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縣升格為郡民眾心聲

最近,平政、福門、芽皮、芹耶、古芝縣未來期間將升格為郡或直轄市的消息深受民眾關注。大多數民眾都希望各縣升格為郡或直轄市後,他們的生活質量將獲提高。

梁國成父母因受規劃的阻礙,無法將面積1100平方米的地皮劃分給孩子。

梁國成父母因受規劃的阻礙,無法將面積1100平方米的地皮劃分給孩子。

投建橋樑的夢想
枯樹涌將芽皮縣福祿鄉分成西岸及東岸,西岸的交通系統不發展和基礎設施缺乏。全鄉只有1所幼兒園、1所小學校和1所中學校,但都位於南岸的陶師積街。因此,家住西岸的民眾每日兩次要乘坐渡船送子女去上學。

近20年來,家住西岸的阮氏梅喜天天都要乘坐渡船接送孩子上學。她透露,她每天早晨5時起床煮飯,之後母子們到渡口等待,只要遲到就麻煩了。“我的大女兒今年唸高三了,過去12年我都要陪她到東岸上學。現在輪到小女兒,我至今已陪她到此岸求學8年了。”梅喜姐說。
聆聽縣升格為郡民眾心聲  ảnh 1 芽皮縣福祿鄉枯樹涌兩岸民眾每天須乘坐渡船往來。
 
除了七貝渡口之外,福祿鄉還有為民眾的往來需求服務的福祿渡口,也是河涌兩岸居民往來的唯一交通工具。梅喜姐認為,其實,乘坐渡船不安全,特別是學生較好動,隨時會發生河流意外事故。

過去數十年,福祿鄉的1萬4000個民戶以及阮氏梅喜向來懷抱著一座跨越河流、將兩岸連接起來的橋樑之夢,讓民眾往來方便,同時杜絕“求親靠友”的情況。

福祿鄉人委會主席阮成中表示,為了給西岸民眾的子弟一代提供求學條件,芽皮縣最近在西岸投建1所幼兒園,並計劃將1所小學校投入使用,以為民眾服務。如今,該鄉有兩所幼兒園、兩所小學校和1所中學校。

市交通運輸廳於2015年審批橫跨枯樹涌的橋樑投建項目,全長近500米及寬12.5米,共有兩條汽車車道和兩條簡陋車車道,資金總額達約1萬5000億元,投資商是芽皮縣的工程投建管委會。

該座橋將連接本市南面各條街道,包括:阮文靈大道、范雄、阮平延長段、陶師積、黎文良等街,同時減輕阮友壽街的交通壓力。

阮成中主席表示,投建橋樑將按規劃逐漸完善南面的交通系統。上述橋樑正式通車後,將推動周圍居民區和都市區發展,消除各個渡口和力爭滿足民眾的往來需求。然而,橋樑投建項目無法展開,原因是遭遇場地清拆補償的羈絆。

對於芽皮縣升格為郡的路線圖,乘坐七貝渡船的很多民眾表示高興並希望基礎設施獲得更多投資,特別是交通、橋路等。

檢查並修改規劃
家住芽皮縣協福鄉第三邑阮文造街126/6號的梁國成一家多代住在面積逾1100平方米的地皮上。20年前,他們的房地被列入協福都市區規劃。從此以後,他們只能住在建築了30多年的四級住房,無法在面積上千平方米的地皮上建設任何工程。

梁國成父母年輕時已住在那塊地皮上,當時子女還小,現在他們都長大了。其中,梁國成已成家立室,全家共有11人口。長輩已老,房地一直被擱置。因土地被規劃,他們無法把面積上千平方米的地皮劃分給孩子,所以成家立室後的國成須租賃住房。

“我聽到了芽皮縣升格為郡的消息,只希望國家檢查和修改規劃,讓民眾不再受苦。”國成說。類似的,家住芽皮縣永祿A鄉第三邑的阮壽也關注縣升格為郡或直轄市的消息,他們一家在面積112平方米、私下購買的地皮上居住了近15年。

阮壽透露,15年前,他因經濟困難而私下購買了價值1億元的農業用地,非法建築的住房不符合規劃。初期,周圍住房稀少,逾十年後卻成為人口稠密的居民區,但民眾的房地不獲國家公認。

“目前,我們居住的地方仍是儲蓄農業用地規劃區,但人口稠密,住房都是十年前違章建築的。我們的住房位於徑中央街,距離女民工街未到1公里,是永祿A鄉的各條大街道。民眾不再有農業用地了,希望政府檢查並修改規劃,讓民眾穩定生活。”

很多人表示,本市須公佈縣升格為郡或直轄市的路線圖和詳細資訊,避免房地產投資人抬高售價的情況,這樣購房需求者將遇到困難◆

越 華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從事網約客運活動的多人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陷入困境。

26萬億元輔助計劃的對象、輔助額、手續

在政府總理最近頒佈關於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企業、勞工輔助政策,經費總額為26萬億元的第68號《決議》之後,勞動與榮軍社會部已要求各地方立刻開展,以最快、最簡單地將輔助金送到民眾手中。那麼輔助對象是誰,輔助額和手續如何?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