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控器看不到的畫面

監控器記錄了黎晉成在發生交通碰撞事故後就毆打當事女生的畫面,之後該視頻在網上風傳,有助職能部門找到暴徒姓名。然而,有些不好的行為得不到監控器記錄。

監控器看不到的畫面

第一、監控器記錄黎晉成的行為,但看不到事後有許多人上門行兇黎晉成,而不報警的影像。不少人“替天行道”的行為已違反法律規定,這與黎晉成的行為差不多。

我國曾發生類似情況。某父親於兩年前毆打孩子,網民於數個月前看到相關視頻後,一窩蜂找上門“教訓”那位父親。上述兩件事情的共同點就是相關視頻上傳網絡後,網民就可以毆打他人以消怒。

眾人正在瞄向單方情感。監控器只記錄一人的錯失,但取不到眾人的違規行為。我認為,若不得停止,此事是十分危險的。

第二、監控器看不到社群的憤憤不平。換言之,我們看不到自己生氣和急迫的樣子。網民隨意辱罵、威脅,甚至要上門問話和對暴徒進行“教訓”的事表示痛快。

初期,我看見暴徒已承擔後果也感到“滿意”,但那只是一瞬間的感覺。若網民繼續尋找和“教訓”某視頻的歹徒,將怎麼辦?我們消怒後,是否感到會更好?

我認為,要杜絕網民不滿而打人的行為,就要從根做起,那是先把上述視頻交給職能部門,別隨意上傳網絡。若不可控制憤怒情緒,後果將不堪設想。

第三、監控器看不到的是人人錄影並將視頻上傳社交網的潮流,特別是在家家都安裝監控器的情況下。實際上,監控器已做到限制不適當、犯法行為,同時追蹤罪犯的作用。若將所有視頻上傳網絡,將會令社群信心下降。屆時,監控器不再擔任監控功能,而負責評價、評論、吸引人點贊等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一段視頻上傳網絡將永遠存在,這將成為違規者及其親人揮之不去的陰影◆

慶 興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多個行業勞工在此波疫情中獲得政府的輔助。

第68號《決議》實施工作困難多

政府於今年7月1日頒佈關於在疫情期間為勞工和僱主輔助政策的第68號《決議》,在一些地方實施工作時遇上很多羈絆。原因很多,其中有地方政府緩慢普及、宣傳、開展的情況和政策存在的不足之處。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