竭力救治重症貧困病人

最近期間,有三分之二被送進本市大水鑊醫院深切治療部(ICU)搶救的重症病人都是家境極之貧困者,有的連醫保卡也沒有。然而,本著醫者父母心的精神,該醫院的醫生一方面極力爭取時間搶救病人,一方面設法籲請熱心人士的慷慨解囊,給病人贊助醫療費。

正接受ECMO技術治療的貧困病人。

正接受ECMO技術治療的貧困病人。

處境堪憐
前不久,該醫院深切治療部副主任陳清伶醫生與同業交流時提起了籍貫平順省、現年27歲的年輕重症病人陳文弟的情況。他是一名工人,那一天在下班回家途中突然暈倒,之後陷入昏迷狀態,故平順省全科醫院立即把他轉院,直接送到大水鑊醫院搶救。
 
初步的診斷是心肌炎,肺水腫,心律失常,心跳驟停,情況危殆,醫生確定採用體外膜氧合(ECMO,俗稱葉克膜或人工肺)技術是唯一有希望救活他的措施。可是這種技術的費用極大,而病人的家境卻是極之窮困。
 
不想放棄任何有可能救活病人的機會,於是深切治療部的醫生立即向醫院領導請示,並在45分鐘內給病人進行ECMO技術搶救,同時因為病人有腎衰竭和肺積水,所以要連續給病人進行血液透析。如今這名病人已初步渡過危險期,心肌功能已恢復但腎功能尚有障礙,估計要繼續進行血液透析直至完全恢復正常。

陳醫生說:“這位病人雖有醫保卡,可是截至目前治療費用已近3億元,其中醫保支付一半,但剩下的一半對病人來說還是個很重的負擔!病人家屬要四下找親友借錢,醫院社會工作科也四下聯繫熱心人士伸出援手。這個場合還好些,我們還遇到很多比這更堪憐的處境。有些重症病人入院搶救但卻沒買醫保,這對我們醫務人員來說是個莫大的 考驗。”

該醫院近期收治的來自永隆省的病人潘氏碧鸞就是其一。她在性命極之危殆的情況下入院,要立即給她採用ECMO技術治療方可望脫離生命危險。可是,醫療費用極高,而碧鸞剛讀完十二年級,她的醫保卡已過期,所有的醫藥費都得自己承擔支付,她的家人迫不得已只好放棄治療,向院方要求接女兒回家聽天由命!看到病人仍有生還的希望,醫生們連夜趕緊聯繫相關科室,並決定先救人然後才考慮費用。結果醫生們已把她從死神手中“搶”了過來,她已渡過危險期並正在慢慢恢復中。

“救人賭注”
陳醫生說:“像這樣重症需要採用高新技術來治療的貧困病人在大水鑊醫院是常見的,近期求醫人數也增加了很多。至於需要採用ECMO技術的重症病人,有三分之二是窮人,當中有兩到三成病人沒買醫保。對於這種情況,通常深切治療部會向醫院領導請示,之後向病人家屬解釋病人的病情和救治的可能性以竭盡全力搶救。
 
幾乎所有還有生還希望的場合都得到領導首肯和院方的協助。有時候病人深夜入院,我們也盡可能設法聯繫以便有把握有錢給病人救治而不讓病人失去救治機會。很多時候醫生們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我們盡力到處去求助來給病人醫治,之後病人或因醫治無效死亡,或痊癒後不告而別,我們便得承擔尚欠下的醫藥費。”

陳醫生忠告說,對於要使用高科技來治療的病人,醫保卡可算是大“救星”。之前,若干高科技治療沒獲得醫保支付,可是近一年以來,醫保已支付了相當多的一部分,因此,民眾現在參保和持有醫保卡是極其重要的。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誰人也不能預知自己什麼時候會生病,所以應做好未雨綢繆準備,不要只因為沒投保而無形中給自己、給家人製造困難,而自己也失去治療的機會。

大水鑊醫院社會工作科科長黎明賢碩士指出,有採用高科技治療需要的病人如果有投保則醫療費用獲分擔一半或得到相當多的輔助。掌握到這一點,大水鑊醫院正想辦法設立一個個別的基金以幫助貧窮病人減輕部分治療費用的難題。與此同時,醫院的社會工作科正籌備協助家境困難的病人在治療期間可以順利投保以減輕負擔◆

何 鳳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裴廷粹街民眾已清拆住房,等待向施工單位移交場地。

打通街道「瓶頸路」

本市開展各個改建與拓寬街道項目落實不到位,無形中成為各條街道的“瓶頸路”,導致常在高峰時間發生交通堵塞。然而,憑藉政府的努力和民眾齊心協力,已打通若干“瓶頸路”和拓寬街道。其中,平盛郡被視為動員打通交通“瓶頸路”的典型地方。

求助地址

古稀姐妹需要幫助

梁妹(現年74歲)與妹妹梁蘭(71歲)住在第八郡第十一坊阮權街41/1G,如今一個年老氣衰,患病在身;一個中風後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也沒有條件去看醫生。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貧苦病人求助手術費

家住第十一郡第二坊二月三日街1268/9號的黃林今年61歲,他以前曾結過婚,後來因性格不合而離婚,許多年來獨自居住,屋子是國家所有權,每個月向政府交租金。他向來幫人家打工,曾做過生產粉絲、腐竹等工作,收入夠個人開支。不過自年初至今,他失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