

很久以前,印尼政府已討論將人行道功能最優化的計劃。想法是人行道須協調為不同目的服務。基本上,沒人反對騎摩托車者走上人行道,但他們不遵守《交通法》和意識低,甚至還“佔用” 殘疾人士的道路,導致民眾憤憤不平。

印尼有些人行道窄小。不少人行道鋪上劣質磚石,故沒多久就壞掉,所以徒步時相當不方便。
 
上述問題要求政府扮演積極的角色,尤其是宣傳和及時懲處違規場合,並維修人行道以為路人服務。現代化和人文城市必須是以居民的需求為主的友善都市。

泰國人朵拉沃.干乍那賓庫認為:
泰國騎摩托車者不走上人行道
泰國的摩托車也很多,但很少看見騎摩托車者走上人行道的情景,主要原因是泰國的物質設施與越南的差別大。例如:首都曼谷的人行道較高,故摩托車和汽車難以走上。此外,首都曼谷政府建設許多停車場,所以你很少看見摩托車在各家商店和飯店停車。

其實,首都曼谷的交通在近3年來才日趨有序,因為政府與職能部門配合教育、宣傳民眾,同時懲處違規者。職能部門經常監督交警,確保他們不貪污或放過違規者。

愚見認為,越南想改善那些習慣,須制定長期和短期措施。對於短期措施,就學習首都曼谷的做法,加強宣傳和通知民眾違法行徑,讓他們知錯能改。對於長期措施,政府須瞭解問題的主要原因和來歷。其中可能是個人交通工具太多,徒步者僅佔少數,故人行道放空。為解決該問題,政府須開發優質和方便路人搭乘的公共交通系統,減少個人交通工具。此外,須建設更多方便停泊的場地,有助民眾養成使用停車場的習慣◆

記者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求助地址

老病人需要幫助

現年78歲高齡的李梅妹大娘現與女兒張美蓉(50歲)和9歲的外孫男住在第八郡第十一坊阮權街54/2B。李大娘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已經10多年,一直有服藥以控制病情。大約2個月前,她在家時不慎滑倒,獲女兒送進安平醫院急救,醫生給老人家照了X光、磁力共振成像等檢查後表示病人頭部、四肢沒有任何損傷,留醫大約10天就出院回家,醫藥費花了近800萬元。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父親患病 女兒求援

楊達(今年79歲)與妻兒住在第五郡第十五坊新城街217號,他一向患有高血壓和哮喘症,每個月都到第五郡醫院診治病和領藥服用。上月初,他感到呼吸困難,便入院接受醫治,住了5天病情有些好轉就出院回家。本月8日他舊病復發,再次進醫院求診,醫生查出病人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建議轉到阮知方醫院急救,於是當天他就入院了,並一直在該院心臟科C1.24號病房19號病床接受醫治至今。醫生說,由於病人的狹心症(又稱心絞痛)和肺炎嚴重,建議進行心臟支架植入,醫藥費需要從數千萬到1億元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