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控器看不到的畫面

監控器記錄了黎晉成在發生交通碰撞事故後就毆打當事女生的畫面,之後該視頻在網上風傳,有助職能部門找到暴徒姓名。然而,有些不好的行為得不到監控器記錄。

監控器看不到的畫面

第一、監控器記錄黎晉成的行為,但看不到事後有許多人上門行兇黎晉成,而不報警的影像。不少人“替天行道”的行為已違反法律規定,這與黎晉成的行為差不多。

我國曾發生類似情況。某父親於兩年前毆打孩子,網民於數個月前看到相關視頻後,一窩蜂找上門“教訓”那位父親。上述兩件事情的共同點就是相關視頻上傳網絡後,網民就可以毆打他人以消怒。

眾人正在瞄向單方情感。監控器只記錄一人的錯失,但取不到眾人的違規行為。我認為,若不得停止,此事是十分危險的。

第二、監控器看不到社群的憤憤不平。換言之,我們看不到自己生氣和急迫的樣子。網民隨意辱罵、威脅,甚至要上門問話和對暴徒進行“教訓”的事表示痛快。

初期,我看見暴徒已承擔後果也感到“滿意”,但那只是一瞬間的感覺。若網民繼續尋找和“教訓”某視頻的歹徒,將怎麼辦?我們消怒後,是否感到會更好?

我認為,要杜絕網民不滿而打人的行為,就要從根做起,那是先把上述視頻交給職能部門,別隨意上傳網絡。若不可控制憤怒情緒,後果將不堪設想。

第三、監控器看不到的是人人錄影並將視頻上傳社交網的潮流,特別是在家家都安裝監控器的情況下。實際上,監控器已做到限制不適當、犯法行為,同時追蹤罪犯的作用。若將所有視頻上傳網絡,將會令社群信心下降。屆時,監控器不再擔任監控功能,而負責評價、評論、吸引人點贊等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一段視頻上傳網絡將永遠存在,這將成為違規者及其親人揮之不去的陰影◆

慶 興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物色滿意的保姆、家傭成為上班族頭疼的問題。

上班族渴求保姆及家傭

本市自10月1日起放寬社交隔離之後,本市大部分幹部、職工、勞工都已復工。開心之餘,很多有小孩的家長都非常擔心,因為不知道如何找到照顧小孩、打理家務的家傭。而學校、幼兒園尚未開放,而並非所有家庭都能擔當得起聘請家傭的費用。

求助地址

單身男子求助醫藥費

現年67歲的李錦鴻多年來在第八郡第五坊星花街9/8號租個小房子居住,租金每個月為200萬元。他自小右腳有缺陷,導致行動不方便。許多年來靠在街上拾取廢料掙錢度日。由於腳力虛弱,他在謀生路上多次摔倒引致骨折。而最近一次是在今年4月初,左腳再次折斷,在阮知方醫院動手術,留醫12天,醫藥及手術費花了近2000萬元,這筆錢都是家人到處借來周轉。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幫助失業女病人

黃紅今年64歲,現與嫂子同侄兒住在第五郡第七坊陳興道街930/3D號。她沒有自己的小家庭,數十年來靠賣彩票謀生。自今年4月起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就無法出門謀生計,失業至今也有大半年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