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心做善事的青年

宋煌軍是本市為幼童笑靨G9組的組長,該組曾為邊境區的孩子與無家可歸的高齡人組織數百個活動,他認為 “不是將自己多餘的東西施捨予人,而是把自己擁有的少許同大家分享。”

熱心做善事的青年

宋煌軍的慈善小組因活動出色曾獲得越南共青團授予國家志願獎。

生日禮物換為奶品
宋煌軍就讀高三那年,得知由共青團胡志明市市委所屬市青年社會工作中心為貧困兒童組辦中秋晚會,他瞞著父親去參加,接受回家晚了將被父親責罵。但其父親當知道兒子愛參加為社群服務的活動時,不但沒有責罵,還非常支持他。

從就讀大一開始,宋煌軍在學校成立了社會工作隊,發起很多饒有意義的活動。大學畢業後,儘管工作繁忙,但他仍設法為社群出力。特別是當他看到無家可歸者在人行道上或橋底下風餐露宿的情景就於心不忍,於是同一群朋友撥出一部分薪金,親自烹煮美味可口又營養的熱粥送給這些可憐的人家。

從此,宋煌軍同朋友們的暖人心窩夜粥G9組成立,是本市嶄新的慈善活動方式。有時無家可歸者不僅有粥吃,還得到贈送一盒牛奶。宋煌軍說:“我們送出一碗碗熱騰騰的粥,真的很高興,因為知道熱粥已暖了他們的心窩。”

宋煌軍和組內的成員為無家可歸者策劃一個又一個活動計劃,還動員其他人共襄善舉。年底還為無家可歸者組織歲暮聚餐,讓大家有機會聚在一起。不僅是邀請賣彩票高齡者、流浪者參加宴席,他還募捐經費給老人家到超市選購新年用品。

每年生日,他都要求親戚朋友和支持者把生日禮物轉換成奶品,讓他送給本市多家醫院治病的貧困兒童。宋煌軍吐露:“無論是成人或小孩,不論禮物是多或少,我們都要殷勤地親手交上,並親切問候,因為這是很多跟我們同行熱心人士的心意和信任交託。”

到偏遠地區做善事
四年來,該小組撥出很多時間來為兒童服務,特別是邊境區的兒童,並改名為幼童笑靨G9組。每次出行,宋煌軍通常穿著背後印有越南地圖和“人生就是各個慈善行程”的外衣。此外,他還收集廢棄車輪,他帶回去給組內成員髹漆,再加些鐵架,做出種種不同的玩具,為偏遠地區兒童建立遊樂園,給孩子們帶來無限的歡樂。每次探望兒童,除了學習用具、書本、餅糖之外,該組還為兒童們組織娛樂節目和飲食攤。他說:“看到孩子們一個個笑容滿臉,我們更有動力繼續制定下一個計劃。”

在每一次到偏遠地區,宋煌軍策劃讓成員們到豎立祖國主權界碑的地方,就是要提醒年輕人對祖國要有責任感。他說:“我們小組的成員還給邊境區青年建贈友情屋。因為他們是守護家鄉,也就是守護祖國主權界碑的人。”

在去年中部受到颱風洪澇襲擊後,該組成員與其他若干慈善組結合,及時組織6趟救災活動,總值約10億元。    除了必需品之外,小組還贈送切實的  用品,如瓦、鋅板以幫助災民重建家園。另外,他們還送出上千個背包、  練習本、教科書等讓災區小朋友重返學校◆
 
多個月的薪資都“飛去”了
宋煌軍的做法特別之處是把所有募捐到的錢均交到貧民手上,而活動經費和組內成員的車費都是自掏腰包的。煌軍笑著說:“去年的救濟水災,組內成員乘飛機去中部,同時也把月薪都‘飛掉’。”

說是這樣,煌軍與成員們正打算在將近過年期間繼續前往中部給家境貧困者贈送春節禮物。他說:“每次去我們都找出一些新的做法讓自己去奮鬥。如去年的中部水災,我們看到同胞的苦況,覺得很可憐,於是多去幾趟。既然有緣做這些慈善工作就繼續吧,直到健康不許可才作罷。看到孩子們的笑靨和家境貧困者的幸福,多少辛勞都煙消雲散了。”

金 英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第十郡二月三日街出現便宜的摩托車保險代售處。

摩托車廉價保險縱橫談

政府最近頒行有關摩托車車主的民事責任強制保險的第3號《議定》(由3月1日起生效),其中規定摩托車保險期限為最少1年和最多3年。然而,許多人認為購買摩托車保險只是應對方式。

求助地址

失業兒子為中風母親求援

劉金鴻今年30歲,做啤膠工作已經多年,他靠每個月掙來約500萬元的工資維持自己與母親魏銀女(現年68歲)的生活。然而自從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起,啤膠單位的生產活動明顯減少,後來更是關門大吉,而作為家庭經濟支柱的他失業了。在尋找新工作的那段日子,他的母親的身體狀況較差,經常感到頭暈眼花,又面無血色,還以為是因為常年營養不良而已,加上家境窮困,母子倆沒有錢投保,向來也未曾進醫院做體檢。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八旬長者帶病去謀生

甯愛蓮(紙張姓名為馮梅)現年82歲高齡,每天隨街兜售彩票謀生。他的唯一兒子黃錦彬(40歲)當保安,工作和收入都不穩定。他們母子倆在第十一郡第六坊陳貴街148號租房子生活,房租約300萬元。甯愛蓮老大娘患有高血壓、關節炎以及精神衰弱症,為了生活她每天帶病去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