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談:遇到性騷擾該怎麼辦?

現實生活中,在市場、車站、公共汽車上、擁擠的人群中等特殊場合,往往會出現性騷擾者,即使是在辦公室等公共場所,近來性騷擾事件也有增多的趨勢。然而,很多年輕人在搭乘巴士、客車、火車等公共交通工具時被猥褻、性騷擾時,都不知要如何處理這些情況,大都選擇沉默、啞忍。

在巴士上的擁擠空間最容易被性騷擾。

在巴士上的擁擠空間最容易被性騷擾。

留下陰影
市人文社會科學大學一位學生講述了某次她搭乘火車從本市到慶和省時被異性乘客撫摸身體敏感部位的經歷。她告知,此人坐在旁邊,趁著她睡著後已用手亂摸。當自己睡醒發現時,此人仍若無其事地看著自己。雖然非常生氣,但她不知要怎麼辦。

很多年輕人,包括男性與女性都曾遇到此情況。其中,不少人感到不知所措。市體育大學的一名男生透露,某次搭乘150號巴士從第三郡回守德郡時,由於車上已滿座,所以唯有站著,也因此成為了變態者的受害人。此人站在身後以各種動作、舉止觸碰他的身體。對於處理方法,這名男生表示,經過數次觸碰後,自己才發現此人是故意的。但他也只有默默地站到其他位置躲避,要是說出來會很尷尬的。

市金融行銷大學的一名女生告知,自己也曾是行為不正經人的受害者。最近一次是在本市往前江省的客車上,雖然是臥舖客車,每張床位之間的距離甚遠,但旁邊的乘客仍伸手觸碰自己的身體。由於床位在後排,所以此人公然撫摸而不擔心會引起注意。她也只有沉默並且決定起床以讓此人不敢再胡來。自己不敢大喊或當面警告,因為擔心下車後會遭到報復。另一次在上學的巴士上也被一名青年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的身體以致感到不安。

根據筆者對本市多名大學生的考察結果顯示,關於搭乘巴士時最擔心的問題,除了扒手之外,猥褻、性騷擾是他們最害怕及會留下陰影的。

如何面對?
越南社會心理學協會中央委員會委員陶黎和安心理學碩士指出,被猥褻的大部分受害者之所以不敢出聲是因為有所顧慮,怕出醜,怕沒有人支持,不知如何是好。而且受害者趨於吞聲忍氣,但心裡卻感到不忿且不知所措。已有不少受害者因在公共場所被性騷擾後長期留下陰影而必須向心理專家求助。

然而,陶黎和安碩士認為,要是被揭發,行為不正經者才是應感到害怕的人。正因如此,受害者必須乾脆作聲並堅決處理。只要直視對方並大聲說“你幹嘛一直都觸碰我的身體呢”以引起周圍人的注意。又或“你是誰,我不認識你,不要再觸碰我的身體了”,便會使歹徒害怕。

陶黎和安碩士也勸喻,以免在搭乘巴士、客車、火車時被猥褻,女性衣著不要暴露也是有效限制自己成為病態者的獵物的辦法之一。與此同時,直接作出反應、應對以及呼籲周圍人的幫助也非常重要。

“越心”軟技能中心的阮懷商認為,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騷擾受害者不應沉默,因為沉默就是給不良份子有機可乘。也不要感到丟臉、尷尬、害羞繼而自行想辦法脫身,應該勇敢地大喊,要態度嚴肅目光堅定地逼視對方,以鄙夷的口氣大聲地斥責騷擾者。希望目擊者和身邊的人也作出反應以保護、幫助受害者。僅有如此,不良份子才不敢胡作非為,變本加厲◆

春 芳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裴廷粹街民眾已清拆住房,等待向施工單位移交場地。

打通街道「瓶頸路」

本市開展各個改建與拓寬街道項目落實不到位,無形中成為各條街道的“瓶頸路”,導致常在高峰時間發生交通堵塞。然而,憑藉政府的努力和民眾齊心協力,已打通若干“瓶頸路”和拓寬街道。其中,平盛郡被視為動員打通交通“瓶頸路”的典型地方。

求助地址

古稀姐妹需要幫助

梁妹(現年74歲)與妹妹梁蘭(71歲)住在第八郡第十一坊阮權街41/1G,如今一個年老氣衰,患病在身;一個中風後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也沒有條件去看醫生。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貧苦病人求助手術費

家住第十一郡第二坊二月三日街1268/9號的黃林今年61歲,他以前曾結過婚,後來因性格不合而離婚,許多年來獨自居住,屋子是國家所有權,每個月向政府交租金。他向來幫人家打工,曾做過生產粉絲、腐竹等工作,收入夠個人開支。不過自年初至今,他失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