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者滿足居家治療條件仍須去隔離

一名9歲男孩儘管尚未接受新冠肺炎病毒檢測,但因其父親和弟弟的檢測結果呈陽性反應,而被送進集中隔離區。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家住第一郡新定坊的范清軍(化名)向媒體反映,最近,坊的流動新冠檢測小組對他夫妻和7歲兒子採樣做快速檢測。結果,他和兒子的結果都是陽性,妻子是陰性。

強迫去隔離
同日中午,區域警察給他打電話要求準備好隨身物品,以在下午4時到野戰醫院接受隔離治療。除了他和7歲兒子之外,他的9歲兒子儘管尚未做檢測,但也被要求與父親和弟弟一起去隔離。

他不滿地說:“為什麼我的兒子還沒有接受檢測仍須去隔離?而且,還要做PCR檢測,才能正確地確定我們是否是確診病例。不僅如此,我們有足夠條件在另一間寬敞的房間裡隔離,因此我已給新定坊醫療站打電話表示自己的願望,但他們不同意,一定將我們送去隔離。” 

據范清軍的反映,新定坊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委會隨後在房子門前張貼了“有人居家隔離”牌子,而我的兩個鄰居儘管也感染病毒,正在家裡隔離,卻沒有這樣做。另外,他還告知,自從被發現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至今,坊沒有發給任何藥物。

與社群分開
關於這一事項,新定坊人委會領導告知,范清軍居住的區域現是滿足新冠疫情防控標準的綠區。據第一郡人委會的指導,對於綠區,若發現確診病例,須立刻與社區分開,以避免疫情蔓延。這位領導承諾將檢查范清軍反映的各項內容。據悉,范清軍的兩名兒子日前已回家。第二天,他的檢測結果呈陰性反應,因此也已出院回家。

據市衛生廳的最新報告,已有很多確診者及其家人打電話來反映關於儘管滿足居家隔離的條件,但仍須接受集中隔離治療。市衛生廳肯定,讓確診病例居家治療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突破性進展,有助減輕衛生系統的負荷,同時讓感染者在治療過程中感到舒服,從而盡快康復。此主張從今年7月提出,受到了社會的高度認同。具體是,市衛生廳於7 月 28 日在得到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特殊常務小組的同意之後,已頒佈對試行展開讓新冠確診病例居家治療的模式指引及後來多次更新。但在若干地方,由於過度憂慮和對“將確診病例分開”政策的誤解,而不少確診者儘管滿足居家治療的條件,但仍被送進集中隔離區,令民眾不滿,引起感染者不肯實施健康申報的情況。在一些地方,這樣做已導致確診者在管理範圍之外,沒有得到及時和符合地關照。

為了繼續有效地發揮對居家隔離的確診病例照顧、管理模式,市衛生廳最近已發文要求各郡、縣和守德市疫情防控指委會指導直屬地方繼續有效地實施居家治療的確診者照顧、管理模式。

該廳要求坊、鄉、鎮疫情防控指委會加強檢查、監察公務員、職工的對該廳關於實施居家治療的確診病例照顧、監管模式的指引遵守情況。當在篩查後發現確診時,須作出指引和提供藥物,同時若確診者想居家隔離治療及具備按規定的條件,就滿足其願望◆

國 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在治療區,芳蓉與友煌醫生夫婦正與志願者討論工作。

新婚後馬上去抗疫

在與新冠肺炎作戰中,有不少前線醫護人員夫婦不得不把個人計劃暫時擱置以協力抗疫。第四波疫情爆發後,古芝縣全科醫院被轉為新冠肺炎治療醫院。原有的9科也轉為9個傳染科。至於加護科(ICU)扔保留治療重症、需要使用氧氣瓶輔助呼吸的新冠肺炎患者的功能。為避免疫情影響,連忙舉辦婚禮的阮氏芳蓉(28歲,普通內科)與裴友煌(27歲,古芝縣醫院震傷矯形科)醫生夫妻繼續把度蜜月計劃擱置一邊,以跟同事們協力持續多月抗疫。

求助地址

單身婦女等錢施手術

今年56歲的劉活仙(紙張姓名為周愛妹)家住第六郡第八坊范文志街490/23號。劉活仙與同樣是單身的姐姐劉月梅(66歲)住在一起。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老大娘伸出援手

83歲高齡的黃秋香大娘與兒女住在平新郡平治東坊新和東街23/31/3號。黃大娘本身患有心臟病及骨質疏鬆症。她於去年8月初不幸在家滑倒,導致大腿骨折,在市震傷矯形醫院動手術,結果花了3000萬元,如今還未能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