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響巴士運營

為了防控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大、中學生繼續休學,導致巴士乘客人數比往日少得多,若干條巴士路線的車次減少。因每天只出售幾張車票,故乘務員、司機為此而憂心忡忡。

疫情中的19號巴士線運營毫無生氣。

疫情中的19號巴士線運營毫無生氣。

迄今,本市多所大專院校繼續給學生休學以預防新冠病毒疫情。本市也決定給幼兒園至和高二學生休學到本月15日,高三學生休學到本月8日。乘搭巴士的大中學生減少了,故巴士不像此前擁擠。巴士司機在許多交通論壇上怨嘆巴士乘客減少的事。“長期放春節令不少人啼笑皆非,但巴士運營清淡更是令巴士從業者苦悶不堪。”、“西瓜和火龍果滯銷就有‘拯救’方法,如今巴士運營困難將怎麼辦!”

上述是社交網上對目前巴士乘客減少情況給予的評論。

各條巴士路線都減少
向來乘客多的巴士線包括8號巴士線(國立大學車站-第八郡車站)、19號巴士線(國立大學車站-“九‧二三”公園)、150號巴士線(新萬三岔路口-堤岸車站),目前都是靜寂無聲。巴士站、車站在疫情中也變得靜悄悄,主要是大中學生休學,以及許多人不敢乘搭公共客車以預防感染病毒。

福門縣“五‧一九”運輸合作社檢查隊隊長T.H.M告知,因受新冠病毒疫情的影響,乘搭巴士的大學生人數減少,故合作社要在高峰時間減少巴士車次。T.H.M表示:“由於民眾不想到人群擁擠的公共場所,故大部分巴士線路都被減少,而不只是150號巴士線。民眾也不敢前往商場。這是公共服務的困難。”他告知,司機與乘務員是按車次計酬,車次數量減少也對他們的收入造成影響。平均每輛巴士減一至兩班車次。

每班車次只有一兩名乘客
經過一段路程,“九‧二三”公園-守德大學村的19號巴士線上仍不見乘客。乘務員坐著整理好車票,司機集中駕駛。乘客人數少,合作社受到影響,乘務員與司機的收入減少。現年30歲、巴士乘務員的阮氏金鸞告知,日常會有9班車次,但疫情爆發後,大、中學生休學就要減少,目前只有6班車次。大部分班車的乘客減少,最多只有兩三名乘客。
現年40歲、19號巴士線乘務員裴泰方表示,我們是以工資維生,因此儘管疫情爆發,我們也要照常上班。
 
裴泰方告知:“上班或不上班也會死,在疫情中沒有任何人能未卜先知的。有班車賺到幾千元,因為只有兩三個人乘搭(19號巴士線是從濱城至市國立大學)。尤其是中午,人員已經上班了,大、中學生卻在休學。”他還解釋,若乘客太少將會影響到公司的營收額。他說:“若公司的經營情況可觀,將給我們發放津貼,但目前情況不會有津貼,因此我們也遇到不少困難。”

不僅收入減少,巴士人員也擔心感染病毒,因為這份工作須與乘客接觸。阮氏金鸞告知:“其實我們也十分害怕,但這是自己的生計,不工作怎樣過生活。我也佩戴口罩,不幸感染了病毒也要認命,工作要求與不少人接觸。”而裴泰方就嘆息:“目前只能勉強應付吧,希望疫情早日遏止,讓勞工減少困難。若疫情一直蔓延,不知我們如何生活。”◆

黎紅幸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從事網約客運活動的多人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陷入困境。

26萬億元輔助計劃的對象、輔助額、手續

在政府總理最近頒佈關於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企業、勞工輔助政策,經費總額為26萬億元的第68號《決議》之後,勞動與榮軍社會部已要求各地方立刻開展,以最快、最簡單地將輔助金送到民眾手中。那麼輔助對象是誰,輔助額和手續如何?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